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56章 把这店给我砸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良非凡脸色阴沉无比,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更没有人敢如此藐视良家。
“东门,把我姨夫送去医院。”良非凡冷冷说道。
尹东门应了一声,把彭和华背起。
良非凡临出门之际,目光森寒地回望,对何冥冷语:“我也给你一个通知,你死定了!我说的。”
“那你试试。”何冥目光微微眯起,淡淡笑道。
良非凡眼角闪过一丝狠厉,便扭头离开。
江海江洋两兄弟恭敬地对何冥弯腰行礼,接着也随良非凡离开。
走廊里,良非凡冷冷质问尹东门:“刚刚为什么不出手?!”
尹东门惭愧回答:“我不是他的对手。”
良非凡顿住脚步,回头狐疑看他:“此话当真?”
尹东门是数一数二的精锐武者,若是稳在他之上,那起码是星宿级武者。
尹东门点头:“绝无虚假。”
上车之后,良非凡在车后座环抱双手,双目轻合,低问:“江董,既然是你认识的人,请你告诉我他的来头。”
这次来江阳市搞投资建设,良家只派了他和姨夫彭和华两人过来。结果没来几天,姨夫就被人去了命根,这事他若是处理不妥,必将遭受整个家族的质疑。
江海在副驾座上系好安全带,若有所思道:“其实在江阳市,真正知道冥爷底细的人没几个,我知道得也不多。”
“有多少说多少。”良非凡闭目轻喝。
江海犹豫片刻,道:“他是龙门中人!”
闻言,良非凡陡然睁眼,目烁精芒。
“龙门!”良非凡神色微沉。
“是的,而且不是普通的龙门中人。”江海想了想,肃然道:“良少,你来自阳城,可能有所不知,在江阳市,冥爷就是一个传奇!”
“那我倒要听听他的传奇故事。”良非凡不屑冷笑。
就算是龙门中人,良家真要铁了心的办他,也并非没有办法。
江海眉头微皱,目露惊恐之色,回忆道:“当年江阳市十大豪门,一夜之间凭空消失四门,他便是那个始作俑者!”
“一夜之间凭空消失?有意思。”良非凡饶有兴趣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便是冥爷的恐怖之处!”江海胆颤道:“四豪门之人如同人间蒸发,消息也全面封锁,滴水不漏。至今也没人知道他当年做了什么。在江阳市,他是绝不可触怒的存在!触者必死!”
“好一个触者必死!”良非凡眼中闪烁阴狠之色:“我良家就偏要试试他的能耐!”
良非凡刚走,鲁鹏那边就点头哈腰地恭送何冥等人出来。
“徐少,给您添麻烦了,您多担待,多担待!”鲁鹏谄笑着走到门口,目光突然猛地一凝,不禁冷汗直流。
一个小时前还完好无损的乳白色保时捷918,此时几乎被砸成了废铁。
徐天辉黑着脸,语气低沉:“你干的?”
鲁鹏颤声:“我……不是!徐少……我不知道……”
“别慌,这钱我帮你赔。”何冥伸手示意,柯扬立即递上一张署名支票。
何冥把支票交给徐天辉,道:“这车多少钱,自己填吧。”
吓得徐天辉忙退一步,弯腰道:“冥爷!车毁了就毁了!只要您一句话,我绝不会追究!”
何冥不禁摇头,不就一张支票吗?至于吓成这样?
“我不是怪你,让你拿着就拿着!”何冥命令口吻说道。
徐天辉不敢接,但也不敢违抗何冥,思虑再三,他还是慎重地接下了支票,只是心里头一直发慌。
鲁鹏一头雾水,不明所以。难道冥爷这是想收自己当小弟?
想到这,他不禁欣喜万分,连徐家都如此惧怕的人物,要是能给他撑腰,那他在江阳市岂不是横着走?
这时,何冥目光瞥向他,轻笑道:“车我帮你赔了,就当是给你的赔偿。”
赔偿?
