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34章 天王老子来了也保不了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群演?
徐长清冷笑不语。
真是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这时,高义凑到江洋耳边轻声道:“二爷,那小子叫何冥,是柳家的赘婿,柳家人都瞧不起他,准备把他踢出家族。”
说话间高义心里也犯嘀咕,由于与何冥不是第一次见面,没太留意对方形象的变化,但不经意间似乎有看到何冥脸颈处淡化下去的纹身。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那纹身,与龙门印记很是相似!
江洋眼中浮现不屑之意,嘲笑道:“敢情是柳家的废物赘婿啊!徐长清,你们徐家什么时候堕落到要找个废物来给你们撑牌面了?”
“江洋,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再继续出言不逊,恐怕今后六大豪门就要消失一门了。”徐长清冷冷低喝。
“哎呦,我好怕啊!想让我们江家消失?凭谁?就凭这个废物?!”江洋指着何冥笑出了声:“一个连柳家都想踢出门的赘婿,你们徐家还把他当宝了?”
高义又在江洋耳边低语道:“这个赘婿是个武者,有点本事的,昨天就扬言要来找江家的麻烦。”
“原来如此。”江洋挑眉,恍然大悟道:“敢情你今天是来替这个废物出头,好拉拢他为你们徐家卖命!”
徐长清震怒:“一派胡言!我徐长清何德何能?能让冥爷卖命!倒不如说,只要冥爷一句话,我徐家愿意效犬马之劳!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
江洋嗤笑:“装得真像!你继续装!”
“我装你MB!”徐长清忍不住破口大骂。
与无知之人争论真如同对牛弹琴。
这时,何冥环顾四周,淡淡问道:“小江呢?”
闻言,众人露出复杂神情。
小江?叫谁?
这里的人大部分都姓江,但愿意被这家伙称呼“小江”的,恐怕一个都没有。
见大家都没反应,徐长清低喝:“冥爷问你们话呢!江海人呢?!”
尼玛?!江海?江老爷!
众人傻眼了,这小子竟敢称呼江家家主为“小江”?!
“混账!”江洋急眼了:“小江是你能叫的?!”
徐长清冷笑道:“等江海回来,他会亲自告诉你能不能叫。所以,他现在人呢?”
江洋没好气地道:“我大哥这会可能刚下飞机,有种在这里等他回来,他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后悔!”
“既然不在,那便不等他了。”何冥冷厉目光突然瞥向人群,漠然问道:“江文斌是谁?”
人群中一瘦弱男子,西装革履走出,满脸玩世不恭,不把何冥放眼里说道:“是我,怎么?叫你爹名字有何贵干?”
“掌嘴。”何冥神色一冷。
郭峰达健步上前,厚重的一巴掌结结实实落下。
清脆响声在江文斌脸上绽放,霸道的力量把他强推在地。
江洋狞声道:“姓郭的,你做这种事,你觉得我大哥会放过你吗?!”
袁寰衣伤了,现在放眼江家无人能阻止得了郭峰达,江洋也束手无策。
“那可说不好。”郭峰达有恃无恐道。
江文斌唇角啜着血,露出怨毒目光,指着郭峰达骂道:“你MB的!你敢打我?你算什么东西你打我?!等我爹回来,他会把你们全杀光!一个不剩!”
“等你爹回来?”何冥发出一声冷哼:“别说你爹,今天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保不了你!”
徐长清等人脸上挂着底气十足的笑容,笑而不语。
今天这一趟,徐长清是自告奋勇跟来的。
徐家与江家结怨多年,恩怨甚至影响到了下一代。但江家势力日益壮大,发展迅猛,若徐家不找个机会杀一杀他的锐气,日后怕是不好过。
江家原是外省没落家族,能于江阳市扎根,并在短短二十年的时间里迅速发展昌盛,入六大豪门之列,其最大的倚仗便是同时拥有两位星宿。
七位星宿,六大豪门瓜分之,江家独占两星,其余五豪门各占一星。
而江家与徐家之间的恩怨,得从二十年前开始说起。
“你他妈算哪根葱,仗着徐家撑腰,你就敢在江家说这种大话?!得罪我们江家,你只有死路一条!”江文斌咬牙冲何冥骂道。
“继续掌嘴。”何冥眼角流露寒意。
“我来!”徐长清撸起袖子,无情地扇去一耳光。
江文斌右脸颊火上浇油般疼痛,恶毒大骂:“老东西!我去你大爷!”
江文斌刚想还手,郭峰达丹田运功,单腿踏地,大地龟裂至江文斌脚底,吓得他踉跄后退瘫坐在地。
何冥负手而立,淡漠发出质问:“昨天就是你派人到登仙楼送礼提亲的是吗?”
江文斌恼怒无比,怨毒目光瞪向何冥,咬牙道:“是我又怎么样……?”
何冥再问:“听你们管家说,你很喜欢柳冰冰?”
江文斌阴狠道:“是啊,老子就是想得到她,不择手段也要得到她!”
何冥冷笑:“那你知不知道,柳冰冰是我的老婆?”
江文斌初见何冥,不知何冥和柳冰冰的关系,听到这话,不禁露出惊异目光,接着讥笑一声:“原来你就是杨姨老提到的柳冰冰那个废物老公?在柳家不受人待见,人人喊打,现在竟敢到我江家耀武扬威?”
“你和杨桂兰走得很近啊。”何冥淡漠道。
“还行吧。”江文斌嗤笑:“毕竟她想让我取代你做柳冰冰的老公,做柳家的女婿。是不是很气?你跟柳冰冰结婚三年都不受待见,我什么都没做就深受喜爱。”
“过不了几天你就得在他们的强迫下和柳冰冰离婚,而我便可以名正言顺地把柳冰冰据为己有,你看着我睡你曾经的老婆,却无能为力,因为我们才是合法……”
话音未落,何冥目光一凝,一道无形而锋利的波动瞬间贯穿了江文斌的大腿。
一时间血流如柱,江文斌抱着自己的腿倒在血泊中。
高义立即上前护住江文斌,一脸惊恐地望着何冥,见何冥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他才松了口气,赶紧叫人来为江文斌包扎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