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奇葩师兄(跪求收藏、推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尚筱明看着眼前的少年,头上冒出几个大大的黑色问号……

  这是什么造型?

  此时少年站在周广面前,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啃鸡腿,边啃边含糊不清地说。

  “老师,我错了!我错了!我明天就打两只野兔回来给你打牙祭。”

  少年勾着头,弓着腰,拼命的啃鸡腿。原本俊秀皙白的脸庞被肥大的鸡腿所掩盖,乱糟糟的头发像是抹了焦油,衣服不知多少天没洗,已经结痂了。

  尚筱明如果不是刚才看到他的正脸,肯定觉着有个乞丐混进了博喻学府……

  原来周广看到书架上的图画,老脸瞬间变得红扑扑。尚筱明取下图画,发现后边躺着一个正在睡觉的少年,他嘴里的口水拉成丝线,连接着手里带有牙印的鸡腿……

  在这“庄严宏伟”满是古籍的书架上,居然藏着这么一朵奇葩?

  关键这朵奇葩还是尚筱明的大师兄,燕游天!

  在周广的呵斥下,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哼!下次在敢这样,罚你一年不准进食!”周广板着脸。

  燕游天三下五除二地吞完鸡腿,用结痂的袖子摸摸了嘴,笑嘻嘻道:“下次一定不敢,下次一定不敢!”

  周广点点头,说:“这是你的师弟,尚筱明。”

  尚筱明赶紧扔下手中的图画,冲着燕游天作揖施礼,生怕自己失了礼数,被人穿小鞋。

  “呦!老师收新徒弟了!”

  燕游天背起手,绕着尚筱明转起圈来,左三圈、右三圈,最后迅速的捏了捏他的脸,摇头晃脑道:“不错!不错!看起来是个混子!”

  尚筱明看着他吊儿郎当的样子,“焦油”的头发、结痂的衣服,还有满脸挂油的脸。

  这是什么路数?

  莫非谣传大师兄真是个神经病?

  尚筱明趁着燕游天不注意,上去薅了薅他抹了“焦油”的头发,也学着他的样子,摇头晃脑道:“不错!不错!是从油锅里出来的!”

  燕游天愣着摸了摸刚才尚筱明摸过的地方,一下乐了:“有长进,有长进!”

  这下轮到尚筱明愣了。

  自己刚来就摸了摸大师兄的头,他也不生气?怎么和二师兄云凌冲不一样呢?

  “咳!咳!”周广咳嗽了两声,“别闹了,游天,你去把凌冲叫到正堂,我对你们有话说。”

  燕游天冲着尚筱明挤了挤眼,单手在身前画了几道,直接遁入地下去找云凌冲了。

  周广领着尚筱明回到了刚才的草庐中。过了一会儿,燕游天和云凌冲来到草庐大堂,三人分站在两侧,周广坐在椅子上。

  “筱明,今天你也见过你的两位师兄了,以后要和他们好好相处。”周广说。

  尚筱明问:“是,老师”

  周广说:“以后修炼上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书堂找我,等你到了修灵十级,用通明水擦拭眼睛后,就可以领悟明纹了。”

  周广说完,又拿出三件灵器给了尚筱明:“以你现在的灵力能发挥出它们些许威力,这三件灵器赠与你作防身吧。”

  三件灵器分别是一把飞剑,一片荷叶,一件灰色背心。

  尚筱明看了看灵器,心里一喜,急忙作揖施礼:“谢师傅!”

  等到尚筱明从草堂出来,燕游天跟着后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师待你真是不薄,其他峰主从来没有送过弟子灵器,只有弟子送老师的份。

  就连我和那根木头也没有这样的待遇,你可以啊,师弟!”

  尚筱明见此只得苦笑一声,这个大师兄真有意思,居然把那个满身刀气的云凌冲叫做木头。

  随即尚筱明拿出那把飞剑递给他:“大师兄不嫌弃的话,就请收下吧。我一个刚来的小弟子也用不上这么厉害的灵器。”

  他看着手里的飞剑,心里一阵肉疼,好不容易有一把攻击灵器,这下得上供了。

  燕游天摆摆手:“纯情师弟,用不着来这一招,草庐峰不和外边一样,你把这里当家就行。”

  说完,燕游天突然想起了什么,贱笑两声:“当然,纯情师弟,如果你很想给我的话,那给我也行。”

  ???

  尚筱明看着燕游天的那副猥琐样,脑袋里冒出了许多问号。

  神马情况?

  一会儿要,一会儿不要,几个意思?

  怎么和外边的人不一样?

  尚筱明心里掂量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师兄,你一会儿要,一会儿不要,这是做什么?”

  “呃……我,我,我留着以后用啊!”燕游天挠了挠头,结结巴巴地。

  “别给他!”

  尚筱明扭头看向身后,发现云凌冲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那。

  “他拿着灵器是去换酒喝。”云凌冲说,“给他算是糟蹋了。”

  云凌冲身穿黑色长袍,腰间系着一根紫色腰带,剑眉目星,脸上还是那副“冰块”表情。

  他左手握着那把用黑色布条包裹的刀,慢慢走来。

  尚筱明看着凌云冲,发现他身上没有了那股刀刃般的压迫感,只感觉像是个“三好弟子”!

  “木头,好歹我是大师兄,你也不用这么拆我的台吧?”燕游天愤愤不平。

  云凌冲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路过燕游天时,递给他一个灵袋便直接走了。

  燕游天看着灵袋乐呵呵的,冲着云凌冲挥挥手:“谢谢啦,师弟!”

  尚筱明看着燕游天一阵无语……

  ……

  尚筱明驾着荷叶,御器飞行,在荷叶上,他嘴角一咧,心里十分高兴。

  最起码草庐峰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唯利是图,尔虞我诈。

  修炼之路互相算计是稀疏平常的事,谁不想修为越来越高?谁不想活的越来越长?谁不想成为强者?

  “看来自己真是来了一个好地方!”尚筱明心里嘀咕道。

  他出了学府大门,向西飞了一会儿,便找到了一座小竹屋。

  尚筱明看着四周,这里山清水秀,云雾缭绕,没有虫鸣,也没有鸟叫,看起来非常安全。

  “老师的确费心了。”尚筱明叹了一声气。

  这是周广安排尚玉锦住的地方,原本他对周广还有一丝警惕,见到这里,便知道自己错怪了周广。

  周广的确是一名苦心研究明纹的修灵者。

  尚筱明进到竹屋,看到尚玉锦正在屋里忙碌着,便悄悄的走到尚玉锦身后。

  “别藏了,筱明。我知道你回来了。”尚玉锦头也没扭只顾做饭,“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知道了,姐。”

  尚筱明讪讪地收回伸出的手,尴尬地应了声。

  以前在集镇上,尚筱明经常这样做,可每次都会被尚玉锦逮个正着。

  尚筱明看着竹桌上的饭菜:“姐,不是有充饥丹吗?怎么还做饭?”

  “吃饭,才有家的味道啊,不然修炼都练傻了。”

  俩人一起吃着晚饭,尚筱明把这几天的事情详细的给尚玉锦说了一遍,听得尚玉锦连连点点。

  深夜,直到尚玉锦睡下,尚筱明才盘坐在床上,想着白天周广给他说的那些事。

  想了许久,尚筱明叹了一声:“没想到外边的世界这么精彩!看来我真是乡巴佬……”

  说完,尚筱明就进入了种子空间,他准备尽快修炼到修灵十级,那样他就可以尽早的领悟明纹,成为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