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50章 我这算不算有本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何冥冷笑一声:“就凭你也有脸说和她是闺蜜?以后离她远点吧!”
潘红燕黯然点头,默默退回座位。
她后悔,很后悔。
柳冰冰有这么厉害的老公,她要是当初不被嫉妒蒙蔽双眼,今日定能讨到些好处。
此时薛远途给薛宏伟使劲使了个眼色,薛宏伟明白意思,但内心犹豫,这么多老同学面前,他拉不下面子。
薛远途流露恨铁不成钢的神情,接着怒喝一声:“混账!你愣着干嘛?!难道要等着冥爷主动降罪不成?!”
薛宏伟满目愕然,面色铁青地看了看众人,小声低喃:“爸……这么多同学在呢……”
“在你MB!”薛远途忍不住怒爆粗口,一耳光甩过去,把薛宏伟整个人都打懵了。
薛远途指着薛宏伟的鼻子,众人面前没给儿子留半点颜面,冷喝道:“现在知道要面子了?!闯祸的时候怎么不想着会有这么一天?!冥爷什么身份?你敢辱他?你配吗?!别说你这不成器的东西!就算是你老爹我,也不敢冒犯冥爷半分!”
“你以为这是在学校?还以为自己是学校山大王?!我明着告诉你,今天我保不住你,你要想活命得靠你自己!”
这番话着实把薛宏伟吓尿了,从小到大他敢作威作福飞扬跋扈,就凭他有个豪门家世,有个能帮他摆平一切的老爸。
如今连这个老爸都明摆着告诉他,今天保不住他,那他还有什么可倚仗的?
“不是……冥爷!”薛宏伟的面部表情和心理防线几乎瞬间崩溃,他苦着脸却又强颜欢笑,那样子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我不该,真不该!真的……那什么!”薛宏伟有些语无伦次,满脸惊慌之下,他干脆猛地甩自己一耳光,火辣的痛感令他清醒一些。
深吸口气,他满怀敬意和惶恐地朝何冥深鞠一躬:“冥爷,是我无知,不该言语冒犯您!”
何冥淡漠目光落到圆桌中间的三瓶茅台上,“看到这三瓶茅台没有?”
薛宏伟怔怔点头。
“现在,喝掉。”何冥冷冷说道。
薛宏伟骇然瞪眼,嘴角微抽道:“冥爷……这可是白的,三瓶……喝下去怕是要住院……”
“你想换种方式?”何冥眉头微挑,淡笑:“也可以。”
薛宏伟莫名感到头皮发麻,连忙拿起一瓶茅台,边开边露出谄媚笑容:“不用了,我喝,我喝……”
说罢,薛宏伟鼻子在瓶口停顿一下,皱起鼻子便猛灌起来。
薛宏伟结发妻子舒慧吓傻了,她低头祈祷,祈祷何冥不要注意到她。
但越不想发生的事情越会发生。
何冥扬起嘴角,轻笑着看向她:“别低着头,抬起来。”
舒慧肩膀微颤,一脸惊惧地抬起头。
何冥笑道:“你评一评,我这算不算有本事?”
舒慧都快吓哭了,连连点头。
“那你怕不怕?”何冥再问。
舒慧怯怯点头。
何冥目光陡然凌厉起来:“怕还不跪下?!”
舒慧心头一颤,噗通摔下座位,顺势爬到何冥面前,双膝跪直,老老实实。
何冥微微俯身,面若寒霜,问:“你和冰冰今天是第一次见吗?”
舒慧点头。
何冥目烁寒芒,再问:“那她可有惹过你?”
舒慧摇头。
“可有辱骂过你?”
舒慧还是摇头。
何冥语气骤然冷厉:“既然她没惹过你没骂过你,那你朝她扔杯子,羞辱她干什么?!”
舒慧浑身剧颤,脸色惨白,眼中带泪,颤声道:“我……我错了……”
这时,薛宏伟喝完三瓶茅台,酒瓶放下,人也随之倒地,人事不省。
薛远途长叹一声,上前扶起儿子。
何冥淡淡道:“送医院去吧。”
薛远途低头,感激万分:“谢冥爷网开一面!”
