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23章 继续,打到我满意为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可是大家都没有放在心上啊!本来就是闹着玩而已!”慕容雨有些不服气地说。
何冥神色骤凝,目烁寒芒道:“闹着玩?!人身攻击,言语羞辱,将她不愿被外人知晓的秘密公之于众,如此令人发指的恶行你管它叫闹着玩?!恐怕只是对你们而言算闹着玩吧?!没有放在心上的人也只是你们,而被伤害的人只会留下伤痕,我不清楚当年之事在她心里会留下多大的阴影,倘若我知道,说不定今天就不会与你们多说废话,直接屠你们两家满门!”
此话一出,慕容云和欧阳浩顿时面如死灰,双双跪下磕头求饶:“冥爷息怒!小女当时也是年少不懂事,我们愿代她们受罚!”
何冥冷喝:“你们一味说她们年少不懂事,却不曾想,她们行径如此恶劣,正是你们教女无方的结果,你们纵容她们为非作歹,只知道以势压人,让她们更加肆无忌惮!今日你们想保她们,可以!我给你们选择!”
慕容云和欧阳浩忙答:“冥爷请讲!”
“要么,我要她们付出代价,要么,我要你们两家从此在世上消失!”
慕容云和欧阳浩惘然抬头,神情惊恐无比!
他们知道,这不过是冥爷一句话的事情。
何冥冷冷道:“现在,你们还要保吗?”
慕容云和欧阳浩不敢吭声。
慕容晴却突然发出尖叫:“凭什么要我们认错!我们又没错!”
激动的情绪让她脸上的赘肉也抖动起来:“明明是那个野种不对在先,学校里地位卑微的又不止她一个,为什么我们不欺负别人,就欺负她?因为她恶心!别人见了我们都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就她见我们跟见普通人似的,还摆一张高冷的脸出来,恶不恶心?!我就要看她哭,看她掉眼泪我才开心!”
这话瞬间点燃了何冥胸腔的怒火。
何冥怒喝:“来人!掌嘴!”
“是!”
门外之人接命,武凌云现身厅堂,带着一众龙门精锐迈着厚沉步伐挺进。
龙门精锐严守大门,武凌云大步流星地来到慕容雨面前。
慕容晴又尖叫:“你干什么?!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武凌云冷笑:“我管你是谁!”
说罢,挥手甩给她一巴掌。
啪地一声!慕容晴侧身栽倒,半天没有反应。
慕容云心头剧痛,但只能无力地看着。
半响,慕容晴呜呜大哭,嘴角还带着血丝。
这可把慕容雨和欧阳皓雪吓坏了,两人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何冥起身漠视啼哭的慕容晴,冷然道:“你听好了!最恶心的不是不懂得谄媚奉承,而是你这种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嘴脸!你说看她掉泪你便开心,那我告诉你,此刻能让我解恨开心的事就是杀你,如果开心的事就是对的,我是不是就该杀了你!”
怒音发出的瞬间,伴随着两道锋芒毕露的气势,如两柄削铁如泥的尖刀,劈开慕容晴身侧的地板。
轰然砸下的恐怖,令慕容晴脸上失去了所有血色,她崩溃地哭喊着:“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一边喊,一边疯狂地抽打自己的脸。
慕容雨和欧阳雪也慌神错乱,同时抽起自己耳光。
何冥面容龙门印记浮现,他坐下淡淡道:“继续,打到我满意为止。”
掌掴之声持续良久,直到仨恶女双颊硕大红肿,何冥才淡漠喊停。
何冥扫了三人一眼,个个面色狼狈,满眼泪水。便问:“现在,你们可知错?”
三人抽搐点头,惊恐万分。
何冥走下高堂,负手道:“三年之内,让她们自力更生,不得倚靠家族财势。明白吗?”
慕容云和欧阳浩知道这话是说给他们听的,便连连点头:“明白。”
武凌云横眉冷喝:“他说的话你们给我牢记在心!若不照做,后果你们知道的!”
“知道……知道!”
慕容云和欧阳浩岂敢说不。
来时残阳如血,去时天色渐暗,何冥心想柳冰冰在家该等急了,便加快步伐。
柯扬早已驾车在徐家宅邸外等候,只等何冥上车。
第二天是杨桂兰寿辰,贺寿地点定在江阳市排名第三的登仙楼。
可眼下出了点小问题,柳家提前一周就预约了位置,现在人都到齐了却被临时取消。
“你们什么意思?!早就预订好了位置,现在说取消就取消?!”柳涛对着前台服务员大吼大叫。
女服务员不停道歉:“实在不好意思,这是我们酒店的规定。”
“把你们经理叫来!”梁丘文拍桌吼道。
这时,一名胸前挂着大堂经理牌的男人谦笑走来:“我是大堂经理,希望能为你们提供帮助。”
柳涛语气不善道:“我们一周前就电话预约订了这里的位置,现在临时告诉我位置被取消了?你们什么意思?!”
经理笑着解释:“实在对不起,这位先生。冒昧问一下,你们有没有VIP卡?”
柳家众人面面相觑,目光最后聚焦在杨桂兰身上。
杨桂兰皱眉摇头:“没有。”
经理脸上的笑容减了几分,道:“那就是了,按照我们酒店的规定,VIP客户享有优先权,就算你们提前一周订了位置,只要位置紧缺,非VIP客户就得给VIP客户让出位置。很不幸,你们预订的位置只能暂时先让给其他VIP客户,当然,如果有位置的话,我们还是可以通知你们的。”
登仙楼的VIP卡是花钱买不到的,所有VIP卡都由登仙楼经理亲自送到VIP客户手里,完全免费。
当然,这些VIP客户,自然都是江阳市顶尖的大人物。
听到是被登仙楼的VIP客户抢了位置,梁丘文和柳涛都不吭声了。
因为他们知道,不管哪个VIP客户,都是他们惹不起的人。
正当柳家众人准备扫兴离开的时候,何冥却淡淡发问:“我想知道,是哪位VIP客户顶了我们预订的位置?”
此言一出,柳家众人以及大堂经理都纷纷看向他,目光中带着鄙夷。
“别问了,问了又怎么样?难不成你想去给他们端茶倒水?”梁丘文嗤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