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是去是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师玄境与修灵境有着天壤之别。

  明纹乃是天地之密,万物之理。换而言之就是,天地万物皆按照明纹“规律”而运转。

  修灵境已经是“人”的极限,本不可再修炼突破。然,明纹可完善其身,突破桎梏,达到一新境界。

  修灵境原本只是身强体壮,行动迅速敏捷,虽然能勉强操控灵器,但消耗灵力巨大。

  师玄境可不同,玄师可凭借明纹施展各种神通,还可以用明纹增加寿元,达至长生不老。

  更有甚者可用明纹,划破虚空,创造一方世界。

  尚筱明用心感受着体内的变化,发现之前的疲惫感、饥饿感、心神、灵识等都不同以往。

  与之前大有不同,这种变化并非是量的多少,而是质的飞跃。

  周广感受到尚筱明身上的波动,心里极为诧异,绕着尚筱明走了两圈,仔细上下打量。

  修灵境十级竟能领悟明纹!

  莫不是妖孽降生?

  打量了半晌,周广浑浊的眼睛变得有些通红,鼻子也涌出酸楚,平时的慈祥此刻荡然无存。

  他按下激动,用有些发颤的声音说:“筱明,你,你悟了?”

  “弟子已悟得‘修炼’明纹了!”尚筱明睁开眼,感受着充沛灵力,朗声道。

  他发现周广是不是有些激动过头了?自己拜入门下才一月之久,怎么激动成这样?

  “悟了就好,悟了就好!”周广点点头,又捋了捋可以扎小辫的白须。

  “恭喜师弟!”燕游天双手抱拳恭贺道。

  说话的瞬间,他的目光有些闪躲,动作僵硬,神色比之前黯然许多,话语间也没有以往的“神经”了。

  随即他又恢复正常。

  尚筱明连忙作揖施礼:“以后还得多请师兄指点。”

  “师弟的天资比我强多了,你以后定能超过我。”燕游天摇摇头,没有在多言语,静静的退后站在一旁。

  尚筱明见此心里有些不明所以,怎么大师兄一改以往“神经”的脾气了?

  难不成是嫉妒自己?可这也不对啊。

  尚筱明暗暗记下了此事,不管是好是坏,总归多留点心,没有坏处。

  周广面带喜色,摸出了一本古籍送到尚筱明面前:“筱明,你今日正式踏上修炼之路,为师没什么可送你的,这是三类明纹,你拿去领悟学习吧。”

  “多谢老师!”尚筱明作揖施礼,连忙答谢,心里想着着。

  这下可以学习明纹了!

  就是不知道这三类明纹都是哪些明纹,有什么作用。

  正当尚筱明看着古籍欣喜时,不知周广想起了什么,正色道:“筱明,跟我到正堂,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说完,周广向正堂走去,尚筱明想拉着燕游天一起去,但燕游天却摇摇头,声音有些疲惫:“师弟去吧,师兄我有些累了。”

  说完,他低着头,看着地上枯黄的竹叶,朝着后山走去。

  尚筱明看着他“焦油”般的头发,脏兮兮的衣服,孤身只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落寞感。

  是不是自己领悟明纹有什么后遗症?

  看到大师兄这般欢快且“神经”的人,怎么会有这种心里?

  尚筱明随即否定了这种想法,可能大师兄是真的累了。

  随后尚筱明到了正堂,看到周广坐在中间椅子上,双目闭合,面色不惊不喜,表情有些严肃,没有以往的那般祥和。

  尚筱明看着周广神色,若有所思,朝着周广施了一礼:“老师,您想对弟子说些什么?”

  “坐吧,筱明。”周广睁开眼,淡然一笑,仿佛之前根本不存在严肃的神情。

  尚筱明坐下,疑惑的看着周广。

  周广捋了捋胡须,面露以往的祥和,淡淡道:“筱明,当日开山大典就已经宣布门规。达到师玄境可以选择留在学府,或者离开学府。

  现在你已经达师玄境,明日就可以去执事殿登记。”

  “多谢老师指点。”尚筱明起身施礼,“弟子刚才见老师神情严肃,现在又面露祥和,老师究竟想问什么,不妨直说。”

  周广叹了口气,但语气依旧温和:“筱明,你已成为玄师,以后可有什么打算?是想留在学府,还是独自出去闯荡?”

