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53章 阳城良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新天地”KTV的VIP包厢。
柳冰冰一脸尴尬地捏着麦克风和一个面容猥琐的秃顶中年男人合唱怀旧老歌《纤夫的爱》。
秃顶男人张着一口大黄牙,激情高歌。
柳冰冰蹙眉,不停挪动位置与他保持距离。但秃顶男人却若无其事不断贴近,很快把她逼到沙发边缘,退无可退。
柳冰冰想站起来,杨桂兰瞪了她一眼,责怪道:“冰冰,不准无理取闹,陪好彭总。”
柳冰冰轻咬朱唇,脸色沉冷。
杨桂兰一个电话把她叫到这来,竟是让她作陪,陪喝酒陪唱歌。
这位彭总名叫彭和华,是阳城良氏集团旗下房地产公司的副总经理。
华夏五城,是指五座久负盛名的华夏T0级经济繁荣市,阳城市,就是五城之一。GPD在全国名列前矛,只有超T0级的华夏三都能稳稳赢它。
这时,彭和华突然把那张猥琐的笑脸凑到柳冰冰面前,嘿嘿笑道:“柳小姐,你怎么不唱啊?”
柳冰冰不由地缩了缩身子,难掩眼中厌恶。
素有“冰美人”之称的柳冰冰,那与生俱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清气质,在缩起身子的那一秒,瞬间激起彭和华想要征服的冲动。
彭和华眼中放光,柳冰冰身上的香水味令他疯狂着迷,呼吸急促,唾液分泌量急剧上升。
“我嗓子不舒服。”柳冰冰抱以牵强微笑,委婉回答。
“那得去看看医生啊。”彭和华微微喘气,口中说出的关心话语也显得有那么几分骚扰意味。
“谢……谢谢彭总关心,不用了,我回去休息休息就好。”
彭和华心里的流氓想法几乎快写在脸上,柳冰冰借口想要回去,一起身,彭和华就用力拉住她,一把甩回沙发,接着饿狼扑食般扑了上去。
“你干嘛?!走开!救命!”
柳冰冰拼命挣扎,但杨桂兰只是冷眼旁观,梁丘文脸上更是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意味。
“救我……”
柳冰冰被彭和华撕扯着衣物,玉手伸出,眼中传达求救信息。
杨桂兰恭笑起身,道:“彭总,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彭和华懒得抬头,不耐烦地挥挥手。
杨桂兰点了点头,给梁丘文使了个眼色,便一同退出包厢。
顺手关门之际,她还不忘说一声:“冰冰,陪好彭总。”
柳冰冰满眼绝望,眼睁睁看着包厢门合上。
挣扎中,柳冰冰摸到一个烟灰缸,顺手往彭和华脑袋上一砸。
“啊!”
彭和华痛呼一声,被柳冰冰推开,他捂着脑袋,指缝冒血,疼痛难忍。
柳冰冰想起何冥给她设置的一键拨号,在地上捡回手机,一边解锁一边往门口跑。
扑到门前,柳冰冰扭动把手,愕然发现包厢门已被反锁。
这时彭和华突然从身后抱住她,把她拽了回去。
手机掉在地上,显示正在拨号中。
柳冰冰冲手机大喊:“何冥!救我!”
徐天辉驾车在马路上急驰,何冥面若寒霜,浑身杀气腾腾,目光如利刃般锋锐。
“再快点。”何冥捏紧手机,胸腔滚烫。
徐天辉默默点头,加大油门。
伴随着一声亢长刺耳的急刹,徐天辉把车直接停在了“新天地”大门前。
“新天地”保安见状小跑上前,拦住徐天辉和何冥:“对不起,先生!你们得把车挪到停车位上去。”
“滚!”徐天辉暴喝一声,踹开保安。
保安咒骂道:“妈的!来砸场子?!”
接着冲对讲机大叫:“有人来砸场子!快过来!”
随即五名身强力壮的保安从各个方位的走廊蹿出来,找到徐天辉和何冥。
此时何冥正在质问前台收银:“杨桂兰,这个人开的哪个包厢!给我找!”
