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明纹之密(跪求收藏、推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尚筱明看着慈眉善目的周广,想着他会向之前一样笑呵呵的或者叹口气。

  令他没想到的是,周广只是嘴角微微下沉,浑浊的眸子中仿佛有一点点光亮,但也随着尚筱明的疑问,慢慢熄灭。

  尚筱明从他的眸子中读出了“哀”和“悲”两个字。

  周广领着他来到了其他草庐,推开门,一入眼帘的是白花花的灵纸,无论是地上、桌上,还是墙壁上全部都是灵纸。

  灵纸上有写画着密密麻麻的纹路线条,只是尚筱明想仔细看,却只感到头晕眼花。

  而唯一干净的是摆放两侧的灵木书架,书架上放了满古籍,古籍全是羊皮卷制成,不知经过了多少岁月,那些羊皮卷的边沿处有些毛刺,但每本古籍上没有丝毫灰尘。

  尚筱明看着长长的“白色”走廊,他才发觉那些外边草庐似乎是连成片的,一座座草庐连成一条悠长的长廊。

  在那些“杂乱无序”的纹路线条下,这长廊不知延伸到何处,好似望不到尽头的大海。

  周广踩在那些线条,缓缓走到书架旁,轻抚了一下古籍,柔和的看着尚筱明。

  “你既拜我为师,那我也应该坦诚的对你。”

  说完,周广领着尚筱明缓缓向前走着。

  “据古籍记载,在咱们这个太虚世界之前,还存在着史前世界,比如‘洪荒世界’、‘系统世界’、‘诸天世界’、‘无限世界’等等。”

  “在那些世界里不乏有超世之才,也有坚忍不拔之人,更有至高无上的主宰。但那些世界最终慢慢衰落了,所幸的是,还留下‘人’这个种族。”

  尚筱明非常疑惑,他问其他峰的事,怎么和“史前世界”还有“人”扯上关系了?

  难不成因为自己说的话,刺激到前边这个老头儿,促使这个老头直接傻了?疯了?

  那既然傻了,那就让他更傻点吧

  尚筱明想完,好奇地问道:“老师,那些人族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至于人族怎么留下的,我也不知道。恐怕只有院长才知道吧。”

  周广被问的有些尴尬,直接掠过这个话题,继续说。

  “上古时期,万族鼎立,各个种族有极其强大的优势。如妖族,他们天生神力,皮糙肉厚。再如木族,他们天生长命,是植物的化身。

  无数的种族中,只有人族最弱小,但人族也有人族的优势,那就是智慧!

  那时为了保存人族,人族先贤们开始寻求变强之法,想要复兴‘史前世界’人族的辉煌。

  在这期间,有很多先贤为此献出生命……”

  说到这里,周广沉默了。

  他拿起书架上的羊皮卷,轻轻擦拭,洁白的胡须不知怎么的,有些颤。

  或许这本羊皮卷做成的古籍太过陈旧,被人遗忘了吧……

  “他们与各族厮杀,与环境搏斗。人族被压迫时,他们身背压迫前行,人族被践踏时,他们顶着践踏站立,人族被摧残时,他们捡起摧残奋进……”

  屋外的阳光透过窗户轻轻洒落在羊皮卷上,上面几个字引起了尚筱明的注意。

  《负重前行》

  柔和的光线洒在这四个字上,尚筱明只感觉着是那么的刺眼,那么的金光闪闪!

  周广轻声说:“怀志必能吞星河,有心则可败岁月!”

  尚筱明听着这句话,突然想起百尺老鬼说书里面的那句话:“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二者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

  “那后来呢?”尚筱明轻声说,生怕打搅这个须发皆白的老者。

  “先贤们经过无数凄风苦雨,直到万年前,他们开始研究天地之密,最终发现了明纹这一秘密。”

  “明纹,意为,明辨是非,是天地之密,万物之理,拥有者鬼神莫测的神奇能力!”

  “老师,那先贤们一共发现了多少明纹?”

  周广放下古籍,接着向前走,顺手指了指长廊:“据我所知,明纹有七十二类,这里只有四十九类。

  但我估计着,应该还有很多。那些不为人知的明纹应该掌握在强者手中,或者还在大自然内没有被发现。”

  尚筱明看着这条没有尽头的长廊,有些惊讶。

  难道这里的古籍都是记载明纹吗?区区四十九类就有这么多吗?

