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8章 江阳小霸王朱国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素衣瞧了瞧章家珍手里的两件古瓷,心头惊叹,没想到这屁大的古玩店里还有这等宝贝,虽跟成化斗彩葡萄纹杯相比差之甚远,但价格不菲确实不是说说而已。
柯扬却是冷笑一声:“笑话!冥哥若是真稀罕这些东西,别说什么成化斗彩葡萄纹杯,就算再值钱再无价的宝贝,都有人不远万里亲自给冥哥送来。你根本没有谈条件的资本!”
章家珍绝望了,他知道自己除了苦苦哀求,没有别的路可走。
他能不能过今天这关,沈素衣说了不算,他手里的宝贝说了不算,只有何冥一人说了算。
“冥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章家珍抱着两件宝贝痛哭流涕:“我真的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我不该啊!千不该万不该……”
话音刚落,一位手里把玩着两颗金核桃的大胖子推门进来,扯着嗓门大喊:“老章!杯子呢?!拿出来给老子瞅瞅!”
这胖子名叫朱国金,是江阳市臭名昭著的霸王,手下养了一帮痞子,手段狠辣,也爱好古玩,为了得到想要的藏品干过很多丧尽天良之事。
章家珍一见到这位霸王,立即吓得脸色惨白,然后瑟瑟发抖地说:“朱爷……杯子没了……”
朱国金脖子挂一串玉佛珠,一袭灰色长衫,满脸横肉收紧,目露凶光道:“刚才电话里你可是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你这有成化斗彩葡萄纹杯的真品,为了这杯,我专程赶来,你现在告诉我杯子没了?你在玩我?”
看到何冥从沈素衣手里接过成化斗彩葡萄纹杯,朱国金眼里闪过精光,接着一脚踢翻章家珍,恼怒道:“你他妈的!老子在电话里就告诉你,这杯子老子要了,你还敢卖给别人?!”
越说越气,朱国金又追上去一阵猛踹,踹得章家珍嗷嗷直叫。
踹完,朱国金继续把玩着手里的两颗金核桃,冲何冥咧嘴一笑:“兄弟,那杯是我的,还给我呗。”
“你的?”何冥饶有兴趣地打量这个人:“你还真敢说啊。”
“兄弟,你可能不知道。朱爷我呢,别的本事没有,就胆大!”朱国金抖了抖袖子道:“要不兄弟你开个价,朱爷我不差钱,只要价格公道,都行。”
朱国金是恶霸却非强盗,买卖一事他倒一向守信。
“不卖。”何冥淡笑着摇摇头。
朱国金手里两颗金核桃停下来,他脸色渐冷,目光微眯:“兄弟,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跟朱爷我做买卖,朱爷绝对不坑你,但你若是惹恼了朱爷我,到时候可就哭都来不及了。”
何冥云淡风轻,把杯子收入玉盒,笑道:“口气这么大,想必你势力也挺大的吧?”
朱国金低哼一声,咧嘴笑道:“不是朱爷我吹牛,在江阳这块地方,普通人听了我名,都得吓到尿裤子。”
“那你有没有被吓到尿裤子过呢?”何冥意味深长一笑。
“那是真没有啊。”朱国金威胁道:“兄弟,朱爷最后再问你一次,卖,还是不卖?给个话吧!”
“威胁我?你怕是没有那个资格。”何冥淡淡一笑。
朱国金手里的两颗金核桃骤然捏紧,面露森然笑容的他拿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黄毛,给我带几十个弟兄过来,在陶源街老章古玩店!”
见状,章家珍抱着自己的两件宝贝悄悄爬去了柜台底下,他知道冥爷一定神通广大,但朱爷也不是好惹的。
没多久,几辆面包车停在古玩店门口,一群古惑仔模样的人持着棍棒之类的家伙堵在门口,叫嚣着让何冥他们出去。
朱国金把玩着金核桃咧嘴冷笑:“后悔吗?来不及了,现在你想完整地从这里离开,就把手里的杯子交给我。别怪朱爷没给你机会,刚才让你把杯子卖给朱爷我你不愿意,现在朱爷要明抢了!”
“如果我不交给你,你打算留下什么?”何冥挑眉看他。
“就留一条手臂吧。”朱国金淡淡道。
“好,那就留一条手臂。”何冥轻笑一声,推门出去。
柯扬和沈素衣也紧随其后。
门外几十人,持械且目光不善。
然而沈素衣丝毫不慌,他知道有冥爷在,今天就算六大豪门齐聚于此,也不过冥爷一句话的事情。
朱国金从店里走出,低吼道:“给我把他们的手臂卸了!记得别弄坏了我的杯子!”
何冥负手而立,目光淡漠,眼下虽几十余人,但他眼中空无一人。
朱爷手下几十人凶神恶煞,持械逼近,可何冥依然云淡风轻,无惧无畏。
这时,街上过客突然躁动慌乱,仓皇奔走。
奇装异服之人涌现在两边街头,同时踏步前进。
这些人身披白色战龙披风,浑身杀气腾腾,目光凛然,面容坚毅。
他们步伐统一,恐怖肌肉撑张着衣物,聚集在古玩店前,将朱爷手下几十人团团包围。
朱国金手里金核桃落地,双目血红,神色震惊。
他手下的几十人转身面对着三百余龙门精锐,棍棒掉了一地。
劲风吹动着三百余白色披风,而为首之人武凌云踏前一步,向何冥抱拳鞠躬:“见过冥帅!”
何冥不动如山,淡漠而语:“凌云,我问你,倘若有人欲意抢我手中之物,该如何处置?”
武凌云眼中精光爆闪:“该杀!”
朱国金不禁狂吸凉气,心头剧颤。
何冥又言:“我再问你,倘若有人欲留我一条手臂,该如何处置?”
武凌云暴喝:“该死!”
朱国金指尖颤抖,咬牙道:“兄弟,你有点本事,算你狠!杯子朱爷我不要了,咱们改日再会。”
武凌云冷笑:“你想走?问过我没有?”
朱国金脸色一沉:“兄弟,劝你适可而止,你的确人多势众,但朱爷我也不是好惹的,真要拼个鱼死网破,对谁都不好!”
区区几百号人,朱国金也能叫得来。
但他不知道,这三百余人,能顶百万雄师。
“鱼死网破?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给你二十分钟时间,尽你所能,我让你知道什么叫绝望!”武凌云腰板笔直,霸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