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28章 今天便是柳家灭门之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梁丘文两个腿肚子颤得厉害,裤裆微湿。
他似乎想张口,但两片嘴唇打成一片,说不出话,怔怔瘫坐在地。
柳洁害怕极了,颤声回答:“她……她在柳家祠堂……”
说完,她也瘫坐下去。
她怂了,怕这些地棍真的一刀要了她的命。
何冥迈开虎步,柳家众人自觉让道,低头不敢阻拦。
柳家祠堂,供奉着柳家诸位先祖灵牌,檀香气味极浓。
柳冰冰跪在三列灵牌前,两条粗沉的铁链分别将她双手栓在木桩。
膝前是一个口径巨大的香坛,坛中燃着七十七柱香,熏烟呛红了她的眼眸,更呛得她咳嗽不止。
此乃柳家家法,专门折磨不知悔改之人。
见状,何冥目眦欲裂,嘶吼:“把柳家人都给我带过来!”
门外武凌云微微躬身退步,披风甩动,直奔正厅。
冥帅之怒,便是龙门之怒!
柳家,危矣。
随即,两条铁链爆开,柳冰冰顺势扑在何冥怀中。
“何冥……是何冥吗?”柳冰冰无法睁眼,轻抚何冥脸颊,哽咽地问。
“是我。”何冥心中怒火滔天,对柳家的忍耐已经到达极限。
“带我走吧……”柳冰冰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嗯,我这就带你走。”何冥在她额头轻吻。
柳冰冰玉手垂落,昏迷过去。
五分钟后,柳家众人被龙门精锐一齐押至柳家祠堂,全部摁跪在地。
何冥冷冽眼神扫视众人,低吼:“给我点上三柱香!”
片刻,武凌云将三柱燃香恭敬递到何冥手里。
何冥持香三柱,跨进柳家祠堂,香杆落入柳正云灵牌前的坛灰中,他肃然道:“我与冰冰婚事是你柳正云一手成全,这事我记你一情。今日,我敬香三柱,算还你这情。”
与柳冰冰结婚三年,何冥没少出手救柳家于危难之中。柳正云的人情,早就还清。
至于仅剩那一丝情份,如今他敬香三柱,也算念了。
以何冥的身份,敬香三柱,是对柳正云最大的尊重。
柳正云若在世,怕是受不起。
何冥念叨之词,听在柳家众人耳朵里,只觉得云里雾里,莫名其妙。
柳正云与他有什么关系?他敬香给柳正云干什么?
何冥冷然转身,负手淡语:“今天,便是柳家灭门之日。”
话音落下,龙门精锐五指摸向腰间刀柄,凝重杀气喷薄而出。
战刀一旦出鞘,眼前人头尽数落地。
杨桂兰大惊失色:“什么……什么意思?!你要杀我们?!”
顿时,众人惊慌,躁动不安。
有人质疑。
骗人的吧?这家伙玩真的?要痛下杀手?!
有人不信。
一群地棍,敢灭门?肯定是唬人的!
但更多的人陷入惶恐,因为他们发自内心地感到一种面临死亡的恐惧,缠绕在心头的恐怖杀气,挥之不去。
“你们不该杀么。”何冥眼神冷漠,道:“我与冰冰对你们一再忍让,换来的是你们毫无下限的得寸进尺,今日,柳家灭门,你们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柳洁嘶喊道:“该死的是你!是柳冰冰!一个野种,一个废物,凭什么在我们柳家?”
柳洁还想再说,但冷寒的战刀已经架在了她脖子上,她害怕了,怕到掉下眼泪。
寒气逼人的战刀陆续出鞘,柳家众人哀嚎一片,瑟瑟发抖。
杨桂兰睁大眼睛,失心疯般地低吼,“不!你不能这么做!你没资格这么做!”
何冥眼角一寒,冷语:“动手,不留活口。”
扑通!
杨桂兰在这一声令下伏额在地,满是不甘的内心此刻完全被恐惧占领,她深吸口气,发出一声哀求:“求你,放过我吧……”
顿时,其余柳家人也相继趴在地上求饶。
刀口之下,是一群瑟瑟发抖的丧家之犬。
何冥不为所动,战刀夺命在即。
突然,柳冰冰发出一声虚弱的叹息:“别……别动手……”
她知道何冥此时愤怒至极,但她不能让他这么做……
她等了三年,才等来一个关心她呵护她陪伴她的何冥,她不想就此失去。
杀人,是一条不归路,她一定要阻止何冥。
所以,她拼尽全力地让自己暂时清醒过来。
那些挥落而下的战刀在这一瞬嘎然而止,因为何冥已经抬手示停。
战刀划开空气发出的尖啸之声在柳家众人耳畔环绕,仿佛万千刀下亡魂在嚎叫。
柳家众人吓得浑身缩成一团,失禁的失禁,哭喊的哭喊。
看到何冥悬崖勒马,柳冰冰欣慰地冲他笑了笑,失去意识。
何冥叹了一声,嘴角流露苦笑。
“今日尚且留你们一命,再有下次,绝不停手。”
话罢,何冥扬手,战刀全部归鞘。
待何冥等人离去之后,柳家众人全部瘫软,尤其柳洁和梁丘文更是一脸绝望。
喘了口气,柳洁急切道:“妈,现在要怎么办?!柳冰冰那死女人走了,肯定要去起诉老梁,你得救救老梁啊!”
梁丘文也慌了:“对啊,妈,您不能不救我啊!”
杨桂兰狠狠地瞪了梁丘文一眼:“瞧你干的好事!”
梁丘文欲哭无泪:“我也是为我媳妇着想啊,柳冰冰那女人顺风顺水,任由她发展下去,以后势必威胁到我媳妇的地位。我……我也没想到她真敢起诉我……”
柳洁心急如焚:“妈,你再想想办法!”
“办法,有什么办法?!”杨桂兰咬牙切齿:“我们在自己家的宅院里连命都差点丢了,现在柳冰冰出了柳家门,还有谁能管得了她?难不成你要去杀了她?!”
“杀了她……杀了她……”梁丘文嘴里低喃,表情似乎在纠结。
细细斟酌着昨日那神秘人给他提的意见,他的眼神愈发阴狠。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与其坐以待毙,忍受牢狱之灾,不如放手一搏!
梁丘文目眦欲裂,脸色阴沉,一咬牙,起身离去。
第二天,柳冰冰带着控诉书和证据出门。
昨日,她本想劝梁丘文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却饱受家法之苦。
现在已无退路,只有起诉。
何冥本想陪同她一起,但柳冰冰不肯,说他好不容易才有一份稳定工作,让他好好上班。
何冥无奈,只得照常上班。
今天的任务,依然是在停车场收费,二十块的标准。
许长东特意到监控室里,盯着停车场的监控录像,然后他发现诡异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