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84章 采石场严重事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把家里收拾干净,何冥打车去厂里监工。
由于他去得比较晚,厂里员工已经在采石场动工。
他戴上安全帽,赶到采石场,发现梁丘文也在那里晃悠。
“你来这里干什么?”何冥冷脸上前询问。
梁丘文回头不屑地瞟了他一眼,咧嘴问道:“我小姨子呢?怎么没见她人?”
“她有事。”何冥敷衍了一下,继续质问:“谁让你来的?”
“你管得着吗?”梁丘文嗤之以鼻:“我是采石厂总经理的姐夫,我想来就来,难道还得过问你这个废物?”
“这里不欢迎你。”何冥懒得废话,直接下逐客令。
“赶我走?你他妈算哪根葱?别忘了这厂也是柳家的家业,跟你有个屁关系!”梁丘文骂骂咧咧地摘下安全帽,摔烂在地:“老子乐意来就来,呆腻了老子就走,老子现在要走了,好狗不挡道,让开!”
梁丘文骂了一声,横冲直撞离去。
何冥摇摇头,继续监工。
片刻,突然一声巨响,众人惊呼尖叫。
何冥猛然回头,看到一台运石车前铲断裂,落下的巨石压住张强双腿。
众人恐慌,不知所措。
何冥赶到,一掌裂碎巨石。
这一幕令在场员工满脸震撼无比,瞠目结舌。
他们刚才还在发愁要怎么搬开这么大的石头,结果柳总老公一掌就……这是在演武侠剧?
看着张强染满鲜血的双腿,何冥果断低喝:“送医院!”
众人惊醒,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张强忍痛咬牙,满头大汗。众人也不敢乱动。
何冥找来担架,用木板和绷带固定双腿,把他抬去车上。
司机马师傅驾驶采购专用面包车,何冥徐伯护送。
车子开出厂,右转进小道的时候,一辆大货车刚好停在路口,挡住大半条道。
马师傅滴了好几声喇叭,对方都无动于衷。
何冥下车,看到货车司机在路边抽烟,几个工人卸货。
“麻烦让一下道,我们有急事要出去。”何冥和气说道。
货车司机瞟了他一眼,不屑一顾:“等着!等我们卸完货先!”
“等不了,车上有伤者,急着要送医院。”何冥眉头微皱,道出了实情。
货车司机不耐烦地说:“那关我屁事?没看我这边卸货吗?我也很急,你先等着!”
马师傅探出脑袋,焦急大喊:“不行了!张强流好多血!嘴唇都发白了!”
何冥顿时脸色阴冷:“占道卸货,本就是你不对在先,现在救人要紧,你赶紧把路先让开,等我们出去你再卸货!”
货车司机冷笑:“这道写你名字了?你要让我就得让?你真搞笑,你急着救人,我又不急!我都不认识他,凭什么给他让道?让他等着!撑得住就撑,撑不住死了算他命衰!”
何冥目烁寒芒,语气冰冷:“我没时间跟你耗,一句话,你让还是不让!”
“滚!”货车司机大吼。
何冥眉头一皱,冷喝一声:“闪开!”
随即一脚踹向大卡车身,呯地一声,大卡车身陷下去一大块,如大厦倾倒。
“你干什么?!”货车司机一脸惊慌,头皮发麻,一脚把后八**卡踹倒?这什么牛鬼蛇神!
一辆载有货物的后八轮重量可是超过20吨!这是人的力气?!
眼看着货车侧翻,工人也顾不得卸货了,赶紧溜到一边。
货车一头栽倒下去,顺着路边十几米土坡翻滚。
货车司机抱头尖叫,一车的货,全毁了。
“你不能走!”货车司机冲上去抱住面包车引擎盖,不依不饶:“你得赔钱,我一车货,十好几万呢!还有我的车,也要修!”
“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何冥眼中精芒一闪,发出冷喝。
“不让!有本事你从我身上碾过去!”货车司机语气恶毒:“你不赔钱我就不让你走,反正你急着送医,我又不急,你不赔我就拖累死他,我让他活不了!你越想救他,我越不让你救,我要他死!”
这时,厂里一群员工冲了出来,把货车司机从引擎盖上拽下来,连拖带拉,强行拖走。
货车司机发了疯似的嘶吼,在地上撒泼打滚,露出肚脐。
车子发动,直奔江阳第一人民医院。
医院里,何冥背着张强来到急诊科。
值班护士远远看到赶紧迎出来,对着走廊焦急大喊:“王主任!快!有病人需要抢救!”
王主任听到呼声跑出来,被一个穿灰色卫衣的宽脸男子纠缠住。
“哎?医生你干嘛?!你看病看到一半就跑?有你这么不负责任的医生嘛?!”
王主任心急解释:“这位朋友,麻烦理解一下,我这边有紧急情况,有个病人急需抢救,你让你朋友先在这等我。”
“凭什么?我朋友情况也很紧急,也需要抢救!”灰衣男子指着自己的朋友说。
门诊室里,一个尖嘴猴腮的红衣男子,裤管往上提起,露出一截小腿,小腿上大约三公分的伤口微微渗血。
王主任皱眉道:“他伤口不是很深,我已经帮他做了消毒处理,等我做完手术,我再给他缝合。”
“不行,现在就得缝合!”灰衣男子死命拽住王主任。
王主任没好气地说:“刚刚我说缝合,你们又不肯,说缝针收钱太坑!”
“我们改主意了!现在就要缝!”灰衣男子瞪起眼睛。
这时,张强已经被抬上推车,送往抢救室,经过王主任身边时,运送的护士心急如焚:“王主任,快!病人失血很多,情况很严重,不及时处理伤口会感染!”
“好!我们进去!”王主任匆忙戴上口罩。
“你不能走!”灰衣男子使劲拽住王主任,扯着嗓子喊:“还有没有天理了?!医生放着病人不管,见死不救啊?!”
王主任急叹一声:“朋友,我求你了,你放手吧!你朋友伤口没大碍的!这边情况紧急得多!”
“怎么没大碍?万一伤口感染了怎么办?破伤风可是会死人的!”灰衣男子振振有词。
门诊室里的红衣男子也配合着演戏,抱腿痛呼:“哎呦!痛死我了!有没有人管呐?医生都死哪去了?我要死了!”
王主任无语至极:“伤口已经经过消毒处理了,不会感染,你要是怕破伤风,等我手术完给他打一针,二十四小时内都有效!”
“不行!现在就得打!”灰衣男子不依不饶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