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9 第一章 亡者的自白(第三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头黑长直发的少女,身着轻飘飘的长袍靠坐在密门对面的墙角。双臂支撑在地上,两腿向前平伸。明明说不清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但姿势就是让人感觉十分别扭。

  她的头微微前倾,被发帘遮挡的双眸下是一抹几乎咧到耳根的邪异笑容。

  虽然让人难以置信的年轻,但成就甄澄如今名望的是确确实实一桩桩凶残诡异的命案。比这里更加渗人的现场她早已见过许多,却从未体验过刚刚那一瞬般的不安感。

  心中暗一思索,甄澄意识到自己的恐慌来自于靠墙而坐的少女与自己的相似之处。

  在见到衣着发型身高都与自己几乎一致的墙角少女那一瞬,甄澄甚至下意识地动摇了斯卡瑞家族绝不会在游戏中对自己动手的信心。

  涉及到神秘领域的事情,一个与自己高度相似的死者,人偶,甚至生者,可以牵扯到太多不好的可能。

  不过终究是职业的,深呼吸两口后她很快打开手机的电筒开始检查现场。虽说时间有限,但眼前的场景必定是和游戏重要胜利条件“推理出曾经事件的真实经过”有直接关系的场景,值得她花费时间检查。

  最不济的情况,通过对现场的破坏也可以有效干扰其他侦探竞争者们对于还原真相的判断依据。

  在晚宴后公布的游戏规则中,想要成为最后的赢家,扮演【被害人】身份的甄澄只有两条途径:

  其一是彻底颠覆场地中历史的再现,以【被害人】的身份周旋到最后仍旧存活。直观来想,最简单的情况下,她只需要误导那唯一一个杀死【被害人】的凶手误以为自己并不是凶手就可以存活通关。

  然而不用多想,这必定是极其艰难的道路。考虑到主办方的目的,试图依靠体力优势在大宅里放风筝不被捉到或者藏在一个自己之外谁也找不出来的地方恐怕并不现实。

  即便真的侥幸胜过其余几位赫赫有名的大侦探,这也很可能招致主办方的暗中干预。

  当然以甄澄对斯卡瑞家族的了解,他们大概率不会在一场公平高端的竞赛中动些丢人的手脚。这也就意味着游戏规则中针对这种存活胜利的途径本身就潜藏着目前还无法揣测的玄机。

  而另一条道路则是“阻止所有其他角色获得胜利。”这个方法看起来同样很难,似乎要以一敌五,细想却也是有不少暗中优势的。

  据甄澄所知,其余角色的胜利条件都包含有“正确重演角色身份所经历过的历史”,以及“给出正确的推理”。这也就意味着,除了想要存活的【被害人】以外,互为竞争对手的其余身份角色们也会互相使绊。

  但这就造成了一个悖论,即另外四个角色都正确选择不动手杀她并顺利扮演了自己角色的历史行为,而她也瞒过杀手顺利存活至最后时,除了真凶外的五人等同于全部满足了胜利条件,那么唯一的黄金假面将花落谁家?

  所以保险起见,甄澄认为只有确保破坏掉每一位竞争对手对历史的还原才能够得到十成把握入手自己的目标奖品。

  而这个选择还带来了一个好处,那就是如果在真正的凶手出场之前或动手之外自己意外被别人杀死,那么她即便已经“被杀”也仍然有机会通过误导所有人的行为背离历史而胜利。

  比较令人纠结的是,主办方并没有言明一旦【被害人】被某位角色杀害,那么扮演者是否必须离开游戏场地或者更惨——只能一动不动躺在地上装尸体。

  收回思绪再看之下,甄澄的担忧渐渐安定下来。靠坐在密室墙角的少女明显并不是自己。

  特殊订制的手机探灯下,可以清晰看到少女身上染血的长袍是一套缀有樱花图样的和服,而非甄澄身上穿的这件符合她身份的大气典雅的汉服。另外撩起发帘也可以看到少女的面容和自己相差还是极大的。

  虽然都是黄种人的样貌,但墙角的少女却着妆唐代及平安时代流行的引眉。就是那种将眉毛剃去,再用笔描绘两个逗点的特殊妆容。

  其余的面相就不太容易推断了。因为撩开头发观察,甄澄发现墙角少女的双眸被缝合,眼皮上留着明显的针脚。

  而她那看起来不太正常的笑容,也是因为嘴角被剪开而后用鱼钩穿起挂在耳边所致。

  不过细看之下,甄澄很快又有了新的发现——坐在墙角的少女,似乎并不是活人。

  嗯,这听起来像是一句废话,谁被折腾成这副模样估计也活不成了。事实上甄澄发现的是整个少女的身体并非人类,而是一具高度仿真的人偶模型。

  不要质疑甄澄的观察力,虽然在顶尖侦探中相比下这并非她的强项。斯卡瑞家族所掌握的财力,超出时代的黑科技以及更加难以揣度的神秘力量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

  虽说为了“重现历史”主办方也未必犯得着真的抓个无辜路人杀死在场地里充当布景,但制作一个高度拟真的人偶布景却是可能性极大的事情。

  人偶的四肢并非连在身体上,而是被截断后摆回去的,故而形成了甄澄第一眼看去十分别扭的坐姿。断口血肉模糊很难分辨,在自己的推断下甄澄便弹出手机壳上的小刀试着刺破人偶小腿上的肌肤。

  人偶皮肤细腻,触感温热,像极了刚死不久的尸体。但一刀过后破口处浸透在血水中的却并非是皮肤与肌肉组织,而像是某种特制的硅胶材质,终究印证了甄澄的推断。

  将手机配件归位,甄澄自嘲地笑道:“所以说,让历史重演的话这就是本小姐接下来的下场了吧?”

  含笑看着有些凄惨的少女人偶,甄澄犹豫数次,最终决定把第二位参赛者进场前的时间花在破坏这件关键道具而非探索更多房间上。

  姑且她也探索过不少房间了,并不认为宅邸里可能存在更容易找到的密室。而且,自己的行为,或许还可以给后来者的判断上带来一点出其不意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