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少年醒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四章

  “你醒了?”尚筱明伸出头,看着黑衣少年。

  黑衣少年躺在地上冷漠的盯着他,没有言语,他刚想动动身子,便感觉身体浑身剧痛。

  “别乱动,你的伤还没好。”尚筱明按着他的身体,生怕刚刚结痂的伤口崩裂。

  “你叫什么呀?怎么伤的这么严重?”

  黑子少年依旧冷漠的看着尚筱明,没有言语。

  看着黑衣少年宛如冰块的面瘫脸,尚筱明有些无奈。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是一副万年不化的冰块脸。现在受了重伤,还是这副样子,也不道声谢……

  这时,尚玉锦拿了一块烤肉,撕成小条,塞到少年的嘴里。

  她轻轻撩了一下秀发,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昏迷这么长时间了,肯定饿了,吃点东西吧。”

  说话的语气温柔婉转,神态柔和细腻,好像一位大姐姐在照顾受伤的弟弟一般。

  尚筱明看了以后,撇撇嘴,在心里非常抗议。

  哎,哎,我才是你弟弟啊!

  怎么平时对我那么凶,对他这么好?

  “谢谢!”

  黑衣少年动了动嘴唇,咽下嘴里的肉条,看向俩人的目光柔和了许多。

  “我叫尚玉锦,他是我弟弟,尚筱明。”尚玉锦温尔一笑,又撕了几条烤肉,“赶紧趁热吃吧,一会儿凉了就不好了。”

  黑衣少年轻轻摇摇头:“我不用吃食物。”

  尚玉锦有些疑惑,但随即想到这个少年应该是达到了玄师,便轻轻点头,把撕下的肉条递给了尚筱明。

  尚筱明乐滋滋的嚼着烤肉,感受到少年一直看着他,无奈地说:“你也用不着这么看着我吧?

  我可是救了你的性命,还背了你十天,走了不少路。

  你忘了?在一座小镇上你问过我路。”

  “抱歉!谢谢你!”

  黑衣少年说完,把目光移到了别处,看着星空,沉思道:“你们是怎么救得我?”

  尚筱明揉了揉脸,对少年的这种性子,他也是无奈了。

  叹了口气,他才慢悠悠地回答:“唉!此事说来话长……

  那时候遍地是妖兽,我们见你在荒野上重伤昏迷,不想你成了野兽口中的食物,就顺道救下了你。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原本尚筱明想忽悠他一下,顺便敲诈点灵石,但想到这个少年当初很大方的给了自己一块灵石,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毕竟,自己不是那种趁火打劫的人。这种感谢的事,得你情我愿才行。

  何况这个少年不用吃食物,肯定是一名玄师,谁知道他伤好了以后,会不会再强行把灵石要过来?

  虽然自己有银色匕首,但肯定不是玄师的对手。

  黑衣少年想了想才开口道。

  “我叫云凌冲,谢谢你救了我,这份情,我记下了。”

  尚筱明看着他地样子,有些想笑,但在云凌冲真诚的目光中,强忍住笑意,大手一挥,装作丝毫不在意的样子。

  “没事,我们也是为了逃命,正好救了你,用不着这么客气。”

  云凌冲轻轻点头:“以后有什么需要,可直言相告。”

  尚玉锦看到尚筱明还想再说些什么,便柔声打断:“你伤挺重的,明天我们俩在荒野上找找,看看有没有给你治伤的灵草。今天你早点休息吧!”

  “谢谢!不过我的伤势二位就不用操心了。”

  说着,云凌冲强忍着剧痛,从怀里拿出一个黄布袋。

  只见黄布袋有巴掌大小,上面绣着花草树木,泛着点点光泽。

  他微微释放出一点灵力,黄布袋上泛出一道道纹路,从里面飘出大大小小的瓷瓶。

  云凌冲拿着其中一个瓷瓶,倒出一粒药丸,塞进嘴里。

  尚筱明在旁边看得十分好奇,摸着下巴不禁琢磨着。

  莫非这就是玄师所修炼的明纹?

  难怪老鬼说,明纹无所不能,这么小的布袋居然能装这么多东西?

  秉着心里的好奇,尚筱明想凑上去问一问,但他又非常纠结,这么一个面瘫脸,也不知道会不会给自己说。

  云凌冲似乎看出了他的纠结,双手摁地,忍着剧痛,盘坐起来,拿着黄布袋介绍道。

  “这是灵草袋,是专门收纳丹药的灵器。”

  尚筱明恍然大悟,接着好奇的问:“这是一种明纹吗?”

  云凌冲想了想,开口说:“这是很多种明纹组合而成的,并不是单单一种明纹。”

  “组合而成?明纹还能组合吗?”尚筱明有些疑惑。

  他记得老鬼说,明纹是天地之密,是一种纹路。天地间有各式各样的明纹,有各种用途,但并没有说还能组合啊!

  “对!明纹不仅能组合,还能组合完以后再进行组合。”云凌冲解释道。

  不过他看出尚筱明有些尴尬,话音一转,安慰道:“以后你领悟了明纹就知道其中的道理了,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

  尚筱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不过他心里已经记下这笔账了,以后再遇到百尺老鬼了,肯定要“招待”他。

  尚玉锦看着云凌冲,发现他身体不住的颤动,知道他在强撑着给尚筱明解释,便拉了拉尚筱明。

  “筱明,咱们还是别打搅云兄弟疗伤了。”

  尚筱明看了看云凌冲有些颤抖的身体,一脸歉意地说:“对不起!云兄,打搅了,你赶紧疗伤吧。”

  “谢谢两位!”说罢,云凌冲闭眼盘坐,双手结印,开始疗伤。

  尚玉锦拉着尚筱明到火堆旁,小声嘀咕。

  云凌冲感觉到俩人在商量些什么,有些不放心,悄悄探出灵力,想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筱明,我看你明天还背着他吧,他伤势那么重。”

  尚玉锦挑了挑火堆,火苗蹦出的火星映照出担忧的脸庞。

  “姐,明天再说吧,说不定今天晚上,他就恢复如初了呢?”尚筱明喋喋道。

  “哎,你看他的样子,这么大的孩子,肯定是叛逆期,不满家里人的安排,离家出走。不然怎么会自己一个人面对妖兽呢?”

  “好吧,他要是明天伤势还没有恢复,我就继续背着他。”尚筱明点点头。

  黑衣少年听完,脸庞的冷漠,稍微退了少许,继续安心修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