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4章 他言出必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地隐隐震颤,每一粒沙石都在颤动。
徐家几十人皆面露恐惧,冷汗直流。
下一秒,何冥合拢五指,空气仿佛一声炸响,徐家几十人犹如被大地弹起,凌空飞起十尺,重摔一地。
那场面跟下饺子似的,震撼而不堪。
郭峰达呆呆地咽了一口唾沫,十指剧颤。
就这一手,再给他一百年时间去修炼也达不到。
血色龙纹再度爬上何冥的颜颈,武凌云在身后苦笑不已,龙门密室怕是又要瘫痪了。
龙门印记其实是某种特殊的纹身,由液态芯片刺绣而成,只在发功时显现出来,主要起监测作用。
“怎……怎么会这样……?”徐长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知道武者是凡人难敌的存在,但从未见过武者会有如此超越理解和科学范畴的手段。
这是当然,徐长风见识过的武者与何冥之间差了何止一个银河系?
何冥淡漠的目光看向郭峰达,轻言道:“你呢?不出手吗?”
郭峰达脸色惨白,薄唇轻颤而不敢言一语。
出手?他有那个实力和资格吗?
“怎么不说话?你不出手,是瞧不起我,还是不敢出手?”何冥淡淡一笑问。
郭峰达不由地苦笑起来,瞧不起?他哪敢啊!就凭何冥刚才露的那一手,他就能断言,哪怕江阳“三斗七星”十人齐聚于此,也绝不是对手。
“问你话呢!给我在三秒内回答!”武凌云大喝一声。
郭峰达激灵苦笑:“不敢……不敢……我甘拜下风。”
一旁的徐长风傻眼了,郭峰达可是“三斗七星”中的七星之一啊!竟被吓得如此这般?
“郭先生,这是?”徐长风脑子有点懵。
郭峰达长叹一声:“对不住了,二当家的。恕我直言,公子这仇,就算顷尽徐家之力也怕是报不了。”
一句话,让徐长风彻底绝望。
这时,何冥言声骤然冷厉:“既然不敢,那就跪下!”
话出之时,似有一道冷酷杀意席卷而去。
徐长风后背恶寒,感觉有一把寒气逼人的尖刀直指他的咽喉。
而后,他双腿一软,膝盖磕在地上。
只有郭峰达还站着,身为强武者的尊严,使他膝不能屈。
“他让你跪,你不跪,杀!”武凌云一步跨前,冷喝道。
同时,三百龙门精锐也跨前一步,刺骨的杀气在空气中交织,无形的威压呈万吨之势落在郭峰达的肩膀。
不能屈?那也得给我屈!
这是何冥之威,亦是龙门之威。
郭峰达颤抖着身子缓缓跪下,绝望地闭上眼睛。
这一刻,武者的尊严也好,面子也罢,都不复存在。
这一刻,他明白了,徐天耀惹的人,绝非龙门中人这么简单!
何冥转身向小区里面走去,淡淡说道:“明天,我要你携子长跪于此,否则,徐家必亡。”
武凌云猛跺一脚,脚下地面龟裂开来,他怒吼:“他言出必行,要你们徐家亡,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保不住你们徐家!”
徐长风颤抖伏地,郭峰达也是哀叹连连,束手无策。
竖日早上,何冥陪同柳冰冰去采石厂监工,这是与千帆建材公司签署合作以来的第一单生意,必须重视。
由于量大任务重,开采和加工无法同时进行,厂里的员工基本都去采石场进行开采工作,工厂里除了看门大爷空无一人。
何冥和柳冰冰刚从采石场监工回来,就撞见被看门大爷拦在门口的柳洁梁丘文二人。
“识相点赶紧滚开!好狗不挡道!一把年纪了可别给自己找不痛快!”梁丘文一脸鄙夷地吼道。
柳洁不屑地翻了个白眼,扭着腰枝谩骂道:“老不死的玩意,看个大门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告诉你,这里是柳家的地盘,我一句话,就能让你这种老家伙滚蛋!”
