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02章 把你轰出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伴随着骨折的脆响,梁丘文向后栽倒,抱着折断的手肘惨叫翻滚。
何冥森冷地盯着柳洁,字字如冰:“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要是愿意开口就开,不愿意的话,以后也不用再开口了。”
“说,发生了什么?我老婆为什么会在医院里?”
柳洁张了张嘴,但完全喘不上气。
何冥松开她的喉咙,柳洁哇地一声,蹲下身子喘起气来。
何冥冷冷俯视她,眼中怒火不减。
曾经的龙门之主,他的问题谁敢敷衍,谁敢欺瞒?谁又敢避而不答?
柳洁一而再再而三地如此这般,换作平常时候,何冥念及她是自己大姨子,不放心上。而今柳冰冰昏睡病床,他已是心急如焚,柳洁还跟他玩这套,纯粹找死!
柳洁抬头看了何冥一眼,后者冷寒如霜的视线令她心头一颤。
“她被人捅了一刀……”柳洁小声回答。
“谁干的?”何冥浑身杀气腾腾。
柳洁恨意满满地瞪了何冥一眼:“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捅的!你拿我撒气干什么?真是没用,你要有本事就去找凶手啊!去把他弄死啊!跟我较什么劲?”
“跟你较什么劲?”何冥目光寒沉,脸色阴冷:“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不第一时间告诉我也就罢了,存心不接电话,还故意瞒着不说,你觉得很好玩是吧?”
“我就是故意的,就是存心让你难受!怎么了?要不是当时李总在旁边,我根本就不想管她!”柳洁想起扼喉的屈辱,愤恨说道。
何冥眼里闪过一道锋利的寒芒:“她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定要你陪葬!”
柳洁不禁打了个冷颤,咬牙骂道:“你吓唬谁呢?要我陪葬?就凭你这个废物?”
这时,李华阳带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进来,妇女穿着护工的衣服,一言不发,麻溜地开始打扫卫生。
说来可笑,李华阳去请护工,拜托柳洁照看,仿佛柳洁才是外人。
看到李华阳,柳洁立即堆上一脸谄媚的笑容:“李总您回来了?我们正事还没谈完呢,您看我妹夫来了,这里也没我们事了,我们回去接着谈正事吧!”
哪怕柳冰冰此刻受伤在床,柳洁依然对她很是不满。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李华阳几乎没怎么搭理过她,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终于又把李华阳约出来,结果正事还没开始谈,就遇上这档子事。
她甚至觉得柳冰冰是在故意坏她好事。
李华阳眉头一皱:“你妹妹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思谈生意?”
凭李华阳察言观色的能力,一眼便能看出冥爷心情不好,再看看地上**叫痛的梁丘文,已经料到刚才发生过什么。
这种时候还要谈生意上的事?你不要命,我可要命呢!
“她都已经这样了,我再担心也没什么用,李总您说呢?”柳洁笑着说。
“滚吧!”何冥忽然发出一声低吼。
柳洁的这副嘴脸,何冥一秒也不想再看到。
柳洁怫然不悦地瞥了他一眼:“你叫谁滚呢?李总可是你老婆救命恩人,要不是他,你老婆现在死了都不一定,你在这里大呼小叫的,什么意思?一点礼貌都没有!”
“我叫你滚。”何冥眼中射出一道寒芒。
柳洁更是涨红了脸:“你少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感觉自己很牛逼是吧?你牛逼去找捅你老婆的凶手啊!只会无能狂怒,真是个窝囊废!”
见柳洁在冥爷面前大呼小叫的,李华阳顿时一脸怒意:“柳总,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谈什么生意了。”
柳洁没理解李华阳的意思,还以为他的潜台词是指谈生意的事情下次再说,便慌忙解释:“没事的,李总,我们现在去时间还来得及,不影响的。”
“我觉得很影响。”李华阳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柳总对自己亲人都如此冷血,和柳总这样的唯利是图的人合作,我很不放心。”
闻言,柳洁大惊失色:“李总您误会了,我……”
“你别说了,赶紧滚吧!”李华阳不耐烦地说:“我李华阳不会再与你谈任何生意上的事情,也不想交你这样的朋友!”
柳洁气得直跺脚,她为了和华阳公司合作,死乞白赖,费尽心机。到头来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都要怪何冥,怪柳冰冰!
柳洁恶狠狠地瞪了何冥一眼,又把怨毒目光投向病床上的柳冰冰。
气极之下,柳洁狞笑一声:“你们叫我滚我就滚?我就是不滚,你们又能拿我怎么样?!”
反正和李华阳合作也没戏了,她也没必要再给李华阳什么面子。
“拿你怎么样?”何冥目光一沉:“把你轰出去!”
“就你?你轰啊!你要是轰不出去,我就呆在这里不走了!”柳洁把凳子拉过来,愤然坐下。
不一会儿,韩英发带着四个保安进门,指着柳洁和地上的梁丘文:“这两人在医院撒泼打滚,严重影响病人休息,把他们轰出去!”
柳洁大惊,指着直逼而来的保安:“你们干什么?!我是病人家属,我有权呆在这里!你们轰一个试试?!”
保安哪会听她说这些,韩院长都下令了,叫他们轰,他们就得轰。
四个保安,两个把梁丘文从地上拽起来,两个拉住柳洁的双手,粗暴地往外拖拽。
柳洁大叫:“你们放手!信不信我投诉你们医院?!放开我!”
梁丘文则脸色惨白痛呼:“轻点轻点!痛!痛死我了!”
无论他们怎么叫喊怎么挣扎,保安都不予理会,直接丢出了医院。
与此同时,武凌云匆匆赶到712病房,看到何冥坐床边轻握柳冰冰纤手,便轻唤了一声:“冥帅。”
何冥回头看了一眼,武凌云、李华阳和韩英发三人站成一排,便道:“把你们知道的情况都告诉我。”
李华阳道:“我亲眼看到令妻被一个涂着口红的男人捅伤,那个男人的指甲上好像还涂了紫色的指甲油,右膀纹着花臂。”
因为事关冥爷,所以李华阳特别留意了那人的样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