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54章 叫人过来给你收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良家,势力很大?”何冥冷问。
彭和华一下来了底气,有恃无恐道:“废话!阳城可是华夏五城之一,良家在阳城的名号也是响当当的,你们江阳市任何一个豪门家族都比不了!要是得罪了良家,谁也保不住你!”
“那良家现在保得住你吗?”何冥嗤笑,眼角微寒。
彭和华不禁打了个冷颤,慌张道:“你不怕死?你要敢动我,良家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那我真想试试了。”
何冥冷笑,尖锐玻璃微微刺入彭和华的喉咙表皮,一朵血花缓缓绽放。
彭和华大惊心颤,哭腔大喊:“大哥!大哥别……你要什么我可以给你!我给你钱!你开价!别杀我……”
柳冰冰也慌了,缩在何冥身后拉了拉他,小声道:“别闹出人命……”
何冥恨不得将这狗比千刀万剐,但在柳冰冰面前他不能这么做。
丢掉碎瓶,何冥脱下自己的上衣披在柳冰冰身上,公主抱起,走出包厢。
柳冰冰默默把脸埋在何冥胸口,这一刻,她心里感到非常踏实。
徐天辉恭敬守在包厢门口,何冥给他使了个眼色,他便心领神会点头,冷脸进入包厢。
何冥没让柳冰冰开车,选择打车回家,回去的路上,何冥紧紧搂着柳冰冰,低问:“又是杨桂兰干得好事?”
柳冰冰抿唇摇头:“不是,家主只让我作陪,后来她走了,那家伙才开始动手动脚……”
柳冰冰这么说,并不是维护杨桂兰,而是怕何冥知道真相之后会做出过激的事情。
她太了解何冥的脾气了。
事实上她想得完全正确。如果何冥知道这事跟杨桂兰有直接关系,怒极之下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回到家,柳冰冰身心俱疲,往床上一趴,便沉沉睡去。
何冥悄悄出门,回到“新天地”KTV。
VIP7号包厢里,徐天辉带人将彭和华困住。何冥进去的时候,听到彭和华在里头破口大骂。
“你们一个个翻了天了?!连老子也敢动?我告诉你,我一句话,江阳市就得抖三抖,现在放我走,不然,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何冥眉头淡漠微皱,两处指关节在门上轻叩。
“冥爷。”徐天辉立即上前恭敬低头。
何冥目光扫了一眼沙发上摊手摊脚神态嚣张的彭和华,冷声质问:“怎么?不敢动他?”
连伤口都给包扎好了,徐天辉未免太贴心了吧。
徐天辉面露难色:“冥爷,我调查过了,他真是阳城良家的人,和良家有直接亲戚关系,动了他,良家怕是不会放过我们。”
徐天辉知道何冥厉害,也听徐长清讲过何冥很多传奇事迹,但这些事迹都只发生在江阳市,出了江阳市,冥爷这个名号还奏不奏效,他心里不是很有底。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徐家惹不起。
纵使徐家在江阳市地位显赫,万人之上,但在华夏三都五城的豪门面前,连弟弟都不如。
这时,彭和华叫嚣着:“老子烟瘾犯了!给老子烟!”
徐家保镖看了眼徐天辉,在徐天辉的示意下,递出一根烟。
彭和华微微张嘴,让徐家保镖直接帮他把烟放进嘴里,咬住烟嘴后又不屑地吐在保镖身上,冷喝道:“什么几把烂烟?!这烟也敢拿给老子抽?去老子衣服里拿!上衣口袋里有!”
保镖憋着一口气,从彭和华口袋里摸出一包洋烟。
K牌洋烟,是世界十大品牌香烟,价格十分昂贵。
咬住保镖递进嘴里的K牌洋烟,彭和华的表情又神气了几分,他拨动大拇指,示意点烟。
保镖沉着脸,又掏出打火机为彭和华点火。
此时,每个徐家保镖的脸上都流露出怨恨和愤慨的神情。
妈的,不是叫他们过来收拾人的吗?!怎么还伺候上了?!他们是保镖,不是保姆!
彭和华惬意地吐出一口烟圈,而后闭目养神,甚至哼起了京剧戏曲。
“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红脸的关公战长沙!黄脸的典韦,白脸的曹操,黑脸的张飞,叫喳喳……”
何冥冷笑一声,走过去从彭和华嘴里拔出香烟,点燃烟头朝下,扎在他的大腿上。
彭和华闭上的眼睛瞬间暴睁,被烫得哇哇大叫。
“你倒是很享受啊。”何冥来回转动烟头。
彭和华大怒:“你他妈想死?!你知道老子动一根手指头就能弄死你吗?!”
“能做到的人,这世界上不存在。”
何冥淡漠冷语,目光瞥向徐天辉:“把他的手机拿来。”
徐天辉示意保镖照做,何冥接过手机丢到彭和华肚子上,道:“你已经死到临头了,叫个人来给你收尸吧!”
彭和华心头一颤,惊慌叫道:“你疯了?!”
“你再不打,就连给你收尸的人都没有了。”何冥手里拨弄着一把匕首。
彭和华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赶紧拨出一个电话,焦急大喊:“非凡外甥!我在‘新天地’KTV被人绑了,他们要杀我!你快来!”
挂掉电话,彭和华指着何冥恐吓道:“我外甥良非凡是良家二当家良志超的独子,这次跟我一起来的江阳市,他正在跟江阳六大豪门的江家接触,等他带人过来,要是发现我死了的话,他一定会让你死无全尸!”
“没事,我可以先等他过来。”何冥轻笑着把匕首插在茶几上。
彭和华心头冷笑,这傻帽,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等我外甥良非凡一到,就是你的死期!
片刻之后,良非凡还没到,“新天地”KTV的老板鲁鹏先到了。
鲁鹏开一辆大奔,带着几辆五菱宏光把徐天辉的车给围了,下车之后,鲁鹏指着徐天辉的保时捷大吼:“这他妈谁的车?!敢堵老子的场子门口?!”
杨丽赶紧跑出来说:“就是那个闹事砸场子的!是他的车!”
“给我砸了!”鲁鹏喝令一声,手下几名小弟就抄起棒子往车上招呼。
鲁鹏将白色西式大衣披在身上,点一支雪茄,领一帮小弟风风火火地朝VIP7号包厢走去。
哐!
鲁鹏一脚把门踹开,双手插袋,含雪茄质问:“谁他妈活腻味了,敢在老子的场子闹事?!”
“我。”
何冥冷瞥道。
“你他妈算老几?!”
鲁鹏抬脚想踹,但徐天辉一回头让他怔住了。
“怎么?你的场子砸不得?”徐天辉冷笑一声。
鲁鹏瞳孔猛地一缩,赶紧收脚,雪茄捏在手里,谄谄笑道:“怎么会砸不得呢?徐少要是开心,场子随便你砸。”
说着,鲁鹏心底暗暗擦汗,好险啊,要是把徐家给得罪了,那真是别想在江阳市混下去了。
“你们太碍事了,滚远点。”何冥看着门口堵了一大群人,不由地皱起眉头。
鲁鹏脸色剧变,眼里闪过凶光。
我鲁鹏是惹不起徐家,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骑在我头上拉屎的!
“你算什么东西?!敢这样跟老子说话?!”鲁鹏阴沉地打量何冥,从小弟手里接过一根铁棒:“徐少,你这狗奴才不听话,我来帮你教训教训!”
鲁鹏刚举起棒子,徐天辉便大惊失色怒吼:“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