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7 第一章 亡者的自白(第一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周之前……

  一辆加长版劳斯莱斯幻影奔驰在奥林匹斯脚下小镇的山路上,速度忽快忽慢,偶尔还在路边停上片刻。

  牵牛而过的金发牧童和他长方形的奶牛一起好奇地向车里打量,却发现所有的车窗皆不透光。除了面无表情,黑衣人电影般造型的司机外,看不到车厢中的任何情况。

  有趣的是,这样的情况并非是豪车上常见的单向玻璃所致。事实上后车厢内想要看到外面同样绝无可能。

  对于一座世外桃源般的小镇而言,见到如此高档的豪车绝对是相当的稀罕;但对于后车厢里的两位而言,这临时的座驾却反而有些够不上档次。

  “甄小姐,以您的身份却还要来参加鄙人的游戏,真让人有些受宠若惊啊。听闻……您刚刚被卷入过麻烦?您知道我说的,就是那种……大麻烦?”

  金发的中年人身着一套没有商标的西服,翘着二郎腿略显张扬地笑着。他平伸双臂,环抱住整条后排座椅,一副世界尽在掌中的自在:

  “如果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大可以向我开口啊。咱们两家在诸多领域都颇有些交集,同为同辈中的佼佼者,算来我也可以说是你叔叔辈的了哈哈哈哈……”

  男人的对面,少女隔着不透光的防弹玻璃与司机背对而坐,平静地垂下眼眸,一袭汉服在她身上那样合衬,却与车厢内的环境甚至外面的风景乖离难容,恍如隔世。

  “安毕斯•斯卡瑞叔叔,”甄澄叹了口气,在“叔叔”二字上加重了发音,似有嘲讽,继而微微勾起嘴角:“我来参加游戏,只因为我是一名侦探而已,最顶尖的,”

  男人讲的是希腊语,甄澄用汉语应答,两人间的交流奇迹般地没有任何障碍。

  “来这里的飞机上我查了一下。你那忒提斯制药去年的报税不及实际盈利额的五分之四啊。”甄澄微微抬眸,还未完全长开的脸孔淡去了少女的甜美,伴随着微抬嘴角的似笑非笑让人突生一丝寒意。

  “呵,不愧是十三小姐,居然能查到连家父都不清楚的事情。于是……所以呢?”中年男人用一种父母鼓励小孩子努力思考的表情对甄澄抬了抬眉毛,尽显将“不自量力”四个字写在脸上的高傲。

  在安毕斯眼中,甄澄只是个被庸碌平民们推上神坛的牺牲品。他对她在侦探圈子里的鼎鼎大名着实不服气。但世人公认的东西他也无可指摘,只能暗自不忿罢了。

  可如今这小丫头居然敢把夹枪带棒的话锋转向商业领域,这就让他内心有点想笑了。

  “看起来你并不介意家族是否清楚那点手脚啊。当然,世界上也不存在能够约束斯卡瑞的国家或法律。只是不知道令尊是否清楚……这笔钱也未曾流出投资或进入你自己的腰包,而是不翼而飞了呢?”

  甄澄说着,脸上的笑意更微妙了些:“如果令尊连这一点也不介意的话,我猜……家父一定会对此很感兴趣。”

  安毕斯个人需要贪没些零花钱合情合理。但他对甄澄的轻蔑却太过草率地摆出一副有恃无恐的态度。如果是不需要忌惮任何国家权力的斯卡瑞家族正在暗中聚拢资金……考虑到其背后的目标极小可能不牵动甄氏的利益。

  一位合格的侦探总是很敏锐的。

  无论内心如何动摇,安毕斯脸上都没有表露出慌张。只是不得不被迫收起那副高高在上的长辈姿态,放下翘起的腿前倾身体,轻咬嘴唇认真道:

  “或许面对被卷入【隐秘空间】的问题你真的不需要斯卡瑞出手相助。但既然选择来参加游戏,就说明你还是在意那件奖品的吧?”

