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9章 无赖与狗不得入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何冥身边的随行之人一共七个,王千帆只认得关烨,便怯怯问道:“关董,你们这是……?”
谁知关烨大吼一声:“住口!王千帆,你也算见过世面的人,如果你还想继续在江阳市混下去,就该知道怎么做!”
关烨这话看似在骂,实则在帮他。
王千帆心里一嘀咕,当即想抽自己一耳光。
这架势还用得着问吗?六大豪门之一的关家家主关烨在这里都没坐得份,这唯一坐着的人必定身份不凡啊!
随即,王千帆扑通一声跪在了何冥面前,连抽自己几个耳光。
“大哥!是我错了,我不知道那……那柳总跟您是什么关系!不然我哪敢动半点歪心思!”
“什么大哥,叫冥爷!”
关烨再次出言提醒。
“噢,冥爷!冥爷求你念在我不知情的份上,饶我一回!求你了冥爷!”
王千帆心脏顿时慢跳了半拍,同时也对关烨感激流涕。
何冥俯下身子,凑近了冷冷看他,道:“无知者无罪,你是想这么说吗?”
“对,噢不不不!!!”
王千帆点了一下头后又疯狂摇头:“不是这样,我有罪,但请冥爷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说着,王千帆又连着磕了几个响头。
磕完了头他也不敢起来,额头一直贴在地上,浑身止不住地颤抖。
对他而言,此时就是生死存亡之际。他深深明白,他的命运完全被握在眼前这个男人手里,只要他一句话,生或是死,存或是亡,都像拨动一枚硬币一样简单。
如果世上有后悔药卖,他愿意倾尽家财买上一粒,只要时间倒退一天,他是死活也不敢再去招惹柳冰冰了。
“放你一马?”
何冥眉头微挑,道:“你希望我放你一马,总得给我个理由吧?”
理由?理由!
王千帆心跳瞬间加快了几倍,他知道,这个“理由”就是最后的机会!
绞尽脑汁也得想出个理由!
几秒钟后,王千帆浑身冷汗地说道:“合作!我可以立马跟柳总签合同,达成合作协议,我多给她10%……不,多给她20%的利润!”
这是他唯一想得到的理由。
何冥思忖着说道:“嗯,这倒确实算个理由,而且以后也有用得着你的地方。”
王千帆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连着叩了好几个响头:“谢谢冥爷!谢谢冥爷!只要您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一句话!我万死不辞!”
“别谢太早。”何冥起身,背手道:“今天的事,对谁也不能说,知道吗?”
“不敢不敢!我一定保守秘密!”
王千帆长长地舒了口气。
这几分钟时间就像几个世纪那样漫长。
这时,关烨开口说道:“王千帆,你听好了,今天我们六大豪门家主都在这里,你要敢有半句妄言,下场你知道的!”
“我知道我知道!”
王千帆赶忙点头,内心不禁涌起一阵惊涛骇浪。
尼玛!六大豪门?家主?都在这里?!
那这位冥爷得是多大的人物?反正凭他这种级别的角色,那是想都不敢想。
在场的,除了江阳市六大豪门外,还有一个柯扬,他的地位,还远在六大豪门之上。
从千帆建材公司出来后,何冥就让六大豪门的家主各自散了。只让柯扬陪着他去了天宇传媒公司一趟,看到网络新闻平台和报纸的内容都更改回来,才安心地离开。
由于新闻部的员工基本都裁了,这些工作都是刘婷一个人完成的。连何冥都有些惊讶,这女孩之前还担心自己能力不足,才过一天,就展现出惊人的工作能力。
想到柳冰冰可能到现在还没醒,何冥打算去对面商业街找个餐饮店打包一份饭菜的带回去给她当午饭。
结果一过马路便看到昨天那家咖啡馆门口贴着一张黑白打印照片,照片上的人,分明就是何冥!
照片还配了文字:无赖与狗不得入内!
何冥只是眉头微微皱了下,但柯扬却气愤得一把撕下照片,怒气冲冲地到店里大吼:“老板是谁?!滚出来!”
坐在收银台补妆的余丽听到声音,便低骂一声:“傻比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骂完,她才慢悠悠地起身出来,上下打量了一番柯扬,心想看上去挺体面英俊的一个男人,怎么脑子有问题。
“干什么啊,骂骂咧咧的?!”说着,她看到何冥也进到店里,便上前推了他一把。
“你没看门口的告示吗?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啪!
话音刚落,柯扬就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把她甩到了地上。
柯扬平日里作派还算比较绅士,一般不会跟女人计较,更别说动手。但这次他是真的怒了。
这一巴掌,把余丽彻底打懵了,她缓了好久才缓过劲来,接着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店里顾客纷纷围观过来,柯扬指着他们发出一声冷喝:“看什么看?都给我滚出去!”
此话一出,有不少客人开始不满了。
你谁啊?吊不拉几的,欠揍吧?
此时,没有人注意到,在围观的客人中,有一位五十多岁的绅士大叔在看到柯扬后,吓得当场脸色惨白。
柯扬是什么人?江阳市首屈一指的大人物!他没有经手经营任何一家公司,但江阳市叫得上名号的大公司基本都有他大额股份。
至于他的背景,更是无人敢去挖掘。
“大家都散了吧,这里的单我全买了。”这位大叔站出来高声说道。
其他客人便一同把目光转向了他。
这大叔真阔气啊!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凑个热闹,免一次单,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
这是大部分人的想法。
还有一些人认出了大叔的身份,知道这事惹不得,识相地走了。
很快,店里的客人一哄而散,只有大叔还留着。
余丽哭闹了一会儿,就给自己老公打了电话,十分钟后,一辆宝马x5直接堵在店门口,下来一位公司高管形象的男人走进店里,看着何冥冷笑一声:“你胆子不小啊,还敢来找麻烦?是因为看到店门口贴的告示生气了吗?说得也没错啊,像你这种人和狗有什么区别?”
正骂着,男人目光顿时锁定在大叔身上,随即奉上笑脸:“于董,你也在啊?”
于家家主于宏,在江阳市虽然论地位还远比不上六大豪门,但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
而余丽的老公刘岩恰好是于氏集团的市场部副总,看到公司一把手当然得问侯一声。
于宏板着脸没有说话,只是暗暗打量着何冥。
这个人,他不认识。所以刚刚刘岩骂何冥的时候,他没有说话。
但这个人和柯扬在一起,让他非常在意。
柯扬在店里大发雷霆的前因后果他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今天不管柯扬想做什么,他都必须全力支持。
“嗯。”于宏只是冷淡地回应了一声,没有下文。
见于宏没有其他表示,刘岩便又继续把矛头对准何冥:“昨天让你跑了,今天既然来了,就看你怎么表示了。”
“你想要什么表示?”何冥饶有兴趣地问道。
“那看你认错的态度了,随你磕头下跪还是自残,什么时候让我们高兴了,解气了,就放过你。”刘岩把两只手插进兜里,不可一世的模样。
今天就连他公司一把手都在这,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这时,柯扬把告示举到刘岩面前,冷冷质问:“所以,这是你贴的?”
“是又怎样?”刘岩不屑一顾地回答。
柯扬轻哼了一声,突然一脚踹进他的肚子。
哐地一声,刘岩倒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