前台收银员杨丽看到保安来了,便有恃无恐,瞪眼冷笑:“你让找就找?你算老几?赶紧滚出去!不然可没你好果子吃!”
“他让你找,你不找,你想死?!”徐天辉沉声冷喝。
杨丽白眼瞟人,环抱双手,捏着嗓子发出怪声:“哎呦!我好怕哟!我就是想死怎么了?你快来弄死我啊!”
“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给你一分钟时间找出来,不然我废了你!”何冥冷脸低吼,目烁寒芒。
杨丽不屑嗤笑:“废了我?我看是谁废了谁!”
说着,她催促着保安:“你们别愣着啊!老板不是交待过吗?砸场子的,打了再说!还不动手?!”
保安们相互示意,目露凶光上前。
“找死!”心急如焚的何冥对他们毫无半点容忍。
随后的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空气仿佛炸响,所有保安都砸入墙坑,头破血流,失去意识。
见识过刚才那一幕之后,杨丽的眼睛惊愕得无法合上,颤抖身躯不敢轻举妄动。
徐天辉猛然一耳光挥过去,杨丽尖叫倒地,徐天辉大骂:“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找!要是耽误了时间,老子要你狗命!”
杨丽捂着脸颊一脸哭相,乖乖起身翻找记录。
“在……VIP7号包厢……左边走廊直走……”杨丽低声说道。
何冥目光一冷,大步流星而去。
此时,在VIP7号包厢里。
柳冰冰手里捏着一块茶杯碎片,尖锐部分对着自己喉咙,威胁道:“你别过来……你再过来一步,我死给你看!”
发丝凌乱,衣衫不整,柳冰冰不屈的目光中透着一股子狠厉劲。
眼眶泛红的她不断作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是她最后的尊严。
“死?你敢吗?”彭和华用一叠卫生纸摁住伤口,气极冷笑:“我告诉你,你今天从了我,对你乃至整个柳家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彭和华一边说着一边暗暗接近:“我们良氏集团从阳城来到江阳市这个小城市,是响应国家号召,来搞投资建设的。”
“我们准备在江阳市新区投资楼市,开发房地产,而我作为江阳市分公司负责人,有权利决定和哪家公司合作。”
说到这里,彭和华咧嘴一笑:“是你们柳家主动找上我,想和我们良氏集团合作,但说实话,就你们柳家那点实力,跟我们谈合作根本不够格……所以,你们得付出点代价。”
柳冰冰眼中黯然:“也就是说,我就是那个代价……”
“柳小姐是个聪明人。”彭和华眼睛微微眯起,趁柳冰冰失神之际猛然扑上去,抢过她手里的茶杯碎片,粗暴地把她甩回沙发上。
彭和华解开裤腰带,唾骂道:“妈的!给脸不要脸的**,看老子今天不把你收拾得服服贴贴。”
这时,包厢门被猛烈踹开,何冥怒气冲冲进门,目眦欲裂。
“何冥!”
柳冰冰想去到他身边,被彭和华一把抓住。
“妈的!今天老子就是要办你!谁来都不好使!”
彭和华自以为在江阳市这破地界,没有人能治得了他。
何冥森冷的目光如利剑般出鞘,充斥肃杀之气。
彭和华眨了个眼的功夫,何冥已在三步之内,顺手抄起的酒瓶子干脆利落地碎在他的脑壳上。
“啊!!!”
之前被烟灰缸砸破的脑袋此时伤上加伤,出血量倍增。
而后,彭和华感觉喉间一丝冰凉,回过神来,何冥手里的碎瓶已经贴紧他的喉咙,尖锐的玻璃随时都可能撕开皮肤。
“别……别……”彭和华举起双手,满脸惊惧道:“你别冲动,我告诉你,我是阳城来的,阳城良氏集团你听过没?良氏集团房地产有限公司江阳市分公司负责人就是我。”
“没听过就不能杀你了吗?”何冥眼中杀意毫不掩饰。
“你不能杀我!良家你惹不起,你杀了我,良家不会放过你的!”彭和华满头冷汗地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