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58章 你与他们,有何分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经济舱里,坐何冥旁边的眼镜男一眼认出这位纨绔公子的身份,好心提醒何冥:“兄弟,要不算了,把升舱名额让给他。”
“凭什么?”何冥淡问。
虽然不坐头等舱也没什么问题,但这种蛮横无理的行为让他有些反感。
眼镜男小声道:“这位公子来头可不小,他是魔都施家的二公子,施英逸,你要去魔都,就最好不要得罪他,不然下场很惨。”
魔都四大豪门,施家便是其一。
空姐慢慢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走了两步,一脸歉意道:“实在抱歉,这位旅客,有人比你先举手,只能先给他升舱了,要不然……”
“要不然你MB!”施英逸狠狠朝她踹了一脚,唾骂道:“你们航空公司不长眼睛的吗?知道老子是谁吗?要不是那个废物东西没帮老子抢到头等舱的票,老子会跟这帮穷比呆在一块?”
这一声穷比,把经济舱所有人都得罪了,但没一个敢站出来反驳。
这趟航班直飞魔都,机上旅客几乎都是魔都人,都认得出施家二公子。
魔都四大豪门,没一个是好惹的。
况且,施家二公子出行,身边必然跟着厉害的保镖,谁要是出头,那就是找死。
空姐委屈落泪,哽咽道:“可是……我问谁要升舱的时候……你也没举手啊……”
施英逸暴跳如雷地站起来,一耳光甩她脸上:“让我举手?给你长脸了?!再磨蹭老子弄死你!”
空姐捂着烙上巴掌印的脸颊,恳求地看着何冥。
出尔反尔这种事,她实在开不了口。
何冥俯下身子,摸了下她的脸颊,轻问:“疼吗?”
空姐满腹委屈,红着眼睛点了点头。
施英逸冷笑一声:“哟哟哟,还怜香惜玉起来了!这女人就是活该,说那么多屁话,早点给老子升舱不就不用受这些罪了?”
“你想升舱?”何冥回头,淡笑看他。
施英逸眼中闪过狠厉之色:“怎么?你有意见?”
何冥目光微眯:“不如,我送你升天如何?”
此言一出,施英逸前后座四名保镖蓦然起身,清一色的黑色西装,黑色墨镜。
坐施英逸旁边,一身艺术家装扮,扎着辫子的男子冷瞥何冥一眼,纹丝未动。
对付这种小角色,用不着他出手。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要么跪下来给我把鞋舔干净了,要么……我就不能保证你可以活着下飞机了。”施英逸冷着脸,目露凶光。
舱内旅客皆把头低,因为他们清楚,施少并不是在吓唬人,以施家权势,说到便能做到。
“听说你是魔都施家的公子?”何冥冷问。
“怎么,怕了?”施英逸翘腿伸出一只鞋,鞋尖挑逗意味地挑了挑:“怕就赶紧的,等会老子去了头等舱,可就没机会了。”
“施家的权势,大到能让你无视规则秩序,肆意妄为? ”何冥再问。
施英逸呵笑一声:“要不你问问他们?”
施英逸一个阴冷眼神扫过去,吓得众人心头发怵。
眼镜男怯声说道:“施家是魔都四大豪门之一,权势财力惊天。”
说着,眼镜男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施家的权势,真的可以让他无视规则秩序……”
“生于豪门,享受着顶尖的教育资源,却教出这么一个没教养的玩意。”何冥冷笑摇头:“从小飞扬跋扈惯了,真当这世上无人能治你?”
他何冥身为前代龙头,昔日龙门执掌者,莫要说魔都四大豪门,哪怕是隐于京都的那几个超级家族,又有谁敢与他作对?
他这般身份,都不曾践踏规则秩序,一个豪门纨绔子弟,竟嚣张至此。
“很好,你连舔鞋的机会都没了。”施英逸收腿,眼中跳动凶狠:“先给我废了他,等下了飞机,再带回去处置!”
四名魁梧保镖应声而动,扬起拳头,朝何冥砸来。
施英逸眨了个眼的功夫,四名保镖全部跪在何冥面前。
“废物东西!你们干什么?!”施英逸惊怒。
让你们打人,你们下跪?这不是在丢施家的脸面?!
一名保镖额头满是冷汗,嘴部抽搐颤抖道:“少……少爷,我……我动不了……”
“动不了?”施英逸眉头皱起,眼神质疑。
坐在旁侧的辫子男贺万山看出不对劲,眼里多了一分警惕。
何冥目光低垂,随着眼神中闪过一道寒芒,四名保镖膝盖骤然发出脆响,关节变形肉眼可见。
贺万山嗖地站起,一脸惊怒:“武者?!”
霎时间,舱内不少旅客向何冥投来震惊目光。
世间武者可不多见,就算三流武者,都能去豪门名企获得一份丰厚薪水的工作。
施英逸嗤笑:“惹怒了我,就算武者也要死!贺师傅,看你了!”
贺万山嘴角往上挑起一个弧度,笑了笑:“我出手,可比他们狠多了,你最好现在束手就擒。”
何冥侧耳问道:“你说什么?没听清。”
贺万山脸色冷厉:“我说你……”
话音未落,贺万山身子轰然下坠,双膝剧烈撞击地板,地板碎坑,膝骨尽断。
贺万山瞪着骇然眼眸,十指微颤,冷汗直流。
何冥淡然笑道:“你与他们,有何分别?”
贺万山埋低脑袋,羞愧无比,这一刻,他想死的心都有。
施英逸怔怔地瘫坐在座位上,脑子里嗡嗡作响。
他施家权势再大,他施英逸也就一血肉之躯,没有保镖护他,面对武者,他无异于砧板上的鱼肉。
“还要升舱吗?”何冥淡瞥问他。
施英逸不由地咽了口唾沫,满目骇然,摇了摇头。
识事务者为俊杰,碰到硬茬,先认个怂,等下了飞机,再要他命!
“跟她道个歉。”何冥看了空姐一眼,开口道。
空姐有些惊骇,一个劲摇头:“别!我不用道歉!”
“她说不用。”施英逸内心冷笑,这空姐,还挺识趣。
“你听她的,还是听我的?”何冥冷问。
施英逸恨得拇指扳紧,他谁的都不想听!
看着跪在舱内那五个不争气的废物,施英逸心头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