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95章 我跟你道歉,你接受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葛正元板着一张脸,眼角微寒:“我从医四十余年,还没有人敢这样骂我。今日我若是不给你这泼妇一点颜色瞧瞧,别人还以为我葛正元是个软柿子!”
柳洁两腿发软,不敢抬头直视。
柳冰冰急忙走上前道歉:“葛老,实在对不起,我姐姐她不认识您,才无意冒犯了您,我替她道歉!”
柳洁怎么样是她的事,但要是因为这件事连累了整个柳家,谁都没好果子吃。
“你姐姐?”葛正元脸色微沉,眼神冷寒地看了她一眼。
既然知道是姐妹,那葛正元自然也不会给柳冰冰什么好脸色。
葛天元直接哼了一声:“你们是一家人,肯定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时,一道平淡的声音响起:“一家人怎么了?”
随即,何冥将柳冰冰揽在怀里,淡漠道:“她是我老婆,我和她也是一家人,难道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一句平淡的话,可把葛正元吓傻了。
敢情这泼妇是冥爷的大姨子?她妹妹是冥爷的妻子!
他在做什么?!竟然妄言要给冥爷的大姨子一点颜色瞧瞧?还要让柳家倒霉?
完了,这下捅大篓子了!
得罪冥爷,他才是没好果子吃的那一方!
更何况他还有求于冥爷!
怎么办?要怎么道歉才显得诚恳?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面子了。
葛正元正头脑风暴着呢,柳洁反倒先不领情了,冲着何冥怒斥:“何冥!你给我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真是的,受不了这个废物!神气什么?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人家可是国医,一句话放出去,在整个华夏都举足轻重,论身份地位比你这种瘪三不知道尊贵多少倍,你有什么资格刷存在感?
柳家都要倒霉了,这种时候还敢大言不惭?可真会挑时候!
柳洁内心无限腹诽,俨然忘了祸是谁惹的。
戴宏朗也趁机借题发挥:“你什么意思?敢跟葛老这样说话?你是在跟葛老顶嘴,还是在质疑葛老?!”
刚才害他丢了脸,这下让他逮住机会了吧?
柳洁像是抓到了机会,开始不遗余力地指责何冥:“葛老什么身份?他说一,那就是一!你难道以为自己比葛老地位还高吗?!敢跟葛老顶嘴?你有几个脑袋?还不快跟葛老道歉?!”
柳洁费尽心思批判着何冥,企图把火力全部引到他身上,好把自己撇得一身轻。
葛正元顿时明白了,这大姨子跟冥爷关系并不好,还很瞧不起冥爷。
看来不仅是个泼妇,还是个瞎了眼的泼妇。
让我来替冥爷教训她!
葛正元冷冷地瞪了柳洁一眼,开口道:“我倒想问问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说一就是一?你的意思是说我葛正元只会以势压人?蛮不讲理?”
柳洁心下一慌,忙解释道:“没有没有!我的意思是说,葛老您说得都是对的!”
“是吗?我说得都是对的吗?”葛正元淡瞥问道。
“那当然,葛老您说得当然都是对的!”柳洁谄媚笑道。
葛正元哼了一声:“那好,既然我说得都是对的,那我说你是泼妇,你可承认?”
柳洁脸色铁青,但哪里敢说半个不字,强行挤出一丝笑容点头回答:“承认承认,我就是泼妇!”
“很好。”葛正元流露满意笑容,面向何冥道:“那我说,这位先生刚刚说得都是对的,你是不是也认可?”
柳洁一下子怔住了,表情变得难看起来。
她狠狠咬着牙和嘴唇,心里拧巴着不肯松口,但葛正元不容质疑的目光直逼而来,让她感到发怵。
“是……”柳洁笑得很丑陋。
“如果你也觉得这位先生说得是对的,那你是不是该跟这位先生道个歉?”葛正元一脸肃然地看着柳洁。
柳洁瞬间炸了,心态崩了!
跟他?何冥?一个废物!道歉?!
柳洁气得身体都在发抖,要她跟自己最瞧不上看不起的人道歉,那就是**裸的人格侮辱!
葛正元眉头一皱:“你不肯道歉,说明你心里并不是这么想的。我最讨厌嘴上一套背后一套的人,你嘴上说觉得我说得都是对的,实际上却在背地里骂我是老糊涂,对不对?!”
这一声冷喝,把柳洁的魂都差点吓飞了。
“没有没有!葛老,您误会我了!我哪敢骂您是老糊涂?您就是借我十个胆,一百个胆!我也不敢啊!”柳洁战战兢兢地解释,牙齿像在打架。
华夏泱泱大国,有几个敢骂葛老是老糊涂的?那都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人!蹦跶不了多久!
“那你为什么不肯向这位先生道歉?你不道歉,就说明我没有误会你。”葛正元冷着脸,继续盯着她发出威胁。
柳洁脸色猛地一僵,这番话,直接把她逼进了死胡同。
要么道歉,证明自己,要么不道歉,害死自己。
只有这两种选择。
柳洁简直恨得牙槽直痒,眼睛死死盯住何冥,目光怨毒无比。
“我跟你道歉,你接受吗?”
挣扎半天,柳洁狞着脸问何冥,话里有话的样子。
“接受啊,为什么不接受?”何冥淡笑:“你是我大姨子,你跟我道歉,我岂有不受之理?”
轰!
满腔怒火,在这一瞬点燃。
这一刻,柳洁对何冥的恨意上升到了极点。
你行!算你狠!何冥,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对不起……我的好妹夫,都是我的错,你应该不会怪我吧?”柳洁笑容变得扭曲。
何冥却嗤笑一声:“怪你又怎么样?你除了道歉还能干啥?”
柳洁嘴角猛地抽搐,拳头死死攥住裙摆。
何冥!你少得寸进尺!
柳冰冰拉了拉何冥,冲他摇了摇头。
何冥知道冰冰的意思,发出一声轻笑:“没事,我开玩笑的,我不怪你。”
柳洁憋着的那口气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而她的脸已经被憋成了紫色。
这时,何冥似笑非笑地对戴宏朗说:“戴医生,我们刚才的赌约,你还记得吧?不会不作数吧?”
戴宏朗脸色一变,愤恨目光射向何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