  甄澄伸出右手轻轻敲击着自己此时仍旧白净如玉,尚未烙印任何诡异符文的太阳穴:“有意思,并没有选择岔开话题,在受到打击后立即想到的也不是掩饰,你还真是个充满进取心的人啊……

  安毕斯‘叔叔’,没猜错的话,这笔钱的下落和这场游戏的奖品有关,对么?这还真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安毕斯难耐心中的烦躁。

  “我想说的是,”甄澄突然直勾勾盯向对方的男人,一字一顿道:“我确实需要黄金面具以及它所包含的秘密,所以你最好保证这是一场公平的游戏。

  如果你们事先有什么影响公正的安排,最好现在直接坦白。奖品原本就是斯卡瑞的东西,我可以退出游戏,但不会成为你们达成目的的棋子。

  这样……够清楚了么?否则的话,或许现在就在这里把你杀掉更好一些……”

  “哦……哈哈哈哈……”中年男人愣了一下,突然大笑起来,前倾身体拍了拍甄澄的肩膀:“甄小姐说笑了,你们东方人的幽默真是让人费解啊哈哈哈……”

  “说笑?不,”甄澄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你看,我已经被卷入【隐秘空间】了。如果不能得到黄金面具,或许根本就活不了多久了。

  如果这个时候发现自己仅剩的一点希望还是别人安排好的骗局……你说我该不该孤注一掷拉着欺骗自己的人同归于尽?

  还是说……你觉得我并没有准备好在这里把你干掉的手段,便在这里虚张声势?”说罢,她略有些刻意地挑起了眉毛,给人一种虚虚实实难以拿捏的印象。

  少女莫测的谈笑间,坐拥全球顶级商业帝国,手染鲜血无数的安毕斯•斯卡瑞居然真的被镇住了。

  甄澄的演技并非出神入化,但她巧妙抓准时机提点对方回想起自身的事迹。她可是那个任性到不惜断绝与家族关系也由着性子拒绝继承家主之位的十三小姐,那个当世唯一曾让权势滔天的甄氏家主吃瘪的十三小姐。

  绝境之下,又有什么是她不敢干的?

  虽然面前十六岁的少女赤手空拳有什么办法把他杀死在车厢里,他完全无法想象。但他不敢赌,因为他十分清楚这个世界存在着超凡的力量,尤其是在经手组织了今晚这场比赛之后。

  退一万步,哪怕牵扯进【隐秘空间】事件并成功生还的甄澄仍未得以踏上超凡之道;如她所说,早已断了退路的她想要拉上自己同归于尽也怕不是有太多办法。

  第一次,自诩世界尽在囊中的安毕斯•斯卡瑞先生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仅仅因为年龄就轻视面前这个孩子甚至到了几乎对她的秘密一无所知的程度。

  这一次,他的脑门开始不由自主地冒汗,开始斟酌起如果现在掏出腋下的手枪,是否能在司机的帮助下先下手为强。该死,他甚至不清楚十三小姐是不是超凡者,处在什么位阶上。

  这份惊慌并非因为这位叱咤风云的企业家没见过世面。与之相反,正因为杀过太多的人,见过太多的高手,安毕斯才能看出甄澄平静话语后真实的从容与无情。

  “我开玩笑的,”就在安毕斯几乎抬起手伸向领口时,甄澄突然开口,随意地耸耸肩道:“你们西方人,还真是不懂幽默。”

  轿车又一次停滞,但却没像之前一样很快继续开起来。甄澄听到司机下车的声音,然后后车门被从外面拉开了。

  外面,乌云萦绕的黄昏下,是一座庄园。

  望着逃也似绝尘而去的豪车,甄澄在心底长长吁了一口气。唇枪舌剑间,她才是应该心虚的那个。言语的挑拨一旦把对方逼出理智的极限,她将会是那个被一枪解决没处哭去的蠢货。

  但为了弄清楚一些事情,试探主办方的态度,甄澄不得不铤而走险——她太急需那件游戏的奖品了。

  事实上如果她真是什么超凡者,又何必为了求生而跑来争夺金面具的力量?只可惜安毕斯几十年的阅历,比不上她表演上极高的造诣罢了。

  不想当影后的大小姐不是好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