鲁鹏更摸不着头脑了:“冥爷……我不懂您的意思……”
何冥扫了一眼“新天地”KTV的招牌,陡然冷喝一声:“把这店给我砸了!”
柯扬立即回命:“是!”
话音刚落,柯扬身后数名壮汉在他的手势示意下冲入店中,大肆破坏。
鲁鹏大惊失色,仓皇求饶:“冥爷!求您高抬贵手啊!”
何冥冷笑:“高抬贵手?行啊,你的狗命和你的场子,选一个吧。”
鲁鹏瞳孔猛地一缩,感受到一股冷咧的杀意将他笼罩。
“冥爷……为什么……”鲁鹏颤栗低问,目光怔然。
“为什么?”何冥面色如霜,冷然道:“你这里所有的包厢,只有那一个包厢可以反锁,别告诉我这是偶然。我不杀你,已经够手下留情了!”
闻言,鲁鹏身体一软,瘫倒在地,绝望地看向自己呕心沥血经营起来的场子,片刻之间,里面已是一片狼藉。
明白真相的徐天辉顿时勃然大怒,对徐家保镖们发出喝令:“都给我砸!”
随即,十几名徐家保镖也相继涌入,加速了“新天地”的毁灭。
鲁鹏想悄悄溜走,被柯扬发现后踩在脚底,待砸完之后,柯扬加大脚下力道,恭敬问道:“冥哥,他怎么处置?”
何冥负手冷瞥,字字如冰:“饶他一命,但别让我在江阳市再看到他。”
此言一出,鲁鹏彻底放弃了挣扎。
一失足成千古恨,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另一边,彭和华在医院完成接植手术,病床上,他愤怒咆哮:“妈的!我要报仇!我要弄死他!不!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良非凡淡定地在旁边削着苹果,冷漠道:“这仇,当然要报。你这次来江阳,代表的是良家,他打你的脸,就是打良家的脸。”
“没错!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竟敢得罪我们良家!一定要让他后悔!”彭和华恨得牙槽直痒。
“你要真想报仇,得给我妈打个电话。”良非凡把削好的苹果塞到彭和华嘴里。
彭和华从嘴里拿出苹果,一脸不解:“打给我小姨子?为什么?”
“这次你惹的人有点棘手,他是个星宿武者,还是龙门中人,不求助家族的力量,我们动不了他。”良非凡起身直言。
“那为什么是我打?”彭和华表示疑惑,论关系,不是他跟他妈妈更近吗?
良非凡的脸色骤然阴冷无比,皱眉冷喝:“你自己的屁股,自己擦干净!你若不想报仇,我也不拦你!这脸,可是你丢出去的!”
彭和华想了想,狠狠咬了口苹果:“妈的!打就打,为了报仇!但是外甥,你也得帮我出个主意,让我把姓柳的那娘们拿下!”
闻言,良非凡投以质冷目光:“死性不改!”
彭和华冷笑解释:“外甥你误会了,姓柳的那娘们可是那什么狗屁冥爷的老婆,把他老婆上了,他不得发疯寻死?!嘿嘿!”
良非凡听他说得有点道理,便也冷笑一声:“行,交给我。”
竖日,柳冰冰在采石厂监工,突然接到王千帆的电话。
对于头号合作伙伴的来电,柳冰冰自然不能怠慢。
王千帆随便绕了几句,终于摊牌:“柳总,晚上在夕山湖大酒店,有个大客户想见见你。”
“大客户?”柳冰冰疑问。
“是的,他也想跟你谈谈生意上的事情。”王千帆道。
柳冰冰想想便答应下来,毕竟万一真错过了什么大客户,可是一大损失。
挂掉电话,王千帆摆出一张谄媚笑脸,对良非凡说:“良少,这样就行了吗?”
良非凡拍了拍他的肩膀:“干得不错,到时候良家会好好考虑与千帆公司的合作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