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51章 小老板金风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说你可以滚了,没听见吗?”何冥冷冷一瞥。
李志强惊吓到失声。
梁丘文却目眦通红,嘶吼一声:“曹尼玛!”
随即顺手抓起一个酒瓶。
恰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梁丘文一番摸索找出手机,发现是杨桂兰打来的电话。
接完电话,梁丘文对李志强抱歉道:“李哥,对不起了!我丈母娘找我呢,我得走了,您慢喝,李哥您慢喝啊!”
说着,他恶狠狠地瞪了何冥一眼,然后离开。
李志强内心在咆哮,梁丘文我曹尼玛!搁这装完逼就跑?!我怎么办?!
何冥的目光冷漠地从梁丘文背影移至李志强身上,淡淡道:“我听刘婷说你要求还挺多的啊。”
李志强后背一凉,谄笑道:“何总误会了,我这也不是要求,只是一个……小小的请求。”
如果不是刚刚牛逼都吹出去了,他也不会在这里硬着头皮谈条件了。
“你好大的胆子!”
何冥冷喝一声,吓得李志强手里的酒杯碎在地上。
这把他身边几个陪酒佳丽吓了一跳。
佳丽孙银铃看了看何冥,想着李总都叫他何总了,肯定也是个大老板。于是起身,媚眼狐骚的缠他脖子,娇媚道:“哎呦!何总,你来都来了,为什么不坐下边喝酒边谈事情呢?”
何冥低吼一声:“滚!”
孙银铃脸色一变,没想到还有如此不识风趣的男人,便没趣地走开了。
夜总会经理杜明超刚好在附近,察觉到这边的骚动,便带了几个保安过来看看。
一看是李总,杜明超立即露出客气笑容,唤了一声:“李总。”
李志强大气不敢喘地盯着何冥,哪里还听得到别人叫他。
见李志强不理他,杜明超也只是尴尬地笑了笑,没说什么。
这时,孙银铃嘴里骂骂咧咧地走过来:“什么东西嘛,不喝酒不耍女人,跑这来干什么,闹事啊!”
听到“闹事”二字,杜明超敏感地皱起眉头,拉住孙银铃问:“什么情况?谁闹事?”
孙银铃朝何冥那边甩了个眼神,噘嘴道:“他呗,像是过来找麻烦的。”
杜朝超顿时脸色大变,找李总的麻烦?这怎么行!
李志强可是他们夜总会的大客户,上头老板特意嘱咐过要特别关照的。
他作为经理,也知道李志强的地位身份,李总可是申源奶业的经理,听说最近还要升副总了。
申源奶业什么来头?江家的产业!江家什么来头?那可是江阳市六大豪门之一啊!
在他的场子里找李总的麻烦?这就是跟他杜明超过不去!
杜明超冷脸走来,保安跟在身后。
“李总。”杜明超客气地打了个招呼。
李志强还是没理他,他知道先要帮李总解决麻烦才行,于是回头瞪着何冥,发出恐吓:“这位先生,你打扰到我们的贵客了,现在请你出去,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先礼后兵,这是杜明超一向作派。
何冥冷瞥他一眼,漠然道:“这里没你事,滚!”
杜明超脸色猛地一沉,一挥手,保安们便将何冥围住。
“这位先生,你口气好像有点大,我想我们可以谈谈。”杜明超冷笑说道。
何冥眉头微挑:“你想管闲事,是吗?”
杜明超道:“李总是我们夜总会的大客户,我们有必要保障他在我们夜总会里不受到无赖的骚扰。”
何冥冷语:“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滚!”
杜明超气笑:“叫你一声先生,还真给你脸了?!像你这样的混账,我见多了!敢在我场子里找茬的人,全被我收拾干净了,你想成为下一个?!”
何冥已经失去了耐心,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还不滚?”
“好!很好!”杜明超不屑冷笑:“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你想跑也跑不掉了!给我打!”
