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32章 离不离,由不得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得到肯定答复,管家露出笑容:“那好,我这就回去告诉我家少爷。”
“等等!”柳冰冰突然站起来,蹙眉道:“我已经结婚了,跟我提亲是什么意思?”
管家耐心解释:“刚刚已经向您解释过了,只要您三日之内恢复单身,这门亲事就算数。”
何冥冷笑:“我要是不同意呢?”
杨桂兰肃然开口:“你不同意也没用,以柳家的关系,办理个离婚手续,都不需要你们本人到场。”
“你敢?!”何冥眼中流露出一丝杀意 。
杨桂兰不屑一笑:“废物,你有什么资格威胁我?柳家养你这么多年,已经够对得起你了!你还真想在柳家蹭吃蹭喝一辈子?!”
“我不同意!”
这时,柳冰冰发出抗议的声音:“我不会和何冥离婚的,你们请回吧!”
“这……”管家面露难色,尴尬地看向杨桂兰。
杨桂兰怒道:“你离不离,由不得你!”
这是柳家唯一能与江家攀好的机会,只要柳江两家联姻,有了六大豪门江家的帮助,柳家事业必定如日中天,势若猛虎,用不了多久就能鼎盛起来。
“我再说一遍,我不会和何冥离婚!”柳冰冰态度坚定,语气坚决。
柳洁此刻对柳冰冰的怨恨厌恶已经上升到了极点,她面目扭曲的狞笑道:“你装什么贞洁烈女?!你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了?野种一个!要不是我爸仁慈,把你带进柳家,你现在估计还是个流落街头的孤儿!”
柳洁把积压在心底所有的积怨愤恨都无脑往柳冰冰身上倾泄。
她柳洁得不到的,柳冰冰却可以轻易得到,而更可恨的是,柳冰冰还不要!
你求而不得的,却是别人不屑一顾的。
所以她崩溃了,爆发了!
柳冰冰指尖轻颤,俏脸陷入阴霾。
看到言语对柳冰冰起效了,柳洁十分愉悦,继续骂道:“你出生就是个错误,柳家能接纳你你就该谢天谢地了!你活着不就是应该报答柳家吗?当年爷爷让你嫁给何冥这个废物,你也很抵触,但为什么不敢拒绝?因为你怕,怕爷爷把你踢出柳家,所以你不敢不从!爷爷让你嫁给废物,就是在告诉你!你只配得上废物!你懂吗?!”
“你给我闭嘴!”何冥发出怒喝,目光森然。
柳洁这不止在侮辱柳冰冰,侮辱他何冥,更是在侮辱柳正云!
柳洁不管不顾,继续说道:“现在你以为自己在家族有点地位了?可以立牌坊了?!你做梦!你没有拒绝的资格!你的一切都是柳家给你的!所以你的一切都属于柳家……”
啪!
一道响亮清脆的耳光打断了柳洁的话。
众人怔然。
梁丘文捂着脸既愤慨又莫名其妙:“你打我干什么?!”
“怎么,你有意见?”何冥冷瞥道。
他不想动手打女人,就让梁丘文代受。
梁丘文恼羞成怒,提起桌上的酒瓶想动手,却被何冥一个冷厉的眼神吓住了。
右脸肿胀未消,疼痛未散,耳鸣还在持续不断,他不想再一次体会这份痛苦。
何冥走到柳洁面前,眼神骇人无比,冷冷说道:“你要再敢多说一个字,我难保下一个耳光不会落到你的脸上!”
杨桂兰拍桌而起:“何冥!你放肆!”
“放肆?”何冥冷笑:“我还有更放肆的!我告诉你们,只要冰冰说她不愿意,你们谁敢逼迫,我一定会让他死得很难看!”
话出瞬间,包厢内气温仿佛骤降,冷咧的气息无声蔓延。
所有人不寒而粟,莫名恐惧。
“杀气……”管家不禁愕然低喃。
他不止是江家的管家,更是一名精锐武者。
管家上前一步,肃然道:“这位先生,我奉劝你一句,我家少爷是真的想娶柳小姐为妻。”
“他想娶就能娶了?问过我没有!”何冥冷笑一声。
“我家少爷的确想娶就能娶,请你不要横加阻拦。”管家眼中流露杀意。
必要时候,他会出手为江文斌扫清障碍。
“好一个横加阻拦!好一个江家!”
何冥大笑三声,无形威压外放。
管家身体一僵,仿佛被扼住喉咙般无法呼吸,颤粟不已。
细密的冷汗布满管家额头,无法动弹也无法呼吸的他,惊愕地瞪着眼睛。
这不是任何一种功法,单单只是气势上的压迫。
管家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的境界,远在他之上。
“你听着!回去告诉你们江家少爷!明天我亲自去会会他!滚!”何冥一字之音犹如重锤,狠狠砸在管家心头。
管家喉咙里涌上一股咸腥之味,下一秒,鲜血便从他的口角溢出。
杨桂兰不知是何冥所为,还以为管家身体不适,急忙关心:“怎么了?你没事吧?”
管家摆手道:“没事,我就先告辞了。”
“好,你回去告诉江少爷,这门亲事我杨桂兰做主了,让他不用担心。”杨桂兰吃了秤砣铁了心,一定要促成这门亲事。
管家点头:“好,我会禀明少爷的,杨家主,告辞!”
临走之时,管家还忌惮地看了一眼何冥。
江家人一走,杨桂兰便率先发难,厉声冲何冥道:“何冥!你别以为柳家可以对你一让再让,这次你无论如何也得和冰冰离婚!别无他选!”
何冥负手而立,淡漠道:“这话我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你别以为我对你们柳家可以一让再让,念在柳家对冰冰有养育之恩的份上,我可以忍你们一时,但你们若真的不知好歹,就别怪我不念情义!”
这话要是说给六大豪门家主听,必吓得他们跪地求饶。
而在柳家人的耳朵里,这绝对是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
下一刻,柳家众人哄堂大笑,笑声中充斥鄙夷之意。
“你听见没有?!废物发怒了,要不念情义了!”
“听到了,说得他不念情义有什么用一样,像个傻子!”
“你们没看出来他是被逼急了吗?都被逼得要离婚了!离开柳家他什么都不是!”
“狗急跳墙,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