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山中小聚(跪求推荐、收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走吧,师兄,玉锦姐的手艺最好了!”尚筱明领着燕游天飞向清源山,那里是周广安排尚玉锦住下的地方。

  “纯情师弟,你当真留下了?”

  燕游天歪着脑袋,一手搭在他肩上,眯着眼看着尚筱明轮廓分明的侧脸,似是要看出什么不同。

  他还和以往一样,“焦油”般的头发,在光芒下泛出点点光泽,脏兮兮的衣服,在风中掉落点点结痂。

  那黑乎乎的手,似是在尚筱明肩头来回磨蹭,好像想把手上的脏东西都蹭下来。

  尚筱明感受着肩上的蠕动,无奈道:“大师兄,我还能骗你不成?只是云师兄在哪?我找了他半天也没找到。”

  “那根木头啊,肯定去百事殿领任务外出了。”燕游天撇撇嘴,“纯情师弟,以前没发现,你还挺重情谊的!”

  “师兄说哪里话,老师待我不薄,我原本就没有想着离开草庐峰。”尚筱明轻轻摇头,正色道。

  他之所以不离开草庐峰并不是因为想留在草庐峰修炼。

  而是他就想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和玉锦姐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

  正好草庐峰弟子不多,周广安排尚玉锦在清源山住也非常清净,也符合他想要的安静。

  同时他成为玄师后,不离开学府,能在百事殿领一些任务,这样也不用天天外出打猎。

  想通了此事,尚筱明就答应留下来了。

  当然,他对周广是下跪是发自内心的。

  因为在他和尚玉锦走投无路时,旁边的人投来的只是讽刺和嘲笑,只有周广愿意收留他们,并送予灵石,收他为徒,传他明纹。

  这份恩情,他自然不会忘记,何况周广是那种敢为天下先的苦修者。

  那铺满上百座茅屋的灵纸是最好的证明。光是这一份,就足以让他对周广抱有敬意。

  真正舍生取义的人是值得尊敬的。

  俩人在落在竹屋前的空地上,尚玉锦见尚筱明带着燕游天一起回来,就连忙去“厨房”忙活。

  半个时辰后,三人在竹桌前开始举杯同庆,庆祝尚筱明成功领悟明纹,成为玄师。

  虽然尚筱明成为玄师不用进食,但他还是喜欢吃尚玉锦做的美味佳肴。

  至于燕游天,那就更不用说了,光是在竹屋里偷摸了半个月的美食,就知道他对美食的渴望胜过修炼……

  “师兄,你比我来的早,我对学府内的事还不算了解,你得给我说上一说。”尚筱明举杯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唉!学府里面还能有什么事。无非就是为了权势,各个峰主互相争斗。”燕游天叹了口气。

  “争斗?各个峰主有什么好争斗的?”

  “争斗明纹呗。”尚筱明歪着头问道。

  学府的明纹都是由草庐峰周广研究出来,送到大长老手中,也就是开山大典的那名白袍老者,再由大长老分发给各个峰主。

  按此来说,只是大长老分发给各峰主明纹的多少问题。这样的争夺也无可厚非。

  “明纹?”尚筱明疑惑了,“各个峰主不是各有绝技吗?他们的明纹造诣不是比老师还高吗?怎么会因此争斗呢?”

  “你的真的以为各个峰主的绝技,老师不会吗?

  其实他们的绝技是老师研究出来的,普通人哪有研究明纹的本事。”

  燕游天提到那些峰主时,露出不屑的目光,随后举杯饮了一口:“老师之前给你说,只不过是为了考验你罢了。

  唉,咱们草庐峰之所以弟子这么少,其实是因为起初老师不愿收徒,想一心研究明纹罢了。

  后来,因为其他峰主想窥探老师研究明纹的本事,故意下套,把老师打成重伤,自此以后,老师就想着要收徒。

  可那时候,老师已经身受重伤,在外人看来,老师的本事不如其他峰主,故此很少有人拜入草庐峰。”

  尚筱明托着下巴,想了一下说:“如果真是这样,老师何必在为学府研究明纹?学府就没有其他人研究明纹吗?”

  “博喻学府的明纹大部分是学府创建者和院长传下,一小部分是老师苦心研究了几百年才研究出来的。

  创建者早已不知所踪,院长也当起了甩手掌柜,当初那些苦心研究明纹的人,不是死在护卫学府大战中,就是消失无踪。

  现在整个学府只有老师这一脉研究明纹。”

  燕游天苦笑了一声,“你还不了解老师,老师是苦修之士,一心研究明纹,秉承了博喻学府的初衷:为造福人族而创立的。”

  尚筱明忽然明白了,当初周广为什么会给他说起博喻学府创立之事,为什么会给他讲起上古先贤之事。

  这是让他知道,明纹的根源,切莫和其他人一样,为了名利与人算计、斗法。

  顿时,周广在他心中又高大几分。

  尚筱明思忖了一会儿,说:“那其他峰主完全可以收买别人,拜入老师门下,从中骗取研究明纹之法。”

  “起初的确有人拜入老师门下,可时间一长,发现老师只是天天坐在草屋中写写画画研究明纹,那种枯燥无聊的生活,你不去体会是不会明白的。

  慢慢的,那些人都不愿意这样呆下去。

  所以那些峰主也就放弃了偷学,只能互相争斗。峰主们谁的势大,谁拥有话语权就多,就能在大长老面前提出,让老师多为他们那一脉研究明纹。”

  尚筱明说:“那大长老对此事就不管不问吗?”

  “大长老想管,但学府的根基是这些峰主和他们的弟子。现在学府不是以前的学府了,已经和其他宗派一样。

  太上长老们寻找创建者和院长多年,没空插手学府内部事务。

  大长老虽然实力强横,但他一人独木难支,很难将学府的风气扭转过来。

  如果硬要来,学府就会动摇根基,甚至会招来一些超强势力的窥探。”

  尚筱明听罢只是默默点头。

  他只是一名小弟子,没必要操心这么多,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好。

  燕游天夹了一块红烧肉,点点头,“玉锦姐,你做的红烧肉真好吃。”

  尚玉锦被燕游天夸赞了一句,俏脸有些微红,推着红烧肉递到燕游天面前,温声说:“以后想吃了,来这里就行。”

  “多谢,玉锦姐!”

  燕游天闭上眼,沉默了一会儿,冲着她点点头,夹了最后一块红烧肉,填进嘴里,慢慢嚼着。

  随后他举杯,与俩人碰了一杯,一仰而尽。

  等到三人把桌子上的那些美食被扫荡一空,燕游天起身对着尚筱明和尚玉锦作揖失礼,道:“多谢纯情师弟和玉锦姐的款待。”

  “师兄,不用客气。”尚筱明连忙回了一礼。

  尚玉锦盈盈一礼,表示不用客气。

  燕游天随后驾起灵器,慢慢消失在天际。

  尚筱明看着燕游天渐渐消失的背影,口中喃喃道:“大师兄也不像旁人说的那样‘神经’啊!”

  嗯~绝对不神经,纯情小师弟!

  倒是尚玉锦看着燕游天消失的背影,轻轻眨了眨灵动的眼睛,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