  周广好像看出了他心里的疑惑:“明纹可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

  尚筱明问:“老师,那明纹究竟是什么?”

  “你可以把明纹理解成一种规矩。

  你达到师玄境,领悟的是纹义。达到宗玄境,领悟的是纹序。达到君玄境领悟的是纹理……世间万物都得遵守这种规矩。”

  “比如,修炼,修炼原本就是逆天的事。人的极限已经是修灵境十二级,想要打破这一规矩,就得领悟天地之密,也就是需要领悟明纹,来完善自身。

  当自身完善后,自然就突破到师玄境。”

  尚筱明问:“那吃丹药修炼又是怎么回事?”

  周广轻抚胡须道:“丹药其根源无非就是灵草、妖丹等。那些灵草原本就含有两类以上的明纹。

  当你用火焰去除其中杂质,也就是去除那些没用的明纹,会得到对你身体有用的,从而变成了丹药。”

  尚筱明指着长廊又问:“为什么四十九类明纹就有这么多?”

  “还拿灵草做比方。那些灵草都至少含有两类明纹,其中一类就是‘聚灵明纹’,这类‘聚灵明纹’就是聚集灵气用的。

  符文、阵法、炼器等都需要用到它,只不过是同一类,不同种罢了。”

  “灵草中,除去‘聚灵明纹’,还有一类‘木之明纹’。光是这一类明纹,就分很多种,有的是毒木明纹,有的是愈合明纹。

  这就好像同样是树,但树分很多种。”

  “包括阵法,阵法也是一类明纹,根据阵法的不同,需要用不同阵法类明纹的不同种明纹。”

  尚筱明低头思忖着,好想明白了,又好像没明白。

  周广看着他的样子,点点头:“知道思考就好。在举个例子,比如火焰,火焰也是一类明纹。

  其中还分很多种,有的火焰可以分解其他明纹,比如刚才说的灵草、阵法。还有的火焰可以冻结其他明纹……”

  等尚筱明听完以后,低头深思起来。

  说到底,各种东西都是明纹组成的,。

  那……那别人为什么不愿意拜入草庐峰呢?

  他发现自己好像被老师给忽悠了。

  这个糟老头子!

  刚想尊敬他一下,结果又把自己忽悠了!

  尚筱明抬头笑眯眯的看着周广,发起了灵魂拷问:“老师,您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有给我说,为什么拜入草庐峰的人这么少?

  您是不是想忽悠我?”

  周广听到后没有尴尬,反而叹口气。

  “唉!草庐峰这一脉,是专门研究这四十九类明纹的。同类不同种的明纹是何其的多啊!

  只是一类明纹,它的数量多达几十种,甚至上百上千种,想要研究出一种新明纹,经过成千上百次的实验都不一定能成功,甚至研究出来的新明纹根本没用!”

  “那这和拜师也没什么关系啊!”尚筱明问道。

  “怎么没关系呢?前来拜师的弟子是为了提高境界而来,又怎么会做这种枯燥的事呢?”

  周广指了指地上的灵纸道:“这些都是我研究新种明纹所留下的草纸,当研究出新明纹以后,只要对他们有用,那些峰主都会从我这里索要回去,甚至在他们领域,懂得明纹远远比这些要多的多。”

  “不给他们不就可以了?”

  “总要有人为后世研究出新明纹。”

  这下说的尚筱明哑口无言。

  是啊,总要有人为后世研究出新明纹。可能眼前的这个老头就是那种,敢为天下先的人!

  但尚筱明可不想为天下先,他只想好好修炼,成为强者!

  他在心里一顿痛骂自己。

  ~!@#¥%……

  说着说着,周广不仅给他说起各个峰主的事,还说起了太虚世界。

  直到俩人慢慢走到长廊的尽头,周广才意犹未尽。

  虽然尚筱明强忍着听了这么久,但也对整个太虚世界也有了大概的了解。

  可当他无意撇了一眼书架,发现书架顶部有一个奇怪的画。

  上面画着姿态撩人的少女,她们披着黑、白、粉、黄等各种,若隐若现的纱衣,其姿势,千奇百怪,离奇曲折。

  随即尚筱明指着图画,故意露出不解的表情:“老师,这是什么明纹?”

  嗯~他是真不的不懂这是什么明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