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55章 断他命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鲁鹏身形一滞,神情有些愕然。
徐少为什么看起来很惊慌?就为了身边的一条狗?
徐天辉上前揪住鲁鹏的衣领,暴怒道:“你要是敢动冥爷一下,我徐家定将这里夷为平地!”
冥……爷?
鲁鹏脑袋嗡嗡作响,什么情况啊这?
冥爷是谁?这位?
鲁鹏汗颜道:“徐少……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
徐天辉松开鲁鹏,转身向何冥鞠躬:“冥爷,只要您一句话,我徐家必竭尽全力,一夜之间铲平此地!”
此言一出,可把鲁鹏吓得冷汗直冒。
一夜之间铲平“新天地”KTV,尽管这话怎么听怎么像吹牛逼。但出自徐天辉之口,就完全不一样了。
因为徐家有这个能耐,有说到做到的本事。
“徐……徐少……为什么?!”鲁鹏慌了,一时间手足无措。
何冥表情淡漠,一眼就看穿徐天辉的那点小心思。
徐天辉这是想“将功补过”,他不敢得罪良家,但又怕被怪罪,就拿鲁鹏开刀,逞徐家之威,找回自己的脸面。
“行了。”何冥摆摆手:“让他们滚出去就行,别在这里碍事。”
“是。”徐天辉恭敬点头,挺起腰板冷脸对鲁鹏喝道:“听到没有?!冥爷说了,让你们滚出去!还不快滚?!”
鲁鹏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脑子这才清醒过来。
这人根本就不是徐家的什么狗奴才,他才是主子!是徐家的主子!
“哎哎!冥爷,我这就滚!”鲁鹏哪敢再有半句冒犯之词,一边点头哈腰一边唯唯诺诺地退出去。
退到门口,鲁鹏对小弟们挥手大喝:“你们还愣着干嘛?!没听冥爷说吗?!别碍事!都滚!滚远点!”
随后鲁鹏也没走远,躲在对面的包厢里隔岸观火。
今晚的7号包厢本该是一位大人物享受秀色之餐的地方,却似乎发生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连徐家和这位冥爷也参与进来。
说实话他心里有点发慌。
二十分钟后,良非凡一行人浩浩荡荡赶来。
陪同良非凡左右的正是江海江洋兄弟,得知良非凡的姨父被人绑了,危及生命,他们义不容辞一同前来。
阳城良家可是个大腿,江家若是能得到良家的青睐,必能在江阳市龙腾虎跃,一飞冲天。
顺便他们也想看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连阳城良家的人都敢绑。
到VIP7号包厢门口的时候,恰好撞见推门出来的徐天辉。
江海眉头一皱:“是你?!”
难不成是徐家下的手?不会吧?徐家有这个胆子?
徐天辉也怔住了:“你们怎么来了?”
良非凡冷冷质问:“就是你绑了彭和华?”
徐天辉神情严肃下来,细细打量眼前这个人高马大的青年。
气质清冷,斯斯文文的长相,但眉宇间却透着一股阴桀。
徐天辉沉脸点头,目光狐疑。
良非凡却大起杀心,冷声道:“东门,动手。”
默默跟随良非凡身后的方脸刚猛男子眼中迸射暴戾之气,狠辣鹰爪直取徐天辉咽喉。
然而,当鹰爪距离徐天辉喉咙仅一寸之时,尹东门却发现自己像被施了定身术般动弹不得。
尹东门面露惊愕,试图挣脱这无形束缚却无能为力。
“他是我的人,谁敢动?”
一道冷漠之语传来,何冥淡然现身,目光瞥向江海,笑道:“小江,你怎么也来了?”
江海大惊失色,心头猛地一颤。
卧槽!竟然是冥爷!
江海瞬间明白了,动良家的,不是徐家,而是冥爷!
江海与江洋眼神交流,立场尴尬。
冥爷是站在江阳市金字塔最顶端的存在,可良家来自华夏五城的阳城,无论哪边江家都惹不起。
“我……我来看看。”江海紧张笑道。
“怎么?你认识?”良非凡笑问。
江海暗暗悔恨,早知道就不跟来了。
“认识,认识。”江海尴尬地笑了笑。
通过江海对何冥的态度以及之后的表现,良非凡也看出这家伙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物。
但再不好对付的人,在良家眼里,都不是难题。
“那就不为难你了,你在旁边看着就好。”良非凡冷瞥说道。
江海嘴角微微抽搐,谄笑答应:“好。”
随后便长长地松了口气,虽然很丢脸,但却是最好的结果。
这时,听到声音的彭和华在包厢里大叫:“外甥救我!”
良非凡看了尹东门一眼,遂两人一同走进包厢。
彭和华欣喜若狂地看向良非凡,兴奋喊道:“外甥你终于来了,快!把那个家伙给我弄死!”
何冥打开包厢灯光,坐到彭和华身边,顺势拔起茶几上的匕首,淡淡说道:“本来我想让他给你打电话,叫你过来收尸。但后来我改主意了,决定先等你过来。”
良非凡冷笑:“那你很快就会后悔自己的决定。”
“是吗?良家有这种能耐?”何冥挑眉轻笑。
良非凡不禁摇头,真可悲,连良家的能耐都不知道。
“你不是有朋友在这吗?让他亲口告诉你好了。”良非凡给了江海一个眼神。
江海苦笑道:“阳城良家,其家族产业涉及各个领域,良氏集团连续多年入选阳城十大家族企业,家主良志平更是一直身居华夏百富榜之列。冥爷,我觉得不宜与良家结仇,这事最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化不了了!”良非凡眼放冷光,沉声道:“彭和华是我良家在江阳市预设分公司的负责人,在江阳市,他就代表良家,如今你让他颜面尽失,就等于令良家蒙羞!”
江海江洋还有徐天辉都不敢吱声,默默低头。
这种级别大人物之间的冲突,他们绝对不敢插手,一旦殃及池鱼那真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这时,KTV里又闯入第三伙人。
柯扬带着几名体格健硕的壮汉阔步走来。
“冥哥!”见到何冥,柯扬恭敬低头。
何冥把匕首丢给柯扬,起身嗤笑:“姓良的,我让你过来,不是为了看你装逼,而是通知你一声。”
“通知什么?”良非凡脸色阴冷。
何冥负手而立,淡漠道:“我不管你们来自哪座城市,出身哪个家族,只要触犯了我的底线,下场都一样!这个姓彭的色胆包天,现在,我要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
说罢,何冥目光瞥向柯扬,下令道:“断了他的命根!”
柯扬没有犹豫,匕首反握,上前利落挥刀,手起刀落。
“啊!!!”
彭和华发出极度凄厉的惨叫,血流如柱,抽搐翻滚,痛苦至极。
良非凡震怒:“你找死!!!”
而后,良非凡目眦通红狠狠瞪向尹东门,尹东门脸色难看,低头不语,不作为。
“废物!”良非凡怒骂一声,冷厉瞪视何冥,咬牙低喝:“我说过,他在江阳市就代表良家,你敢下此毒手,我良家定要你十倍偿还!”
何冥双手插兜,扬唇淡笑:“既然已经给了你一个通知,就索性再给你一个警告吧。我做事向来一是一,二是二,你良家人动我老婆,所以我断他命根,这事,你们要算了,我也就这么算了。你们要至死不休的话,那我便会让你们明白,死的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