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34章 这封信,很沉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登仙楼工作人员纷纷让至一边,徐天辉也朝何冥躬身行礼:“冥爷,惊扰到您,十分抱歉。”
何冥摆摆手,淡漠眼神落到长孙文波身上:“你找我?”
长孙文波咬牙切齿地瞪着何冥:“没错!你把我伤成这样,我当然得找你!”
长孙元浩细细打量着何冥,一脸不解地看了徐天辉一眼:“你管他,叫冥爷?”
徐天辉屈腰,微笑道:“是的。”
长孙元浩不屑冷哼:“是人是鬼你们都喊爷,徐家,没落了啊。”
在长孙元浩看来,这年轻人他根本就不认识,在江阳市,只要是他不认识的人,必然不是什么大人物。
而且,看年轻人这一身普普通通的行头,年龄二十六七的样子,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然而,长孙元浩却未察觉,身旁虚武大师那一副受到惊吓的表情,只把头往低了埋,冷汗直流。
徐天辉叹了一声,道:“长孙叔叔,小辈劝您一句,今天的事,还是作罢为好。”
他曾也天真地看轻过冥爷,但换来的只是劫后余生的惊险,和不知天高地厚的自嘲。
冥爷的份量,大到他难以想象。以他如今的眼界,根本无法去揣度冥爷。
徐天辉这好心一言,反倒激怒了长孙元浩:“作罢?徐家小辈,你这话说得,显得你很无知!我长孙家在江阳市,还没怕过谁!”
徐天辉无奈,他也不想得罪长孙家,便道:“长孙叔叔,小辈言尽于此,请便。”
说完,徐天辉退下,默默看戏。
长孙元浩朝何冥走近一些,瞪起阴狠眼神:“你伤我儿子这事,今天必须有个交代!”
“什么交代?”何冥微微挑眉,饶有兴趣。
“要么,你自断一臂,要么,把命丢这!”长孙元浩言语恶毒。
“若我都不选呢?”何冥轻笑。
“那可由不得你!”长孙元浩后退一步,对虚武大师道:“虚武大师,麻烦你了。”
能击穿他儿子长孙文波的肩膀,凶手必是武者。所以长孙元浩才把虚武大师给带来了。
虚武大师,被称为三斗最强。
取一名武者的性命,犹如探囊取物。
然而,虚武大师合十双手微微颤抖,脸颊有冷汗浮现。
何冥目光淡瞥过去,道:“他不是已经麻烦你了么,怎么不动手?”
话音落下,虚武大师双膝跪地:“冥爷,虚武不敢。”
他若出手,下场必是一个死字。
虚武纵有浑身杀气,也不想白白丢掉性命。
长孙元浩猛地怔住,目光惊骇。
这……到底什么情况?
虚武大师可是泰斗级武者,是长孙家的底牌之一,就算面对家主,虚武也从未屈膝。
如今却向一个年纪轻轻的小辈给跪下了?还如此卑微?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长孙文波怒吼:“虚武大师!您这是怎么了?!动手啊!帮我报仇,杀了他!在江阳市不可能有你的对手!”
虚武大师跪着,双手合十,眼神愤冷地往长孙文波身上一瞥:“杀他?你在做梦!今天就算三斗七星齐聚于此,也只能跪着行礼,谁敢对冥爷动手,便是找死!”
一句话,吓傻了长孙父子。
虚武大师这番话的意义,他们又怎会听不明白?
知道这仇报不了,长孙文波一脸绝望。
长孙元浩深吸口气,换了副恭敬的面孔,上前拱手作揖:“冥爷,是我愚昧了,请您见谅。”
大丈夫,能屈能伸。
碰到惹不起的人,还继续死要面子,那等于找死。
何冥冷瞥他,道:“不是要我自断一臂?”
长孙元浩擦了擦额头冒出的冷汗,挤出一抹谄笑:“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还请恕罪。”
“爸……”长孙文波眼神里满是不甘。
“混账!”长孙元浩怒视儿子:“还不快给冥爷磕头谢罪?!”
“我……您怎么能这样对我?”长孙文波一脸委屈。
他被人击穿肩膀,这条膀子以后能不能正常使用都还很难说,现在找上门来,不但报不了仇,还自取其辱,要给人磕头?
这事要是传出去,他在江阳市还如何抬得起头?
“我这样对你还不行,非要我请示老爷动用家法是吗?!”长孙元浩发出威胁。
他知道,现在不是由着儿子耍性子的时候,就算再不甘心,再委屈,今天也得把脸先丢了。
脸和命,显然后者重要。
听到家法二字,长孙文波浑身一抖,心有余悸。
他不甘,很不甘,内心几乎在嘶吼,可他没办法,只能慢慢跪了下来。
这一跪,他心里似乎碎掉了某个东西。
屈辱,心酸,狂涌而出,令他不禁痛哭:“是我错了,对不起……”
看到这一幕,登仙楼众多工作人员不禁窃笑,心头暗爽。
这小子,刚才不还挺嚣张吗?
这会却跟个孙子一样,真是活该。
徐天辉内心叹息,他能理解。
“行了,起来吧,我还有事,别打扰我。”何冥摆了摆手,不想再计较下去。
长孙元浩一脸欣喜:“谢谢冥爷!谢谢!”
能全身而退,说明他们跪得值!
待长孙家三人走后,何冥回到小包厢。
獠牙又自饮了一杯,淡笑道:“摆平了?”
何冥不语,夺过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继续说吧。”
獠牙口中瞒了他二十年的事,他很想知道。
獠牙摇了摇头,将一封信放在桌上,道:“这件事,你知道了未必是好事。世事便是如此,造化弄人。此事,你若是不了,便是心结,你若是想了,你能放得下那丫头吗?”
何冥似懂非懂地皱了皱眉,桌面的这封信,似乎很沉重。
“我把选择权交给你,你有权利选择知道真相,或是放弃真相。”獠牙把信封推到何冥面前,“你若是拆了,看了,便能理解七年前,我为何对你师兄痛下杀手。但到了那时,你又会怎么选择呢?你愿意放弃现在的生活吗?”
何冥接过信封,表情变得凝重。
獠牙大笑三声,痛饮杯中酒,起身出门。
门外,淡淡传来一句:“你是我最得意的门生,我尊重你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