保安们戴上指虎,凶神恶煞上前。
这边的骚乱对其他客人似乎没有什么影响,因为在夜场,这种事情根本司空见惯。
打架斗殴耍酒疯,捉奸要债抓现行,诸如此类,在夜场经常发生。
也就第一次来夜场的人会好奇,绝大部分人都见怪不怪了。
下一刻,两名保安剧烈坠入舞池,引发大片骚乱。
剩下的几名保安也陆续砸穿舞池台面,而后整个舞池塌陷,骚乱大面积扩散。
杜明超呆若木鸡地愣在原地,双目圆瞪,表情愕然。
刚刚发生了什么?他完全没看清。
他只看到对方一动未动,而他手下的保安如箭矢般弹射出去。
武者!
突如其来的两个字钉在他的脑海里。
他以前听他小老板讲过,世上有一类人,被称为武者,从古时传承至今。武者虽少,一旦遇到,千万不要招惹,因为哪怕最次级别的武者,都能以一敌十。
“让你滚你不滚,非要找死。”
何冥扭头看他,龙门印记逐渐浮现。
杜明超眼中骇然,血色龙纹烙印在他瞳孔之中,震慑灵魂。
冷汗冒出,他眼不能眨。内心想跑,可身体动弹不得。
他愕然惊觉,从他额头流落的一滴冷汗,停滞半空,绝对静止。
“现在,滚!”
何冥冷语一出,气势爆发。
杜明超眸前那一滴静态汗珠骤然湮灭,浑身触电般的剧痛过后,整个人凌空飞起,坠向舞池。
此时,夜总会陷入一片混乱。
清理完碍事的人,无视尖叫躁动,何冥冷目而视,步步紧逼。
李志强吓坏了,双手抱头,缩在沙发上,一个劲地喊:“别杀我!别杀我!”
“杀你?让我动手,你还不够格。”何冥嗤笑道:“你回去告诉江文斌,合作免了,生意也不用做了,他要问原因,就让他来找我。”
李志强瞳孔剧缩,心头一颤。
合作免了,生意黄了,意味着他的“副总”之位也随之梦碎。
要是让江董知道,合作失败的原因完全出于他个人因素,怕是连职位都保不住,更别提升职美梦了。
“何总,我不提要求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李志强从沙发滑下,爬行求饶。
“回去跟江文斌说吧。”何冥眼神冷漠,淡然回头。
夜场骚乱逐渐平息下来,受到惊吓的人群已然退散离去,还未离场的,都是坐怀不乱有头有脸的人物。
他们抱着看热闹的心态,以此取乐,酒意更浓。
比如离何冥李志强最近的左手边七人大卡座,白西装红领带的墨镜男子饶有兴致地喝了一口红酒:“有意思。”
墨镜男子左手放下酒杯,右手双指成剪,依偎怀中的黑丝兔女郎便递上一根雪茄,为其点火。
这时,一大伙人涌入夜总会场,或是手持棍棒的打手,或是拳戴指虎的壮汉。
领头之人乃“金色年华”夜总会小老板金风华,他寸头圆眼,面容凶狠,皮裤之上半身**,外披一件黑色貂绒。
金风华得知自己的心腹杜明超被人干了,会场也乱成一团,便火速带人赶来。
在自己的场子里打自己的心腹,引发会场骚乱,这等于砸场子,还是很嚣张猖狂的那种。
不过据报信的会场小弟所描述的情况来看,金风华断定砸场子的是一名武者,但他不怕,因为他也带来了一名武者。
三流武者孙凯,师从“三斗七星”中七位星宿之一方烈。
孙凯一身朋克造型,相当非主流,浓厚的妆容让他看上去人不人鬼不鬼。
待手下小弟将何冥围得水泄不通后,金风华嚣张走出,目光狠厉,冷笑:“砸场子?”
“砸了又怎样?”何冥淡漠而笑。
金风华慢拍鼓掌,笑容阴冷:“不错,有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