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练习明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座云烟袅袅的青山上,瀑布从断崖划落,溅起层层水雾,在半山腰处化作一潭碧水。

  碧潭微波荡漾,绿水缓缓流淌,又经过一个断崖向下坠落。

  潭边清风徐徐,杨柳迎风飘絮,草花争芳斗艳,灵鸟鸣声啼啼。

  这绝美的景色自是清源山的后山。

  “咚!”

  一声撞树上的声音,打搅了这自然气息。尚筱明从一棵柳树旁的地上露出探出头。

  此时的他正揉着自己头上的淤青,冲着柳树骂骂咧咧:“又是你挡路,又是你挡路!下次玉锦姐做饭,非砍了你当柴火烧。”

  痛骂了一顿无辜的柳树后,尚筱明摁着地面从土里窜出,倚靠着那棵柳树,闭目回想着。

  此时距他成为玄师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在这一个多月里,除了每天吃饭和尚玉锦唠唠家常,就是陪着燕游天饮酒讨论修炼。

  他已经学会了周广给他的三类明纹中的十多种明纹。

  刚才他就是在修炼遁术中的土遁术。只不过他每次都会撞到根部。

  这并不是他领悟能力低,反而他领悟能力极其变态。十几种明纹,看过一遍就领悟的明明白白。

  这要比那些修灵十级就能领悟‘修炼’明纹的奇才更为奇才。

  他之所以撞树上是为了锻炼自己的抗晕眩能力。就是自己钻入土里,使劲原地绕圈,以柳树为目标,最终撞到树根上。

  现在他已经成功撞了一千零一次了。

  其实也有更好的办法,领悟‘精神’类明纹,可惜他这类明纹不是短时间能提升的。

  他只好向燕游天请教,然而燕游天却回答说:“撞树!”

  然后就……

  “神经师兄居然这么搞我!下次非得给他点颜色瞧瞧。”尚筱明睁开眼骂骂咧咧,“不过这个方法应该还挺管用。”

  随后他进入了古树空间。

  种子空间已经被他改名为古树空间,因为自从他成为玄师后,整个空间发生了变化。

  那个小水坑,变大好几倍,从两尺宽的小水坑变成了一丈宽的小水池。

  从远处枫树林蜿蜒曲折而来的两条小溪也拓宽了不少,那株小树苗,也因他浇水再次长大,变成了有主干的嫩苗。

  让尚筱明无语的是,银色匕首和那株紫色小花分解成之前的点点莹光消散了,而且这次小树苗长大却没有那种“许愿”的感觉,而是从心底里涌出一股莫名其妙的归属感。

  小树苗主动生长,从原本两根嫩枝长成了四根嫩枝,从而有了主干。

  新生的两根嫩枝上和之前的嫩枝一样,上面有一道道密密麻麻的纹路,这些纹路却之前的又是不一样。

  尚筱明想研究这些纹路,可仔细看后,还是会头晕目眩。这才迫不得已找应对头晕目眩的办法。

  还好,撞了一千次没白撞。

  尚筱明此时他正看着第一根小嫩枝上的一片小树叶,上面的密密麻麻的纹路和之前银色匕首的纹路一模一样。

  他刚盯着那片树叶,心神瞬间被扯进了那密密麻麻的纹路中。

  “果然是明纹!”

  尚筱明感受着周围密密麻麻的条纹,和之前领悟明纹的感觉一模一样。

  他心神处于黑暗之中,四周灰茫茫的纹路犹如迷宫一般,盘旋萦绕。

  向前踏一步,纹路走向瞬间变化,无数条纹犹如锋刃一般向他斩切,锋锐之感顿时从发四面八方涌来,刹那间他浑身汗毛倒竖,冷汗打湿后背。

  “这怎么和之前领悟的土遁术、木遁术、水遁术不一样?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那些锋锐之感即将触碰到他心神,却无一不是从他身旁划过,没有丝毫伤害他的意思。

  他感受着周围来回闪动的条纹,闭目顿悟,想把每条运动的轨迹刻在心神中。

  过了一会儿,倚靠在柳树旁的尚筱明挣开双眼,左手在胸前掐法捏决,画了几道,同时伸出右手并起剑指,在地上轻轻一划。

  土地上的小草顿时连同根部一分二!

  尚筱明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又看了看地上的小草,单手撑起下巴,沉思起来。

  看样子小树上的纹路的确是明纹无疑,并且还是他不知道的明纹。

  可这是什么明纹?

  地上的小草被切开的痕迹怎么这么眼熟呢?

  !!!

  “银色匕首?”

  尚筱明想了好一阵子,突然脑中一闪,他连忙翻开草皮,仔细观察着草根被切开的痕迹。

  上面一点毛刺也没有,整齐无比!

  的确和银色匕首一模一样!

  那……

  尚筱明回想着自己得到银色匕首时的情况。

  先是浇水,小树苗长大;

  然后“许愿”,锋利的匕首;

  最后树叶洒出点点莹光,凝成匕首。

  尚筱明又回到古树空间,反复看着刚才他领悟的那片叶子。

  因为小树苗有了主干,他也分不清哪片叶子是先长出来的,哪片叶子是后长出来的。

  不过倒是能确定,之前的银色匕首的确是这片叶子的上的纹路。

  尚筱明看着小树苗,嘴角上扬,脸上挂满了笑容。

  其他修灵者辛辛苦苦找明纹,而自己的体内却有一棵小树苗能长出明纹,这可是天赐机缘啊!

  真是天赐鸡缘!

  尚筱明退出古树空间,从柳树旁边站起,眯着眼,冲着柳树淡淡道:“这下有你受的了。”

  霎时间,一片片柳叶被他摘下,瞬间被分成数道碎片。

  尚筱明深切的知道单单领悟明纹是不够的,还需要反复练习运用,直到深入掌握明纹的纹义,达到随心所遇的地步才行。

  那日身着蓝袍的外执事长老站在船头随意掐法捏决,看似简单,实际上在身前随意划几道,便施展了三种明纹。

  其一,是辅助类明纹中的缩小明纹,从小小的木船变成一艘容纳几十人的大船。

  其二,是遁术类明纹中的飞行明纹,驱动大船飞行。

  其三,是防御类明纹中的御风明纹,大船上的那层薄膜。

  外执事长老使用着三种明纹不需要什么繁杂动作,只是几个简单的掐法捏决,划几道,便随意施展出来,可见对明纹的领悟有多深。

  除此之外,那日尚筱明和尚玉锦俩人住在阁楼中,周广在那屋里随意施展了一次木椅变瓷瓶,更是让人叫绝!

  在他手指摁在木椅的一瞬间,明纹便发动,瞬间变成了瓷瓶,并且延续了很长时间。

  直到尚筱明拜师以后,问了周广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是辅助类明纹中的“障眼法”明纹!

  由此可见,领悟明纹越深,发挥明纹的威力越高,发动明纹的速度越快。

  此时的尚筱明正是摘下柳叶,反复练习明纹。

  看样子,他不把这棵被他撞了上千次的柳树拔光,今天是不会回去吃晚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