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魅影边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太虚世界一共有十处禁地,每处禁地里都有外边绝迹的天材地宝,但其中的凶险也是令人谈之变色。

  魅影边界便是其中一处,它在整个太虚世界中央的靠东处。

  据说这里还不算太过凶险,最起码修灵者还能在边缘处的森林中捞一些机缘。

  但千万不能进入万里之外的山脉中,那里有无数妖兽聚集,还有各种险地,只能进不能出。

  尚筱明站在灵器上,回想着‘神蛋’师兄交待他的情况。

  他看向四周,发现其他修灵者御器而来,纷纷降在山谷前,越过山谷钻到那片森林中。

  也有零零星星的修灵者从那片森林中出来,纷纷越过山谷,惊恐地驾着灵器向小镇飞去。

  尚筱明见此不敢大意,他降到山谷前收起灵器,也和其他人一样,越过山谷。

  刚入山谷,他瞬间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钳制在身上一般。

  禁空!

  尚筱明心里一惊,果然和‘神蛋’师兄说的一样,不能飞行。

  随之他放松下来,禁空不禁空无所谓,反正他会“遁术”明纹。

  他越过宽达千丈的山谷以后,掐法捏决,钻入土里朝着百里以外的森林快速行进。

  这次他来找的是第三根玉柱上的各类乙级任务,无论是花草还是妖兽,只要遇到就行。

  一个时辰后,尚筱明来到森林边缘,站在地底下。

  森林里静悄悄的,只有沙沙的树叶声,他看着地上一棵棵粗大高壮的树木,心里不禁纳闷。

  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不应该啊。

  尚筱明放出灵识想试试是不是和‘神蛋’师兄说的一样,结果灵识根本释放不出来。

  禁灵识!

  他开始警惕起来,没有灵识只能靠双眼查勘,风险非常高,不能轻心大意。

  他小心翼翼地往走着,并且沿途在地下做上了标记。

  毕竟他之前在荒野上打猎,很多次都迷了路,现在在这禁区里不能用灵识查探,又不能御器飞行,这和他之前打猎没什么区别。

  森林里一株株灵树高耸林立,数不尽的荆棘遍地丛生,枯叶在地上堆起两尺厚的地毯,一阵风吹过,卷起地上的一片片枯叶,又慢慢飘下。

  又过了一个时辰,尚筱明赶了百里的路程,什么也没发现,也没听见任何动静。

  一路上全是普通的花草树木,没有一株乙级任务所需要的。

  这让他非常纳闷。

  不是说魅影边界有很多天材地宝吗?

  怎么什么也没有!

  正当他收拾好心情,准备抬脚在向前走时,赫然把抬起的脚收了回来,紧紧盯着的前方,警觉度提到了最高。

  前方三十多丈处的大树根有一条凸出到地表的根茎。

  那条根茎有三尺长,呈黄褐色,一**露到地面,一半深入道土壤中。

  原本这是很自然的现象,但他总觉着有些不对劲,那种感觉是他多年打猎的直觉。

  他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发现那条根茎没有什么不妥之处,自嘲了一下。

  自己是不是太紧张了?这么敏感?一条根茎而已……

  还没等他自嘲完,突然一只磨盘大的脑袋猛然从草丛里伸出,嗖的一下伸到那处根茎前,咬住了那条“根茎”。

  那条“根茎”,一下露出了本来面目,是一只钻天鼠!

  钻天鼠是一种奇兽,以吸取“草木”类植物修炼,天生能寻找各类灵草灵木,因能钻入各类土石中,故称“钻天鼠”。

  咬住钻天鼠的是一条青花灵蟒,一头二级妖兽,极其擅长隐藏,以捕食其他猎物来吸取灵力修炼。

  尚筱明心中默想着,看样子这只钻天鼠还是幼年期,没有发觉这条青花灵蟒的存在。

  钻天鼠好像并不甘于就这样被捕杀,若小的脑袋张开嘴,喷出一道道黄水,吐到青花灵蟒的鳞片上。

  黄水刚接触青色鳞片,便冒出一股股黑烟,鳞片上露出一片片的血肉。

  钻天鼠唯一保命的手段就是这些黄水,黄水极具腐蚀性,一下腐蚀掉了灵蟒的鳞片。

  尚筱明看到那些被腐蚀焦烂的鳞片,心里不禁愕然,腐蚀性居然这么强!

  钻天鼠吐完黄水后,气息顿时萎靡下来,但继续使劲挣扎着,想要钻入土壤中。

  青花灵蟒死死咬住,不给它挨到任何土石的机会,不然它一下就会钻入土石中。

  慢慢的,那些被腐蚀的血肉开始扩散,这时青花灵蟒有些焦急,它好像没有意料到黄水居然这么强势。

  它连忙在三角形脑袋上露出一个圆孔,从里面射出道道绿色雾气,雾气快速弥漫在两只妖兽周围。

  这是青花灵蟒的毒气,接触到就会被麻醉昏倒。

  尚筱明看着钻天鼠的挣扎慢慢减弱,他知道两头妖兽互相缠斗的差不多了。

  他拿出周广给他的攻击灵器,青灵飞剑,然后掐诀捏法,刚准备打出飞剑,心头一紧,连忙把飞剑按了下来。

  因为这时不知从哪冒出一个身穿淡黄布衫的青年,站在距离两只妖兽二十丈的位置。

  他背对着尚筱明,拿出一柄巴掌大的银刀,又拿出一道符箓,掐法捏决,银刀瞬间变成一丈大小。

  青花灵蟒发觉有人,连忙吐出已经被绿雾迷晕的钻天鼠,紧紧盯着黄衫青年。

  此时它身上的血肉已经被腐蚀一半,中间半截血肉焦黑,两边没有被腐蚀的鳞片,光泽已经非常暗淡。

  “你此时要是逃走,我兴许还能放你一条生路。”黄衫青年淡淡说道。

  尚筱明距他有十丈远,但声音传到耳朵里,犹如蚊子哼声,心里不禁纳闷,突然心里一惊。

  禁声!

  这魅影边界不仅仅禁空、禁灵识,还禁声!

  青花灵蟒好像没听到黄衫青年说的话一样,猛然朝着他莽去。

  黄衫青年快速掐诀,银刀重重朝着青花灵蟒脑袋砍去。

  灵蟒见此不敢硬接,因为它已经深受重伤,只得甩尾迎向银刀。

  尚筱明看着灵蟒的动作,心里一叹,这条灵蟒还挺机智,看来俩人得打一会儿了。

  可这个想法刚在他心里闪过,只见黄衫青年突然甩出符箓,手中掐诀。

  一道闪电劈到灵蟒的脑袋上,顿时从脑袋上劈落几片鳞片,它的动作慢了几分。

  就在这慢下的一瞬间,银刀重重的砍在灵蟒脑袋上,灵蟒强撑起的躯体一下被砍在地上,脖子上瞬时被砍出一道一尺深的刀痕。

  黄衫青年没有放过这个好机会,控制着银刀快速砍向灵蟒。

  没过一会儿,灵蟒的脑袋便被砍得稀巴烂,没有了动静。

  尚筱明看到后,心里不禁有些失落,看了半天的热闹,被别人截胡。

  可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一道声音,令他直接炸毛!

  “你既然不走,那就留在这,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