  尚筱明一听,愣了一下,思忖了一会儿,说:“老师,说实话,弟子只是想打打猎,和我姐姐过平平淡淡的生活。”

  之前尚筱明虽然梦想成为强者,但那终归是一个梦想罢了。

  就算以前自己受到别人嘲讽、欺负,那也是自己见闻不如别人,实力不够强,闹出的笑话。

  现如今他已经成为玄师,并且还有周广给的三类明纹,自己和玉锦姐生活足够了。

  以后利用种子空间慢慢修炼,再把这些明纹融会贯通,以后肯定不会再有人欺负玉锦姐和自己。

  周广点点头,欣慰一笑,淡然道:“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这让尚筱明非常诧异,自己如此说,老师居然不生气?

  他刚进正堂时,就发现周广有些不对劲,等到周广问他是去是留时,他也是随着本心回答。

  原本他想着周广会恼羞成怒,因为他帮自己这么多,最后自己却要离去,这怎能不让人寒心?

  因为草庐峰弟子原本就不多,他再一走,草庐峰还会和原来一样,只有两名弟子。

  可现在周广淡淡一笑,任由他离去,还说“这样挺好”,也不苛求于他,这实着让尚筱明摸不着头脑。

  尚筱明疑问道:“老师,弟子离去,您为什么不恼怒,或者劝弟子留下?”

  “你心不在这里,我就算强留你,没有任何作用。”周广摇摇头,神色有些黯然,叹了口气,但随之给予尚筱明欣慰的眼神,鼓励道,

  “筱明,你去吧,去做你想做的事吧,只要不拿我送你的明纹做坏事就好。

  以后在外要记得不要冲动,遇事冷静一些。

  最好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和你姐姐过无忧无虑的日子,那样就可以远离喧嚣了。”

  话语中没有他之前神色中的黯然,也没有任何苛责和不满,只有满满的鼓励,仿佛是在送别自己教导好长时间的学生一般,在依依不舍的道别。

  “老师……您。”尚筱明看向周广的眼神发生了变化,心底泛起层层涟漪。

  他想过自己离去,周广可能会用强,毕竟,周广给了自己那么多恩惠。

  这要放在其他门下,那些峰主肯定直接废了这个弟子,因为自己给予弟子那么多恩惠,居然没有任何回报就离开了,换做谁,谁不生气?

  这是太虚世界!

  不是极乐世界!

  更不是做慈善!

  更何况,周广刚刚还给了他三类明纹。

  明纹是修炼之本,是那些宗派立宗之根,是何等珍贵!别说是三类,哪怕是三种明纹,放在外边也是你争我抢。

  尽管如此,他怎么也没想到,周广会在他选择离去的情况下,祝福他。

  在尚筱明诧异时,耳边又传来周广那温和鼓励的话语。

  “筱明,虽然你拜入我门下不长,但我已了解你的品性,知道你只是想平平淡淡的生活,所以我不强迫你,反而感到很欣慰。”

  “修炼之路,何其艰难。在这条路上充满着杀伐,满是血腥,处处都是算计。你和你姐姐能有这样的‘人情味’是多么难能可贵!”

  “我只是希望你能记住明纹本意,明辨是非。不要违背自己的初心。”

  说完,周广柱起拐杖,身体有些佝偻,脚下步履蹒跚,缓缓走向茅草屋门口走去。

  尚筱明看着他的背影,鼻子微微有些酸,心底某处微微被触动。

  周广走到门口,浑浊的眼睛看着眼前的竹林,和远方烟雾缭绕的青山,淡然一笑,轻轻道:“去吧,筱明。心里不用内疚。”

  “噗通!”一声。

  周广身后传来一声坚定不容置疑的声音。

  “老师,弟子愿留在草庐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