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2章 你得叫他一声冥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何冥打出租车赶回家,一进门看到柳冰冰刚好放下电话。
何冥拎起打包好的饭菜笑道:“老婆醒了?来,给你打包了一份饭,趁热吃。”
柳冰冰嫣然一笑,突然朝他扑过来,搂住他的脖子兴奋道:“何冥!你知道吗?!千帆建材公司答应和我合作了!而且还多让了百分之二十的利润!百分之二十啊!”
何冥假装吃惊地道:“是吗?那太好了!”
难得看见柳冰冰高兴得像个兔子,何冥此刻心里暖暖的。
柳冰冰全然不知这些都是何冥的功劳,一边沾沾自喜一边激动道:“要是千帆不跟我合作,我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还好还好!不枉我喝那么多酒,这都是值得的!”
何冥把她抱在怀里,温柔道:“嗯!我老婆真厉害!”
只要你开心,要我做什么都行!
这时,柳冰冰电话响了,她从沙发上的包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脸色微微一变。
接听电话的时候她下意识扭身避开何冥的视线,压低声音对着手机说:“你打我电话干什么?谁让你来的?你……”
挂掉电话,柳冰冰犹豫了下,说道:“何冥,我出去一下,你在家等我。”
然后,她匆匆出门。
留意到她没有带包,何冥好奇地悄悄跟出去,果然在小区门口看到她和一个旁边停着宝马I9的白衣男人会面。
“徐天耀,你想干什么?!别再来找我了行吗?”柳冰冰并没有给这个男人好脸色。
徐天耀手里捧着一个高端精致的盒子,看似一脸深情地道:“冰冰,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意的,我这次出国回来,就是想和你在一起!”
“你难道不知道我早就已经结婚了吗?”柳冰冰拂了几下留海,一脸不悦地撇过脑袋。
“我知道!在国外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很难过也很后悔!如果三年前我没有出国,就不会被那个狗男人趁虚而入了!”徐天耀愤恨道。
“他是我老公,不是什么狗男人,你说话注意点!”柳冰冰瞪了他一眼:“还有,就算你三年前不出国,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别在那里自作多情!”
“冰冰,跟那种废物在一起,你是不会幸福的!”徐天耀不依不饶地说:“我打听过了,那个男人就是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你家人都对他很不满,只要你同意,他们一定会支持你离婚的!”
“你放心,只要你以后好好补偿我,对我死心踏地,我不会太介意你这段过去的!”
柳冰冰没好气地道:“我谢谢你啊,他是不是窝囊废和我家人对他有没有不满,都跟你没关系,以后你还是离我远点吧。”
言罢,柳冰冰甩手打算回去,徐天耀在她身后大喊一声:“那为什么江文斌可以一直缠着你?!”
柳冰冰眉头微蹙,冷着脸回过头。
虽然不知道他从哪里听说的江文斌,但这个名字让她感到很厌烦。
自从爷爷去世后,杨桂兰一直希望她离婚和江家少爷江文斌在一起,所以又是旁敲侧击又是推波助澜。
结婚三年,这个江文斌总是隔三差五地缠着她,以前何冥又经常不在家,甚至会突然消失很长一段时间。加上杨桂兰明里暗里的支持,这让江文斌越来越肆无忌惮。
不过这个人已经有些日子没出现过了。
“你要是想让我讨厌你,你可以学他。”柳冰冰冷冷地丢下这句话扭头就走。
看着柳冰冰的背影,徐天耀脸色青一阵紫一阵。
突然,他丢下手里的盒子,愤怒地冲上去抓住柳冰冰的手。
“你干什么?!放开我!”柳冰冰奋力挣脱。
徐天耀却是发出阵阵狞笑:“柳冰冰你可以啊!翅膀硬了就忘了当年我是怎么对你的?你也不想想,当年在柳家有哪个待见你的?要不是小爷我看中你,你有今天的好日子过?”
“你不就是长了一张漂亮的脸蛋吗?小爷我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还没有哪个是我得不到的!我都不介意你娶这个二手货,你竟敢嫌弃小爷我?!”
