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1 序章 我的能力才不可能这么坑(第一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偌大的阶梯教室里只有十几个人,且大多数坐在十几排后高处靠墙的位置,借助墙上的插座连接着手机或者笔记本忙活着自己的事情。

  这本应是大教室课堂中极为常见的一幕。但当那位颇爱出风头,节节课都坐在第一排的甄大小姐此刻也混在人群之中,甚至还挤在最后一排的边角时,就连任课老师都不由得向这边多看了几眼。

  右手轻轻揉着太阳穴上那个刚刚取得才几天,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符文纹身,甄澄本人此刻却是少有地完全没在听讲,甚至没有注意到老师狐疑的目光。

  这几天来,突然出现的纹身吸引了身边不少讶异的视线。虽然学校并不限制学生纹身,但大家闺秀乖乖女的形象却完全崩坏。

  而这还只是甄澄近期遭遇中最不值一提的一环。出乎意料的印记与其带来的神秘力量还招致了比同学注视严重十万倍的诅咒,甚至几度将她逼入绝境。如果不是那个家伙……

  她的眼中不无恶意,隐隐有些咬牙切齿的意思,对着前面隔了几排独自静坐的银发背影碎碎念着: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她的目光死死锁定在银发背影桌边的手机上。那人坐在长排课桌最靠边的位置,桌面上的手机此时正有三分之一顶出桌沿。似乎……再来上一点点就可以掉下去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像是想要靠念动力推上一把似的,甄澄再次恶狠狠念道。身为豪门大小姐,甄澄可谓饱读诗书。如果有可能的话,她宁愿用这些优雅的诗句潇洒咒死她的敌人。想想那言出法随,千里之外取敌将首级的唯美画风……

  怎奈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现实总不随人意。连续两次的尝试无疾而终,果然……用自己擅长的诗词诅咒别人倒霉还是无法实现的。

  甄澄并没有念力,手机自然也不可能自己抽风往地上摔。只是手机的主人不知是听到了背后的诅咒,还是出于女性的直觉,突然回过头来与甄澄四目相对。

  那是一张漂亮得让人质壁分离的少女面容。只是那天人般纯净的脸孔却在用嘴角勾起一丝嘲弄的邪异。轻挑眉毛,银发少女对着甄澄意味深长地微微一笑。

  这一笑可是把甄澄吓了一跳。她自己十分清楚这种距离下根本不可能有人类听到自己的碎碎念。那三个夹在两人之间的同学毫无反应便是最好的证明。

  随即,她又因为自己的过度反应而有些恼羞成怒。可恶……若不是被这白毛儿女蒙骗,自己现在早都成了“货真价实”的超凡者了,又何苦每天靠着这时灵时不灵的半吊子超凡力量苟延残喘?

  没错,甄氏当代十三小姐,年方十六的美少女,远近闻名的大侦探,甄澄,现在还是一位超凡者。

  而这位新晋超凡者,正在处心积虑地报复那位带给她超凡力量的始作俑者。

  至于为什么要把自己倒霉的责任推到人家漂亮小姐姐身上,原因很简单,因为甄澄此时额角突然出现的诡异纹身就是拜她所赐。

  按白毛妹子的话讲,这是一条直通神祇的升华之道,而且还是为她量身订制的。

  虽然这种鬼话她半句也不想信,但事实上甄澄从中获得的力量确实帮助她在一周来危机重重的日常中险死还生。

  至于具体是什么力量……甄澄现在不想想,那玩意太令人羞耻了……

  包括刚刚课堂上的碎碎念,她还在不停地尝试着正确掌握自己的力量……不对,那是报复,才不是实验!

  她才不会承认自己至今仍然在实验那种力量的用法,企图找到更符合自己身份形象的,体面帅气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不对不对,这根本就是逻辑顺序的问题。如果不是自己一时脑抽答应下来得到烙印,根本就不可能发生这些致命的异常好吧!

  银发少女转头看来时,胳膊肘似乎无意间碰了自己的手机一下,让那原本只有三分之一悬空的手机现在却是一大半都架在桌沿外面。

  甄澄顿时眼睛一亮,机会来了。

  “拄着拐棍下煤窑——捣煤!”

  啪嗒一声,前面银发少女的手机应声落地,而且似乎磕到了什么不妙的地方,直接白屏了。

  你猜的没错,额角符文带给甄澄的力量,那强大到号称足以直通神祇又铺满了一地节操淡淡忧伤的升华之道,正是——歇……啊呸,言灵!

  不过甄澄掌握的这言灵之力跟她所了解的同义词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简而言之,转校生给她烙印上印记时只是简单解释了一句,这个力量和文字的韵律有关。

  当时虽然并不太信,但甄澄还是挺开心的啊。出身顶级豪门的甄大小姐学富五车才高八斗诗词歌赋无不精通,文字的韵律嘛,说这条升华之道是为她量身定做确实也无可厚非。

  只是回去一试吧……这心就凉了半截。

  怎么说呢,好好吟首诗词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异象,但是却根本摸不着规律……没法用。

  比如她试着念了一句“床前明月光”,然后就没找到任何变化。直到路上想买个奶茶时才在小铺售货窗前明悟到……自己这个月的零花钱丢光了。

  说实话甄澄这绝顶聪明的小脑袋那时候真心是纠结了半天没绕过弯来,主要是这种程度的不幸从小就充斥在她每一天的生活中,完全无法验证到底是自然丢啊,还是言灵丢啊……

  不过虽然无法验证,姑且可以推测一下。假设“钱丢了”这个现象是言灵引起来的话,那么就说明自己获得的这坑爹玩意儿言灵能力的运行规则无非就是同音字,望文生义外加断章取义。

  然后她又是在另一家咖啡店买奶茶时想到这一点的,于是就随口念了一句:“疑似银河落九天”。

  嗯,虽然甄大小姐不缺钱,但是说丢就丢了归根结底心里不爽。你不是望文生义么?这回总该有天上掉银子让我捡回来了吧?就算多了个“河”字,扣一盆水在头上又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