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16章 这一巴掌是你该受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桂兰主动与吴峰先握了个手,侧身介绍:“吴助理,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柳家名下辉毅采石厂新任总经理,柳洁。”
吴峰先故作惊讶:“这怎么行?我们何总点名要和柳冰冰柳总恰谈生意,可不是这个柳总啊。”
柳洁眉头一蹙,怒问:“有什么不同的?反正和你们合作的是辉毅采石厂,哪个柳总重要吗?”
吴峰先摇头:“我得请示一下何总。”
于是,吴峰先假装出去打电话请示,回来之后,他叹了一声道:“我们何总说了,既然柳冰冰小姐已经不再是辉毅采石厂的总经理,那么我们公司也将依照合约条款,与贵公司解除合作合同。”
闻言,柳洁大惊失色,质问:“什么意思?!凭什么柳冰冰不是总经理,你们就要解除合同?!”
没有何氏建材公司的长期合同,辉毅采石厂还是那个濒临破产的烂厂。
吴峰先下意识地瞄了何冥一眼,撇嘴道:“这是我们何总的意思。”
杨桂兰沉着脸说:“吴助理,要不让我和你们何总当面谈谈?”
“我看不必了。”吴峰先意味深长地笑了下。
何总早就和你们面对面了,还有谈的必要?
“不必什么不必?!你问过你们何总吗就不必!”柳洁发怒了,心里极度不爽。
柳冰冰柳冰冰,怎么一个个的张口闭口就是柳冰冰柳总,难道她就不如柳冰冰了?
“你不要在这里跟我发火,没用。”吴峰先看了她一眼,说:“我把解约合同已经带来了,你们签字吧。”
杨桂兰接过解约合同阅了一遍,笔尖迟迟不肯落。
30%的让利啊!
这样的长期合同,任何一家企业都不想放弃。
长期下去,这份合同所带来的利润何止百万千万?
杨桂兰咬了咬牙,手中钢笔直接落到地上,“吴助理还是把解约合同带回去吧,我以家主名义宣布,辉毅采石厂的总经理,继续由柳冰冰担任。”
“妈!”柳洁不甘大叫:“你这是干什么?!”
“闭嘴。”杨桂兰给了她一个眼神,“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这是杨桂兰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定。
长久来看,对比这份长期合同的收益,她认为很有必要继续留着柳冰冰。
这样的结果,柳洁明显不服,一脸怫然不悦地撇过脑袋。
吴峰先笑了:“既然柳总继续担任总经理,那么我们何氏与贵厂的合同就依然有效。至于恰谈生意之事,你们柳家还有家事,我就不打扰了,改日再来。”
说着,他收起了解约合同,先行告辞。
何冥淡淡一笑,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柳冰冰不愿意的事情,他不允许任何人强迫。
何冥这一笑,顿时激怒杨桂兰,后者脸色阴沉,怒道:“你笑什么?我只说暂时留着冰冰,可没说不逐你出柳家!”
“无所谓。”何冥淡然问道:“你确定吗?”
“当然确定!”
何冥这么激她,杨桂兰自然不会放过他,便道:“从现在起,你已经不再是柳家人了!”
柳冰冰想替何冥说话,但被何冥拦住。
他对柳家人这个身份,一点兴趣都没有。
何冥笑道:“既然我不再是柳家人,那是不是我现在不管做什么事,都与柳家无关?”
杨桂兰冷笑:“是的,你无论做什么,都跟柳家没有关系。”
话音未落,何冥忽然一挥手,落在杨桂兰脸颊。
啪地一声,杨桂兰摔倒在地,满目惊愕地看着他。
何冥眼神冷漠,俯视道:“这一巴掌,是你该受的。曾经的柳家哪里是这种风气,柳正云柳正风都是正直坦荡之人,自柳家由你接手之后,变得乌烟瘴气,这一巴掌,我替他们父子打的。”
倘若柳正云在世,柳正风安好,见杨桂兰把柳家管理成这般模样,定会将她逐出柳家。若知杨桂兰如此对待冥爷,怕是恨不得亲手宰了这个妖婆。
这一巴掌,何冥几乎没用力,毕竟目的不是取人性命。
“你干什么!你敢打我妈?!”柳洁大叫着,怒目圆瞪。
随后,柳家众人全部嗖嗖站起,一副要为家主报仇雪恨的架势。
杨桂兰脸颊浮现红肿,面露愕然之色,而后愤恨无比地瞪着何冥,满目狰狞:“你!好你个混账东西!你敢打我?!”
何冥冷笑:“我已经跟你们柳家没关系了,打你又怎么样?”
“把他拿下!给我狠狠教训他!”杨桂兰指着何冥,愤怒嘶吼着。
柳家众人纷纷离座,摩拳擦掌,面露狠厉之色。
既能讨好家主,又能教训一下何冥这个装逼货,如此难得的两全其美之事,他们怎么会错过?
这时,大楼隐隐震颤,楼道里厚实而密集的脚步声愈发响亮,有种大厦即将倾倒的感觉。
柳家众人错愕之时,武凌云一身便服,破门而入,冷眉怒喝:“我看谁敢动一下!”
这一声震喝,吓得柳家众人不禁退缩。
随后,二十名便衣龙门精锐涌进会议室,满脸肃杀之气。
就算退出了龙门,冥王也永远都是冥王。若没有冥王,就没有龙门今天的威名。
立龙门之威,扬龙门之名,镇武者协会,退异国贼人,冥王于龙门的意义,绝非三言两语能说清。
因此,动何冥,就等于直接挑衅龙门,对于挑衅者,龙门从不手软。
“你们……你们是谁?”杨桂兰大惊失色,她活了大半辈子,这些人只看一眼便知道,个个都不是善茬。
“是何冥的朋友……”柳冰冰面露诧异之色,小声嘀咕着。
“我们是谁?”武凌云嗤笑:“我们可以是路人,也可以是灭你全族之人!”
闻言,杨桂兰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这人,好狂。
梁丘文发出不屑嘲讽:“少在那里吓唬人,我认识你们,你们不就是跟何冥那废物混一起的地棍吗?神气什么?!”
武凌云噌地一声拔刀,削去梁丘文头顶半截头发。
梁丘文心脏骤停,以为自己脑袋搬家了,腿软瘫坐在地,惊恐地咽了口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