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71章 柳冰冰把梁丘文脑袋开瓢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时,一道惊呼传来。
“何冥?你在干什么?”
何冥愕然望去,只见柳冰冰捂着嘴巴,目光惊骇。
白天在办公室里,她隐约听到何冥在梁丘文耳边说的话,不放心就跟过来看看。
龙门精锐持举龙纹战刀,举棋不定地看着何冥。
何冥示意他停手,起身来到柳冰冰面前。
“冰冰……你听我说……”
何冥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解释。
一旦柳冰冰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就会被龙牙组盯上。
龙牙组又称龙门特别行动组,身负排除龙门威胁的重任。
而在龙门规定中,知晓龙头身份,被视为对龙门具有威胁。龙牙组视情况可予以格杀。
“这些人,也是你的朋友?”柳冰冰目光扫过酒吧里那十几个强壮青年,怔然问道。
这些人里,她只认得出武凌云。
何冥也跟着扫了一眼,点头道:“对!他们是我的兄弟。”
说着,他内心舒了口气,还好他们今天都是穿着便衣。
“那昨天晚上在酒吧门口守着的那两个穿着很奇怪的男人也是你兄弟吗?”柳冰冰道出了昨晚的困惑。
何冥脸色微变,回头瞪向武凌云,眼神仿佛在怒斥:“武凌云,你怎么干的事?!”
武凌云惶恐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何冥不知道怎么解释,一脸惆怅。
柳冰冰看他的眼神逐渐变得失望。
“何冥……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这一句质问,令何冥心头微颤。
他不禁苦笑。
我也不想瞒着,这是为了保护你啊。
季风是他亲信,不会对他身边的人下手。但獠牙不同,那个男人对他的离开极度不悦,甚至把这一切全部怪罪于柳冰冰,觉得如果没有这个女人,他就不会离开龙门。
他在明,獠牙在暗,他不能让柳冰冰陷于危险之境。
这时,梁丘文鬼嚎起来:“小姨子!你来得正好!快拦住你老公,他疯了!不知哪找来这些地棍,要砍我一只手啊!你可不能让他这么做!不然要是让家主知道,你们都得完蛋!”
“闭嘴!”
武凌云怒喝,内心气笑,龙门之人,皆是至强武者,谁敢不敬?却被这傻逼说成是地棍?地棍是什么下三滥的玩意?配和他们相提并论?
何冥倒是灵光一现,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故作惭愧道:“冰冰……对不起,是我瞒了你。其实,我以前确实不务正业,整天和这些地棍混在一块称兄道弟。我现在已经改过自新了,只是昨天的事让我很气愤,所以我才把兄弟们叫来,想给他一点教训!”
说着,何冥扭头给武凌云使了个眼色。
武凌云无语,不禁苦笑。
他,武凌云,平常是龙门玄武组组长,威震南方。昨天是演员,今天呢,成了地棍头子。
别说武凌云忍不了,他手下这帮龙门精锐也忍不了。
可是没辙,冥帅开口,忍不了也得忍着。
于是,武凌云拍着胸脯,一身江湖气道:“江湖道义!小何是我们的兄弟,兄弟的事就是我们的事!我们义不容辞!”
柳冰冰恍然大悟,很多事情也都说得通了。
“你能改过自新我很高兴,但你不应该瞒着我!”柳冰冰责怪道:“我们是夫妻,应该坦诚,以前你就是什么都不说,所以我对你一点都不了解。”
何冥暗暗松了口气,开口道歉:“对不起,我也是怕你会介意。”
武凌云和龙门精锐们顿时傻眼,冥帅竟然如此诚恳地道歉?这可是龙门曾经的第一把交椅,竟然向女人低头?
柳冰冰目光瞥向梁丘文,问:“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何冥眼角微寒,道:“留他一只手!”
“不行。”柳冰冰摇头:“他好歹也是自家人,缺胳膊少腿太过了。”
“那你说怎样?”何冥叹了一声。
柳冰冰俏脸一冷,踏着高跟鞋从茶几上提起一个酒瓶子,无情地在梁丘文脑袋上砸碎。
“啊!!!”梁丘文抱头痛呼,鲜血溢出指缝,顺着脖子流下。
“就这样。”柳冰冰丢掉碎瓶,冷冷地对梁丘文说:“你可以回去告诉柳洁,也可以告诉家主,就说是我砸的!让她们来找我理论,我会把当年你让职给我的原因一五一十地讲给她们听。”
好狠的娘们!
武凌云心下惊叹,暗暗佩服,不愧是冥帅的女人。
何冥微微一怔,没看懂这是什么操作。
平时她可不是这样的,就算从未被公平对待过,她也始终以家为贵,忍辱负重。
今天她这是怎么了?
柳冰冰看向何冥,道:“他已经受到惩罚了,就算了吧。”
“嗯,听你的。”
何冥点点头,手势示意他们放开梁丘文。
梁丘文抱着自己的脑袋,一边发出**一边低骂:“你他妈给老子记着……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柳冰冰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转身出去了。
事实上,梁丘文回去后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柳洁,只说被掉下来的花盆砸中了。
因为如果柳冰冰把当年自己让职的原因说出来,柳洁同样不会放过他。
但梁丘文吃了这么大一个哑巴亏,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他开始酝酿一个险恶的阴谋。
竖日,柳冰冰去厂里上班,何冥也到天宇传媒公司去参加会议。
虽然这个会议的主角是刘婷,可他作为老板,重要会议得亲自到场。
会议中,回去拿文件的秘书冯芸芸在门外发出声音:“大娘,里面在开会,您不能进去。”
“求你了,让我见见你们老板吧……我也是没有办法了。”
“真不行,大娘,要不您晚点再来?等我们何总开完会您再过来。”
“我等不了了,求你了小姑娘,我给你跪下了……”
“哎?!大娘,您快起来!大娘!”
何冥中断会议,起身开门,见到一个白发苍苍的佝偻老人跪在会议室门口,憔悴的面容上满是泪痕。
冯芸芸慌张向何冥道歉:“何总对不起!打扰了你们开会,我这就把大娘带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