其他小说

  • 萌宝归来:冷峻爹地无限宠唐悠悠季枭寒

    萌宝归来:冷峻爹地无限宠唐悠悠季枭寒

    贝小爱

    其他小说连载中

    惨遭继母陷害,她与神秘男子一夜缠绵,最终被逼远走他国。 五年后,她携带一对漂亮的龙凤

  • 林心厉彦谦

    林心厉彦谦

    佚名

    其他小说连载中

    五年的牢狱之灾,她从云端跌入泥潭,为了活下去,她用尽力气。他把她的尊严踩在脚下,还要夺走她最

  • 沈琦夜墨轩

    沈琦夜墨轩

    时妩

    其他小说连载中

    嫁给北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做人人羡慕的夜少奶奶,从此沈翘的人生过得顺风顺水,本以为这场婚姻只是

  • 悠悠木下宴清风

    悠悠木下宴清风

    思燕回

    其他小说连载中

      毛亦晨在小时候在班里成绩不好,有些自卑,但是总是被班上男生欺负,而木悠悠在班上成绩很好,性格开朗

  • 墨少的神医小娇妻喻色墨靖尧

    墨少的神医小娇妻喻色墨靖尧

    涩涩爱

    其他小说连载中

    他是有颜多金的大总裁,她是家里最不受宠的老小。原本不相干的两人被配了阴婚,如此天作之合,让她

  • 小说苏扬林清茹

    小说苏扬林清茹

    河帅

    其他小说连载中

    三年前,他为了一个女人闯下大祸,被迫服役三年。 三年后,他王者归来,这个女人却已转投

  • 苏浩梦仙仙

    苏浩梦仙仙

    金北

    其他小说连载中

    少年苏浩,意外惨死,却在先天金莲之中再生,成为莲花化身,得一代魔君传承。 少年逆天崛

  • 怀念那逝去的青春

    怀念那逝去的青春

    君上青青

    其他小说连载中

    他与她在网络相识,他们一起创业,共同走过了数十载的人生,后来他身患重病,在临近公司破产之际,心力交瘁

  • 帝国萌宝:薄少宠妻甜蜜蜜唐诗薄夜

    帝国萌宝:薄少宠妻甜蜜蜜唐诗薄夜

    盛不世

    其他小说连载中

    五年前唐诗遭人陷害,害死了薄夜的孩子,下场是薄夜将她送入监狱,弄得他们唐家家破人亡,而他不知

  • 霍时渡是哪部小说的人物

    霍时渡是哪部小说的人物

    苏闲佞

    其他小说连载中

    重生醒来,她成了被亲哥们送进疯人院的小可怜。亲哥们只疼当年被抱错的假千金‘妹妹’,对她百般厌

  • 快穿之气运掠夺者

    快穿之气运掠夺者

    一只肥宅喵

    其他小说连载中

      晨起初日,晚间红霞,星夜烟火,皆不及你。------------其实这就是披着快穿皮到不同世界谈

  • 最强豪门女婿萧瑾轩宁语柳韩三千苏迎夏

    最强豪门女婿萧瑾轩宁语柳韩三千苏迎夏

    绝人

    其他小说连载中

    ★★★本书简介★★★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她

  • 花都兵王

    花都兵王

    西装暴徒

    其他小说连载中

    赵东是名夜班保安,有一天送宿醉晚归的女业主回家,结果被对方强推……

  • 姜天赵雪晴

    姜天赵雪晴

    缸里有米

    其他小说连载中

    修真万年,登临宇宙巅峰,而今带着万载记忆重生繁华都市。这一世,我只求顺心而为,守护所爱之人,

  • 诡假期

    诡假期

    消失的冰猫

    其他小说连载中

      两位法医大二女学生,本应该悠闲的假期却遇上台风,被困留在港口小镇宾馆的她们接二连三开始遇到诡异事

  • 周天李若诗

    周天李若诗

    佚名

    其他小说连载中

    十年前,他被迫逃出豪门世家,从此颠沛流离,惶惶如蝼蚁,人尽可欺。直到那一天,他拨通了那个熟悉

  • 这样的制作组和NPC真没问题吗

    这样的制作组和NPC真没问题吗

    明天的选择

    其他小说连载中

      为什么新手期总要迫害哥布林和史莱姆?难道N卡还能变成SSR不成?为什么哥布林洞穴里连一只哥布林都

  • 楚菲霍景初

    楚菲霍景初

    花清舞

    其他小说连载中

    遇到霍景初之前,楚菲身处地狱。 养父母把她当摇钱树,结婚三年的丈夫,高调搂着妹妹出轨

  • 与我饮鸩

    与我饮鸩

    亥时雾

    其他小说连载中

      李慕昭一眼就看出眼前的男人是个薄情的渣男,不过她不在乎,好用就行。萧霁听说的昭云公主是个心机深沉

  • 农妃

    农妃

    陆筠悠

    其他小说连载中

      陆沫穿越了,被坑货系统绑定了一个标准女配人生,系统告诉她,如果她不把自家的极品,扶直了,她就要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