薛远途搀着儿子正要离开,舒慧哭着问:“爸……那我呢……”
薛远途面露难色,偷偷看向何冥。
何冥低喝:“记住,管好自己的嘴!你若再敢出言辱骂冰冰,绝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
舒慧宛如绝处逢生,跪着连鞠两躬,泣声感激:“谢谢!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随即,何冥目光扫向众人,冷声道:“还有你们,今天的事,对任何人保密,倘若谁敢走漏半句……”
何冥目光微微眯起,示意着薛远途和徐长风道:“你们说。”
薛远途冷厉道:“那我薛家第一个不放过他!”
“还有我徐家。”徐长风清冷说道:“定不饶他。”
闻言,众人摒息,冷汗直流。
一个薛家,一个徐家,江阳六大豪门中的两豪门同时放话,谁敢不听?谁敢违抗?不想活了?
“听到了?都记清楚了?”何冥深邃目光扫过众人。
众人惊颤点头。
这时,刘婷终于找到何冥。
站在包厢门口,她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凑到何冥耳边耳语一番。
何冥目光冷冷,立即起身出门。
“金色年华”夜总会里,炫目灯光爆闪,性感腰枝在光与暗的间隙扭动。震耳欲聋的音响下,摇曳着一具具躁动的身姿,放浪形骸。
舞池正前方的大卡座,梁丘文与李志强把酒言欢,二人酒劲上头,脸颊红润,笑容春意荡然。
“李哥!这事真没问题?”梁丘文抓着酒杯粗声问。
他当初去天宇传媒想把新闻报道改回来,那可是倒了大霉的。
李志强用力拍拍胸脯:“你李哥出马!好使!”
梁丘文凑近身子问:“那个天宇传媒的老板何总,是不是真的相当牛?!”
那天他们在天宇传媒公司四脚着地爬出大门的事到现在还记忆犹新。他知道天宇传媒公司的老板是个非常牛逼的大人物,但具体有多牛,他心里还没个底。
“那不是一般的牛啊!”李志强想起都觉得头皮发麻:“反正哥哥奉劝你一句话,在江阳市,你惹谁都不能惹天宇传媒公司。”
梁丘文咽了口唾沫,满脸骇然,随即竖起大拇指钦佩道:“李哥你真厉害,那么牛的人物,也得卖你面子把这事办了。”
李志强洋洋得意,昂起脑袋:“那可不,你哥哥我是谁?我现在是申源奶业的副总啊!天宇传媒的何总就算再牛逼,也得看在江家的面子上给我三分薄面,更何况这次和天宇传媒的合作生意我代表公司也是在利益上作了让步的,这么一件小事他不得帮我兄弟办妥喽?”
“牛!李哥你太牛了!”梁丘文嘻笑敬酒,一脸崇拜。心想只要抱紧李哥这条大腿,以后在江阳市何愁不能横着走?
李哥现在可今非昔比,堂堂申源奶业的副总,身后那是江阳市六大豪门之一的江家给他撑腰!能认李哥这位大哥,那是他梁丘文三生有幸。
这时,何冥在闪耀的灯光下找到李志强的身影,看到他和梁丘文在一块,何冥就知道自己完全猜中了。
梁丘文心里头高兴,一杯接一杯地喝。
李志强同样高兴,也是越喝越嗨。
旋即,他们感觉到有一道影子挡住了来自舞池的炫光,不约而同皱眉抬头。
他们看到的同一个人,而不同的是,梁丘文满脸讥讽,李志强却满目惊骇。
“又是你这个废物,怎么到哪都能看见你?你说你怎么这么碍眼呢?!”梁丘文嗤笑嘲讽。
李志强怔怔地看了看梁丘文,脑子里嗡嗡作响。
这傻逼在干什么?找死吗?!
“你可以滚了。”何冥冷冷低喝。他找的是李志强。
“你跟谁说话呢?!”梁丘文瞪眼起身,满脸凶煞。
李哥可在旁边看着呢!他不能在李哥面前丢脸!一定要狠狠教训这个废物,给自己长长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