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36章 前武者协会会长 刀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葛正元负手,言语不屑:“我葛正元治病,从来只看心情,你用这种手段将我绑来,我若给你治了,岂不是坏了我葛正元的名声?”
“哈哈哈哈!”
一阵狂妄笑声传来,一名嚣张男子步入厢房,眼神阴狠:“我能把你绑来,就能让你回不去!今天,你治也得治,不治,也得治!”
葛正元一脸凝重:“你又是谁?”
嚣张男子年龄五十岁往上,一身唐装,短发浓眉,冷笑:“吕七。”
“不认识。”葛正元冷哼。
吕七负手道:“不认识我没什么,我认识你就行。有幸能在江阳市见到四大国医之一的葛老,是我吕某修来的福气。”
“不敢当,你放我走就行。”葛正元瞥了他一眼。
吕七笑道:“没问题,只要葛老治好这老爷子,我立马放人。”
“我若是不治呢?你敢杀我?”葛正元量他没这个胆。
四大国医若是有人敢动,必定惊动南宫,到时候别说他一个吕七,就算一百个一千个吕七,都只有死路一条。
“不敢,但你若不治,就别想出我吕府大门。”吕七面露狠厉之色。
葛正元冷笑:“你可知,我若消失一周,上头定会重视起来,到时候,你这吕府,怕是要被夷为平地。”
葛正元可不是在吓他,国医失踪,这是国家大事,到时候法司部必派人亲查,法司部一旦出动,掘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出来。
华夏有三大神秘机构,天机处,法司部,龙门。
天机处相当于锦衣卫,主司情报,有先斩后奏的特权。
法司部相当于六扇门,主司搜捕,鹰犬如云。
龙门,是最特殊的机构。前两者隶属南宫,龙门则特立独权。
吕七哼了一声,目光看向卧床老头,眼里满是恭敬:“你可知,要你救的这位大人,是谁?”
他吕七敢绑国医,怎可能没有倚仗?他是狂,不是傻。
“不知。”葛正元打量着老头,心里莫名有种忌惮,最让他在意的,还是老头身边那个师爷形象的男人。
老头喊他唐镜,似乎是老头的随从。
葛正元身为国医,也有宗师实力,不敢说有多强,至少在江阳,不应有人拦得住他。
但这个唤作唐镜的男人实力在他之上,才把他困于此地。
“你听说过刀王吗?”吕七嘴角浮现神秘笑意。
“刀王?!”葛正元微微一惊,看着老头子,道:“曾经武者协会的会长?”
在龙门设立之前,华夏武者由武者协会管理。
后来设立龙门来取缔武者协会的时候,受到极大的阻力。
龙门成立之初势单力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未能正式取缔武者协会,武者基本只认武者协会,不服龙门。
直到冥王横空出世,扫平障碍,取缔武者协会,立龙门之威。
“还有人记得我这个老头子啊……”年迈的刀王惨笑:“我还以为我这把老骨头已经被世人遗忘了。”
“当年武者协会可是风光得很呐。”葛正元似笑非笑地说。
“都过去了……”刀王摆摆手,从唐镜手里接过一盏茶,“现在的龙门有多威风,那时武者协会就有多风光……”
葛正元冷笑一声:“可惜你刀王守不住江山,当年武元山之战,你们八王联手,在冥王手下败得如同丧家之犬,成了武界笑柄。自那起,龙门兴,协会亡!”
刀王眼中带怒,目光陡凝,手腕轻抖,手中茶盏便突袭葛老。
葛正元护着身后那帮徒弟,神色凝重。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刀王就算成了病秧子,也不是他一介宗师可以硬撼的。
突然,茶盏中途爆碎。
刀王的脸色也瞬间惨白,十指颤得厉害,眼睛往厢房门口瞪大。
“七年了,你真是够狼狈啊。”何冥浅笑现身,气势霸道。
吕七眉头一皱,狞声质问:“你是谁?!”
“连我都不认得,还怎么为你儿子报仇?”何冥淡笑看他。
吕七惊怒:“你就是伤我儿子的人?!”
“正是。”何冥淡语。
“好一个送羊入虎口,今天,你来得了,走不了!”吕七击掌,两轻三重,为号。
号响,却未有人响应。
吕七惊愕,再来一次,依旧无人。
“人呢?!”吕七不禁怒吼。
何冥冷笑:“都在外面跪着。”
吕七脸色变得阴沉无比,但很快便冷笑一声:“带人抄我吕府?看来你是真有本事,但可惜,你千算万算,算不到我今天有贵人相助!刀王你可认识?”
“认识。”何冥淡语。
吕七大笑:“昔日武者协会会长刀王,曾一人一刀,打遍武界无敌手!他现在就在我府中,在你眼前!你今天有备而来,但还是得栽!”
刀王嘴角噙着苦笑,直把头摇,这吕七,老奸巨滑了大半辈子,临了却蠢得像猪。
“是吗?那你知道曾经打遍武界无敌手的刀王,为何成了如今这般模样?”何冥挑眉淡问。
吕七是经历过江湖的人,江湖上的大事,他都记着,便道:“刀王这般模样,是被冥王重伤,落下了病根,伤病缠身,多年不愈,将他老人家折磨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何冥淡漠眼神直视刀王,冷语:“你这些年过得挺惨呐,今天看见我,作何感想?”
刀王惨笑:“没啥感想,只感觉我这一身伤,都在隐隐作痛。”
“是不是很想报仇?”何冥淡笑。
刀王神情恍然,伸手道:“唐镜,扶我起来。”
在唐镜的搀扶下,刀王下地,顺势双膝跪下,行了一个大礼:“刀王不敢……”
这一震撼场面,直接刻入吕七骇然眼眸,吕七惊恐道:“刀王,您这是为何?!为何向他下跪?!”
刀王抬眼瞧他,轻哼:“冥王在此,谁敢不跪?”
冥王?!
吕七猛然瞪大眼睛,看着何冥,他心头狂颤。
他竟然是冥王,那个单枪匹马闯入武元山,以一敌八,打废八王,扬龙门之名,立龙门之威的武界传奇,冥王!
他儿子吕鹏竟敢招惹这号人物,简直作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