大爷也是个性情中人,挡在他们面前满不在乎地说:“厂里有厂里的规定,柳不柳家的我不知道,反正我只做我份内的事。”
“哟吼?!看大门还看出正义感了?也不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我们是什么人?!”梁丘文冷笑一声。
大爷撇嘴道:“我知道,你们就是拖欠厂里货款的人。”
“你!”梁丘文撸起袖子:“我看你这老东西是嫌自己命太长了,欠收拾!”
柳冰冰见状急忙上前阻止,面向柳洁梁丘文说:“你们到这来干什么?”
柳洁似笑非笑地道:“没什么,就是来看看妹妹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有没有需要姐姐帮忙的地方。”
说着,她斜了大爷一眼:“可惜到这却被个看门狗给拦住了,妹妹找来的看门狗真是凶猛啊!”
柳冰冰脸色微沉:“他不是什么看门狗,是我们厂里的门卫李大爷。”
“门卫可不就是看门狗吗?人模狗样的,鬼知道是人是狗!”柳洁满脸嘲笑。
梁丘文也跟着讥笑起来。
这时,何冥漫步走来,淡笑道:“看门的不一定是狗,来访的也不一定是人。”
“你什么意思?”梁丘文恶狠狠地瞪着他,脸色铁青。
“就字面上的意思,我寻思我说的是人话啊,怎么?你好像听不懂的样子。”何冥挑眉道。
柳洁嗔怒道:“何冥,你不要太嚣张!”
剑拔弩张之时,柳冰冰忙说:“既然大老远地来了,不如就进去看看?”
柳洁展露满意笑颜:“妹妹这就对了,我们正有此意!”
四人走进厂里,一派萧条无人景象,惹得梁丘文哈哈大笑:“你们这是让我们看啥啊?连个人都没有,也太惨了吧!”
这番景象,早在柳洁梁丘文意料之中,他们做的局,当然得亲自来看看成果,顺便嘲笑一番,才合心意。
何冥嗤笑道:“没人让你们来看,你们自己要来的,不想看可以出去!”
“你也就嘴巴厉害!”梁丘文趾高气扬道。
柳洁故作惊奇道:“妹妹,你怎么回事啊?这厂你可是刚刚接手,怎么就跟倒闭了一样!要是让妈妈知道,肯定以为你能力不行呢!要不要姐姐帮你一把?之前姐姐跟你商量合作的事,你再考虑考虑?把合同签了?”
柳洁拟的那份合作合同,要压石价,要吃回扣,可谓占尽了采石厂的便宜。
柳冰冰莞尔一笑:“不用了姐姐,我已经和千帆建材公司签了合作合同,对方还让利百分之二十呢!”
“什么?!”柳洁闻言大惊失色:“千帆?让利百分之二十?!”
这怎么可能?!且不说她和梁丘文早就跟王千帆通过气,就算没有,王千帆也绝不可能凭白无故地让利百分之二十!
“是啊,要不是白纸黑字地签了合同,我也不敢相信。”柳冰冰底气十足。
“不可能!”梁丘文断言道:“你们该不会在是编谎话骗我们吧?这厂里鬼都看不到一个,哪里像是签了合同的样子?”
话刚说完,身穿工地服头戴安全帽的张强一路小跑到柳冰冰面前,喘气道:“柳总!石材开采工作进度完成了百分之十,需不需要先对这批石头进行加工?”
柳冰冰点头道:“把负责石材加工的人从采石场抽出来,明天开始,恢复开采和加工同步进行!”
“哎!”张强答应一声,看了看柳洁梁丘文,便又往采石场方向跑去了。
柳洁和梁丘文瞪大眼睛,难以置信。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柳冰冰所言非虚。
柳洁梁丘文相视一眼,脸上皆是怒色。
随即,梁丘文拿出手机,气冲冲地拨出王千帆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