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37章 国王游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葛正元面露喜色,上前作辑:“冥爷,耽误了给柳先生看病的时间,我很抱歉。”
葛正元身边一众徒弟也纷纷躬身弯腰,以示恭敬。
葛正天心里暗暗惊叹,难怪老爸对冥爷如此尊敬,原来冥爷这么厉害,连前武者协会会长刀王都给他跪下。
“不怪你。”何冥淡语,眼神冷瞥刀王:“葛老是我请来的,你命人把他绑来,可有问过我?”
刀王后背发凉,直冒冷汗:“冥王恕罪,我不知道是您请来了葛老,只是这些年伤病缠身,看了很多名医都无济于事。所以一直关注国医的行踪,不得已出此下策。”
刀王永远不能踏足京都,只要葛正元不离开京都,他便永远无法见到葛老。
“念你有情可缘,恕你无罪。”看在刀王可怜的份上,何冥不降罪于他,负手道:“葛老我带走了,你好自为之。”
“等等!”刀王惊呼,跪行一段,在何冥面前又行了一个大礼:“冥王,算我求你了!七年前,你将我重伤,这七年,我生不如死,被伤病折磨得不成人形,我老了,只想安享晚年,求你行行好,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头子吧!”
说着,刀王口中咳血。
何冥目光冷漠,道:“等葛老替我治好柳正风,你再问他答不答应。”
“谢谢冥王!谢谢冥王!”刀王欣喜若狂。
此时,吕七默默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他摒住呼吸,只求冥王不要注意到他。
待何冥欲出门时,目光突然冷冽地向他射来:“吕七,我给过你们父子三次机会,我说过,事不过三。”
话音落下,一道锋利的气势射穿吕七胸口,击碎床柱,红漆寝床轰然坍塌,吓得床边的唐镜出了一身冷汗。
第二天,葛正元在医院里给柳正风做完身体检查后,称三日之后可安排手术。
柳冰冰心情大好,主动提出晚上和何冥约会,何冥欣然接受。
他们结婚三年,约会的次数却不超三指。
逛街,吃饭,看电影,一套约会流程下来,已是晚上十点。
霓虹灯五光十色的商业街上,柳冰冰难得露出活泼一面,迈着欢快步伐在前,何冥提着大包小包面带笑容在后。
路过凤舞九天酒吧,柳冰冰忽然转身看他,“你会跳舞吗?”
何冥摇头。
“那你想看我跳舞吗?”柳冰冰眼眸里像是藏了糖果。
何冥眼前微微一亮,柳冰冰跳舞?好像真没看过啊。
“看你这眼神就是想咯?”柳冰冰牵起何冥的手走向酒吧,“那我们去吧。”
凤舞九天的格局和之前金色风华相似,中间一个舞池,四周都是卡座。
酒吧里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音乐开到最大,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
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打扮冷艳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里面玩,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子。
女人妩媚的缩在男人的怀抱里面唧唧我我,男人一边喝酒,一边和女人鬼混。
这种环境,说实话何冥不喜欢。
柳冰冰开了两瓶香槟,和何冥喝了几杯后,就跑去舞池,随着音乐舞动窈窕身材。
和周遭热辣性感的舞姿不同,柳冰冰的舞姿有点韩式文艺风,相对保守,但由于她的身材绝佳,气质出众,在舞池里依然非常耀眼,宛如精灵。引起周围一群美女的嫉妒,和更多男人的关注。
离舞池最近的一个大卡座,一名阴柔青年盯着柳冰冰,眼神放光,随即,他招手唤来酒吧服务生,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服务生点头,把话传给了酒吧场控,一个嘻哈风的男子。
场控示意别人关掉音响,酒吧内激情躁动的音乐嘎然而止,舞池里的人也一脸困惑地停下来,发出惊咦。
场控拿着麦克风,开着扩音,道:“今天我们酒吧搞活动,大家一起玩个游戏,所有参与游戏的客人,消费免单!”
话音落下,众人欢呼雀跃。
消费免单啊!谁不喜欢?
接着,酒吧服务生开始随机给客人发扑克牌,每人一张,柳冰冰和何冥都发到了。
发完,场控道:“这个游戏的名字叫国王游戏,现在请被发到扑克牌的客人参与游戏,抽到大王的人现在就是国王!谁抽到了?”
众人面面相觑,阴柔青年高举大王牌,起身淡笑。
顿时,众人鼓掌,并响有口哨。
场控嘴角扬着诡秘笑容,道:“国王有资格指定任意一张牌,听从他的命令。再提醒一句,游戏,要玩得起,玩游戏就要服从游戏规则,可不许耍赖噢!”
阴柔青年目光像捕捉猎物一样盯住柳冰冰,嘴角上扬:“我要抽到小王牌的人,和我一起去楼上。”
闻言,众人惊呼起来。
众所周知,二楼是酒吧自营的宾馆,作用是什么,不言而喻。
来酒吧的,大多目的不纯,二楼的宾馆就是专门服务这些人的。
国王的命令,意图已经相当明显,甚至露骨了。
“那么,是谁抽到了小王牌呢?!”场控阴笑着看向了柳冰冰。
柳冰冰手里捏着小王牌,一脸惊愕。
而酒吧服务生像是早就知道人选一样,朝她这边走来。
“小姐你好,请你遵守游戏规则,跟我过去。”酒吧服务生发出邀请。
柳冰冰丢掉小王牌,摇头道:“我不去,我没说要参与游戏。”
本来扑克牌就是服务生硬塞给她的,根本没经过她的同意。
服务生眉头一皱:“请小姐遵守游戏规则,不要让我们难堪。”
何冥反手一巴掌,直接抽飞服务生,瞬间引起一片惊呼。
场控惊怒,对着麦克风发出威胁:“这位先生,小姐,我说过,游戏要玩得起,必须遵守游戏规则,你们这样是在破坏游戏规则,这让我们酒吧很为难。”
说着,大量酒吧保安靠了过来。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这根本就是一场有目的性的游戏。
有人认出了手持国王牌的阴柔青年,他是这个酒吧老板章贺的儿子,章常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