徐天耀目光愈发骇人,五指使劲,生生在柳冰冰腕上勒出红印。
啪!
柳冰冰的白皙柔夷在徐天耀的脸上掷地有声。
徐天耀暴睁双目,柳冰冰无惧他愤然道:“我从来没有和你在一起的念头,只是当年柳家一心想攀你徐家的高枝,才一再强迫我和你接触,可纵使我向你表明态度,你也始终不肯放过我,如今我已结婚,你也该放手了!”
徐天耀阴沉无比的脸浮现冷笑:“你叫放手就放手?!给脸不要脸的**!”
话音刚落,徐天耀面露狰狞,一拉一推,柳冰冰尖叫倒地,脑袋磕到围墙陷入昏迷。
徐天耀抬脚,笑容森然:“贱女人给爷死!”
脚掌落下的瞬间,一股森冷杀意陡然爆发。
徐天耀视线还未转过去,八根肋骨瞬间断裂,尖锐沉重的剧痛传递全身,随即眼前一黑,身体如炮弹一般倒射,撞瘪了宝马I9的车门,也把这部豪车撞飞三丈之外。
噗!
徐天耀口中鲜血喷薄十步,惨白面色如同死灰。
远处望风的贴身保镖见状慌忙赶来,近身七步之内却愕然顿住,看到何冥脸上脖子上浮现出来的血色龙纹,他颤抖了。
这是……龙门印记!
自幼习武的他仅有所耳闻。武者古今以来广存于世却鲜为人知,因为世间有一秘密机构组织,受国家认可,享无上特权,为制约武者而存在。龙门中人身上都有龙纹印记,在发功时浮现。
与此同时,华夏某一处秘密基地内,红色警报在两百多台电脑屏幕上同时闪烁。
“快向季帅报告!”
戴大框眼镜的御姐女人潘玉燕神情紧张。警报的数量代表危险程度,同时两百多台电脑一起警报,这场面她从未见过。
话刚说完,季风披白色风衣步入室中,面色肃冷质问:“怎么回事?!”
潘玉燕恭敬汇报:“季帅,有龙门中人未得到解禁令便展露武学,违反禁武令,危险等级为最高级5S级!是否下达命令予以格杀?”
5S级的危险等级是最高级,必须出动龙牙才行。
季帅轻瞥:“何人?”
“何冥。”
话音一落,室内近百人齐刷刷愕然看向她。
眼中惊骇,难以遮掩。
这份惊骇,甚至也出现在季风的眼中。
片刻,季风收起惊骇,冷酷问道:“你来多久了?”
“三天,我刚调来不久。”潘玉燕如实回答。
“念你无知,这次不降罪于你,但你听好了。”季风目光冰冷道:“以后,有关这个人的一切问题,都不允许任何质问,更别让我听到格杀这种字眼!否则,我必追究到底!”
潘玉燕愣神之际,季风突然暴喝:“明白吗?!”
潘玉燕两腿一软:“明……明白……”
季风走后,潘玉燕不解问道:“这个何冥,到底是什么人?”
按龙门规定,未得到解禁令施展武学者,必将在一天之内格杀。
一名鬓发银白的老者咯咯笑道:“你若是早来几天,得叫他一声冥帅。”
潘玉燕骇然睁大眼睛,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紫晶城小区门口,贴身保镖孟良中抱起大口咳血的徐天耀,谨慎地盯着何冥:“兄弟,你这样做,怕是会引火烧身。”
孟良中眉头紧锁,因为徐天耀的情况很不乐观,若不及时抢救,怕是有生命危险,就算救得了命,后遗症也会令其痛苦终生。
何冥同样抱起柳冰冰,浑身杀气腾腾:“谁是那把火?”
孟良中自知实力不如,无交手之意,只是以威胁语气说道:“我知道你身份特殊,但据我所知,龙门中人随意施展武学势必遭到格杀,我少爷乃徐家二当家独子,徐家虽不是什么惊天豪门,但在江阳市也号称六大豪门之一,且与某龙门中人颇有往来,你做得如此过火,恐怕龙门也保不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