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00章 我能救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徐寒冷笑一声:“看来你眼睛还不瞎,不知道我这个镇北军主镇不镇得住你?”
镇北军主,一代镇北传奇,统御一方,手握百万重兵,一声令下,可荡平异土。
他占明辉算个什么几把?
有资格在镇北军主面前抬头说话?
占明辉目光惊骇,唇齿发颤:“当然镇得住……”
说完,他嘴角苦笑,嘴唇发白。
徐寒下令道:“你们二人听好了,我不允许任何人诋毁冥王,你们必须彻查此事,调查结果,要第一时间向我汇报!若有差池,我绝不姑息!”
刘传武和张健刚知道这是对他们说的话,立即把腰杆挺得笔直,铮然高喝:“是!”
何冥不禁摇头:“小徐,你也太小题大做了,一件小事而已,不值得如此兴师动众。”
对付一个跳梁小丑,哪值得镇北军主亲自发号施令?没必要,真没这个必要。
徐寒却不以为然:“冥王之事无小事,诋毁冥王,就等于诋毁我徐寒,诋毁整个镇北军!”
轰!
占明辉脑袋嗡地一下炸了,整个人僵住。
这一刻,他明白了,他眼前这个年轻人,根本不是什么打杂的。
哪有打杂的能惊动镇北军主?
哪有打杂的敢当面称镇北军主为小徐?
他的地位,怕是比镇北军主还要高,还要恐怖。
诋毁整个镇北军?这一口大锅,比泰山还重,他敢背吗?背得起吗?
他若背,必是粉身碎骨。
葛正元心惊,他没想到镇北军主竟会如此动怒,忙说:“徐军主,这厮是我一个远亲侄子,您给我一个面子,放他一条生路吧。”
葛正元也是无奈,若不是有这一层亲戚关系,他实在不想在徐军主面前卖这张老脸。
徐寒淡淡道:“葛老,你乃医界传奇,曾多次为我治病疗伤,照理说你的面子,我徐寒必须得卖。但今天的事,不是我徐寒的事,而是冥王的事,与他有关,便不是我说了算。”
葛正元明白徐军主的意思,目光看向何冥。
如徐寒所言,今天的事,是冥爷的事,放不放过,全凭他一句话。
何冥淡笑摆手:“我欠小葛一个人情,既然是他远亲,我自然不会再过问。”
何冥本来就没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不如顺水推舟送葛老一个人情。
葛正元瞪了瑟瑟发抖的占明辉一眼,怒喝:“还不快谢谢冥爷?!”
“谢谢冥爷……谢谢冥爷!”占明辉不停鞠躬,感激涕零。
何冥没说话,但葛正元知道不能就这么草草了事,便道:“从明天开始,国医堂的大门你就别想进了,你家人那边我回头会去说。”
占明辉怔了怔,长叹一声。
葛正元为了保他,连老脸都卖出去了,把他赶出国医堂,确实不过分。
毕竟,对方只是卖葛老面子,放他一马,但这不代表事情就过去了,葛老也得给对方一个交待。
想到这,占明辉狠狠地往自己脸上扇了几个耳光,流下悔恨的泪水。
这时,葛天元气喘吁吁地跑来:“爸,晴晴的手术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
葛正元满眼恳切地看了看何冥,后者淡淡点头,随他前去手术室。
手术室里,各种医疗尖端设备一应具全,在场的医生也都是国内顶尖的医界圣手。
这场手术,事关葛正元孙女的性命,所有人都不敢懈怠。
一位把自己裹在防护服里,戴好口罩和手套的女医生看了何冥一眼,蹙眉质问:“你谁啊?怎么跑进手术室来了?你是医生吗?防护服也不穿,口罩手套也不戴!”
葛正元淡淡瞥了她一眼,道:“行了,小陈,不用管他。”
陈蓉蓉不服:“葛老这可是手术室啊!外人不能进来旁观的!”
陈蓉蓉做事严谨,安份守己,最看不惯无视规定的行为,而对于看不惯的事情,她一向直言不讳,不怕得罪人。
葛正元了解陈蓉蓉性格,不会指责她,只是说了一句:“他是个例外,你专心手术吧。”
陈蓉蓉还是不答应:“这怎么能有例外?葛老,这可是您孙女最重要的手术,他一个外人,在这里只会干扰我们!而且他防护服也不穿,口罩手套也不戴,万一让细菌感染了您孙女怎么办?”
葛正元眉头微皱:“不会的。”
陈蓉蓉难以置信地看着葛正元:“葛老,您是国医啊!怎么能说出这么随便的话来?!而且他一个大男人,旁观一个女孩子的手术,这合适吗?!”
“我说合适,那就合适!我自有我的主张,你不要多嘴,心思全部放在手术上就好!”
葛正元有些愠怒了,要不是看在陈蓉蓉是他的得意门生,他早就发火了。
没想到陈蓉蓉竟然抹起了眼泪:“我只是在维护一个女孩子的权益,有这么难吗?要是晴晴以后知道,她手术的整个过程,除了医生,还有个不知哪来的男人在旁观,她该有多羞耻啊?可你们这些臭男人就是不把我们女性当一回事,女性就活该被瞧不起呗?我们女性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站起来,我们女性的权益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得到重视……嘤嘤嘤……”
何冥也有些烦了,眉头一皱:“你哪里在维护女孩子的权益,你分明是在耽误一条生命,你要我出去可以,你有把握救得了她吗?”
陈蓉蓉不满地瞪着何冥:“我救不了,你救得了?要是我们医生都救不了,你一个外人能做什么?!”
“我能救她。”何冥冷冷回答。
“你吹牛逼!你能救她?我看你就是不想出去在找借口!”
葛正元突然震怒:“别说了!手术现在开始!你再多嘴一句,就给我滚出去!”
“我……”陈蓉蓉知道葛老真的发火了,低头不敢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擦眼泪。
葛正元一脸恳切地望向何冥,微微含首:“冥爷,拜托了……”
这手术的第一步,得由何冥开始。
陈蓉蓉惊愕抬头,她以为自己听错了,葛老叫他什么?冥爷?他一个年轻人,葛老竟然管他叫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