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44章 龙王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鬼面,提箱,灵车,是刑问部的三大标志。
而这三大标志,一度被流传为都市怪谈和恐怖秩事。
看到鬼面和提箱的特征后,青年脸色惨白,满目惊惧之色。
不会真是刑问部吧?
他后背直冒虚汗,内心惶恐。
何冥目光向他淡瞥,冷冷道:“一个小时内,让他开口。”
潘九幽看着青年,眸子里闪动着阴邪之气,发出诡秘森冷的声音:“一小时太长了,十分钟足矣。”
“那我等你十分钟。”
何冥说罢,挥手示意其他人退出去。
刑问部的拷问现场,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住的,心理素质不够,很容易留下阴影。
看着五名鬼面人向他走来,青年惊慌失措起来:“干什么?你们是什么人?不会吧?不会真是刑问部吧?你们吓唬我的对吧?”
林通关上仓库门,何冥等人在门口静候。
很快,仓库里响起一阵凄厉无比的惨叫,叫声撕心裂肺,连绵不断。
这自然在意料之中。
这阵惨叫过后,里面忽然没了动静,过了一会,潘九幽打开仓库门,发出阴森的笑声:“冥帅,他招了。”
“这么快?”林通呆了,这才五分钟不到啊!
柳冰冰一脸不可思议地往里面看了看,心里直犯嘀咕,感到一阵后怕。
何冥等人回到仓库,看到一名鬼面人将一只硕大赤红蜈蚣收进一个密封的铜器里。
众人见状,心惊肉跳。
这是拷问?
和这比起来,拷问简直阳光得多。
青年奄奄一息的样子,仿佛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范忠仁!”
潘九幽一声冷喝,青年猛然惊醒,惧颤道:“不要!求你们放过我!我什么都说!什么都招!”
随后,潘九幽向何冥微微弯腰:“冥帅,您可以问了。”
柳冰冰从惊吓当中缓过神来,赶紧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
何冥淡问:“说,柳正风是不是你杀的?”
“是我。”范忠仁机械回答,没有一秒犹豫。
“是谁指使的?”
“怀家和柳家。”
何冥眉头微皱:“可是怀天禄和柳洁?”
“是的,还有杨桂兰。”
突然,啪地一声,手机落地。
柳冰冰捂着嘴巴,满眼难以置信。
她怎么也没想到,指使别人杀死父亲的,竟会是自家人。
何冥接着问:“你还知道什么?”
范忠仁生无可恋道:“他们知道有人能治好柳正风,害怕柳正风恢复清醒后,会扶正柳冰冰在家族的地位,威胁到柳洁的继承权。所以命我想办法除掉柳正风,以绝后患。”
“根据御三家计划,明天会举行一个宴会,邀请所有手上有江阳新区开发项目的家族参加。在宴会上,御三家还有柳家正式宣布联手,并公布独揽江阳新区开发权的计划,逼迫其他家族交出江阳新区的开发项目。”
玉城排名前三的大家族,怀家,左家,汤家。三大家族一向同气连枝,守望相助,因而被称为御三家。
何冥冷笑:“御三家竟会与柳家联手,也是一大怪事。”
御三家是什么地位?在三都五城之一的玉城,御三家在家族排名中包揽前三,这三家联手,可谓名符其实的玉城霸主。
柳家呢?在江阳这块弹丸之地也不过尔尔,一个普通家族罢了。
范忠仁回答:“御三家会与柳家联手,一是因为柳洁和怀天禄的关系,二是因为柳家自愿交出江阳新区一块重要的地皮。”
原来如此,何冥恍然大悟。
那块地皮,占据江阳新区的枢纽地段,御三家若是想要包揽,那块地皮必须拿下。
何冥还想再问点什么,但柳冰冰的情绪已然崩溃,她目光空洞,神情滞然,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竟为了这种可笑的理由,就杀了我爸……”柳冰冰抽泣着,朱唇轻颤。
何冥上前抱住柳冰冰:“对不起……”
柳冰冰猛地推开何冥,痛哭嘶喊:“我要你道歉干什么?!你又没做错什么,错的是我,是我!是我害死了我爸……”
她从来没想过继承什么家主之位,更不会去与柳洁争什么继承权。
即便如此,柳洁却视她为大敌,眼中钉,肉中刺,就连她的父亲,也被连累。
可那也是柳洁的亲生父亲啊!是杨桂兰的丈夫!为什么她们下得去手?她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你没错!”何冥拉住柳冰冰一只手,义正言辞道:“你没错,错的是她们!”
“可那又怎么样?我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做不到……”柳冰冰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你可以!”何冥捧起她的俏脸,正视道:“你什么都能做到!告诉我,你想做什么?”
凝望着何冥深邃的眼睛,柳冰冰逐渐平静下来,自嘲苦笑:“我可以吗?就凭我?凭我能做到什么?”
“你可以!就凭你!只要你一句话,什么都可以做到!告诉我,你想做什么?!”何冥眼中闪过精芒。
“我想做什么……我想做什么……”
柳冰冰嘴里喃喃着,
忽然,她眼睛一红,将自己积压已久的情绪全部发泄出来:“我想要报仇!我要她们偿命!要她们死!”
一声咆哮过后,柳冰冰无力地坐在地上,哽咽说道:“可是法律都制裁不了她们,我又能怎么样……”
“好,我知道了。”何冥眼中浮现一丝杀意,冷然开口:“你想要她们偿命,那她们,便活不成!”
言罢,何冥回头冷喝:“武凌云!”
守在仓库门口的武凌云大步流星进来,弯腰抱拳:“在!”
听说刑问部都出动了,武凌云怎能不来?
何冥双手背负,肃冷暴喝:“传我命令!发布龙王令!”
闻言,武凌云大惊失色,满目骇然。
龙王令?
这是只有龙头才能下达的最高级密令,其恐怖程度,常人难以想象。
“真要这么做吗?冥帅……”武凌云内心不安。
“你在质疑?”
“属于不敢!”武凌云吓得单膝跪地。
“照做!”
“喏!”
武凌云风风火火地走了,内心感慨,龙王令一下,必将尸骸蔽野,血流成河,亡灵号哭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