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7章 他一句话有这么大能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闻言,周新春和其他员工内心一阵窃喜。
老板牛逼,他们在外面也更有面子。
但现在不能表现出来。
周新春点点头,转过身颐指气使地对众人说道:“都别愣着,把卫生打扫干净了,桌面也整理整理,别给新老板留下不好的印象!”
随即,他目光又落到何冥身上,眉头一皱:“你怎么还在这?还不快滚出去!”
“这人谁啊?”陈晨也注意到了他,看着不像是公司里的人。
“就一闹事的疯子,让保安赶出去就好。”周新春扭头看向许海波,皱眉问:“保安呢?叫保安没有?”
“在叫,保安部一直没人接电话。”许海波捏着话筒说。
“保安怎么回事?又跑哪里偷懒去了?!”
周新春有些气愤,迎接新老板可是大事,要是新老板第一天来公司就看到闲杂人员在闹事,肯定会留下不好的印象。
于是,他决定亲自去一趟保安部。
结果一出门,就撞见一位穿着浅蓝色西服的男人,男人步伐匆匆,眼神自信,浑身散发着上层人士的气息。
周新春凭借自己敏锐的嗅觉猜测这可能就是新来的老板。
随即立定,一脸谄笑。
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柯扬直接擦身而过进了新闻部。
周新春也赶紧跟着进去,只见陈晨冲这个男人恭敬地笑了一声,腰板也微微弯了下来。
这更加应证了周新春的猜想。
然后,陈晨提高声调道:“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公司的新老板!”
顿时,热烈的掌声响起。
周新春看到何冥还呆在新闻部里,一股愠火冒了上来。
“你他妈别跟个狗皮膏药一样粘在这里行吗?识相点自己滚,别等到保安来人把你赶出去,场面可就难看了!”
在“新老板”面前,他肯定要表现一番,干脆顺手拿这个闹事的男人开刀。
柯扬脸色一黑,冷冷地问:“你叫谁滚?”
周新春连忙指着何冥解释:“当然是叫这个闲杂人等滚出去,他就一闹事的,刚才跑到我们新闻部胡搅蛮缠,还扬言要让我们都卷铺盖走人呢!”
许海波也忍不住取笑道:“自以为是的神经病,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呢!”
新闻部里随即又一阵嘲笑之声。
柯扬阴沉着脸握紧了拳头,这一刻,他心里比谁都怒。
“是吗?他是这么说的吗?”柯扬低声冷笑。
周新春还未察觉到不对劲,点头笑道:“对啊,你说好笑不好笑!”
“那,你们都滚吧!”柯扬沉声冷喝,目光凛然地扫过在场每一个人。
“什……什么,老板你说什么啊?”周新春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说你们在场所有人,今天全部滚蛋!怎么?还要我重复一遍?”
看着自己最尊敬的人被人侮辱,柯扬已经相当克制自己了。
此时不光周新春和其他新闻部员工,就连陈晨都有些傻眼了。
这,闹得哪一出?
“为什么啊?”周新春不明白,难不成这家伙真的大有来头?
他难以置信地瞥了何冥一眼。
“因为他让你们滚,你们就得滚!”柯扬目光灼灼地看着何冥,心潮腾涌,“如果他还不满意,不解恨,我可以让你们下场更惨,惨十倍!只要他一句话!”
嘶!
所有人,都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
这话,完全不像是在吓唬他们,因为他们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愤怒。
“老板,您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周新春试探性地问道:“就凭他?他一句话有这么大的能耐?”
柯杨冷冷地瞪了他一眼,目光像刀子一样。
周新春不禁浑身发毛。
柯杨低沉道:“没错,就凭他,他一句话的能耐远不止如此,怎么?你想试试?”
周新春立马把头摇得如同波浪鼓。
这谁敢试啊!
这时候,包括周新春许海波在内,所有人都信了。
这个他们眼中“闹事的闲杂人员”,实际上是呼风唤雨的惊天人物。
“还有,我不是你们的老板。”
柯扬说着便走到何冥面前,充满敬意地鞠了一躬,起身扫了众人一眼,道:“他才是你们的新老板!”
话罢,众人皆目瞪口呆!
柯扬接着说:“他说的话,就代表公司的决定,他说让你们卷铺盖走人,就谁都留不住你们!”
听到这话,大家心都凉了半截。
完了,好死不死,真就得罪了新来的老板,这下完蛋了!
这时,何冥突然淡淡说道:“并非是全部。”
此言一出,所有人眼里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在大家满怀感激地注视下,何冥走到埋头工作的刘婷面前,微微笑道:“除了你。”
刘婷惊讶地抬起头,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难以置信:“我……我?”
“没错,新闻部其他人全部解雇,新的新闻部长由刘婷担任。”何冥发出了最后通告。
此刻,众人内心一片哀嚎。
周新春不甘心地扑到何冥面前,一脸讨好地赔礼道:“老板,刚刚是我不对!都怪我,我嘴贱!”
一边道歉,还一边大耳光子狠狠地往自己脸上招呼。
许海波也紧接着应声附和,谄笑满面:“对对,老板,是我们眼瞎,不认得您这尊大佛,您行行好,放我们一马!噢对!那篇报道我马上就改,立刻改!”
何冥却摇了摇头:“这个部门已经烂透了,我对你们不抱任何希望,等会就让财务部给你们结算工资,明天就都不用来了。”
刘婷嗖地站起来,斯文地向何冥鞠了一躬,道:“老板,我怕我能力不足……不能胜任!”
何冥淡笑道:“能力不足,可以努力提升能力,但身子要是歪了,就没救了。”
刘婷似懂非懂地默念着他的话,随即恍然大悟,眼中闪烁着感激的神色:“我明白了!谢谢老板!我一定会努力的!”
她也曾是个满怀抱负的青年才干,可她的责任感和正义感,在这些同事的面前只不过是取笑的谈资,她只能低下头,默默做着属于自己的工作。
直到今天,她心中那股就快熄灭的火焰终于重新燃烧起来。
而与此同时,其他人却惭愧地低下了头。
何冥简单安排了一下公司的事情就走了,在公司大门口,他望见马路对面柳冰冰和一个陌生男人一起走进咖啡馆。
怀着好奇心,他跟着进了这家咖啡馆,在攒动的人头里寻到了柳冰冰。
此时,她正和一个人模狗样的陌生男人坐在一个格间里。
那男人一看就像个斯文败类,表面上一表人才事业有成,实际上谦和的目光里藏着贪婪和欲望。
何冥没有惊动柳冰冰,而是在她旁边的格间里坐下。
格间与格间之间的隔板立得很高,隔板上还置了盆景,除非站起身,否则发现不了彼此。
“王总,关于我刚提的几点合作意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进去?”柳冰冰柳眉微蹙,总感觉对方心思不在这上面。
王千帆谦逊地笑着给柳冰冰倒上一杯红酒:“我们先不谈这些,今天我主要是想认识一下柳总,早就听闻柳总是个大美人,果然百闻不如一见。”
“我不喝酒。”
摆在面前的酒杯,柳冰冰看都不看。
“柳总这是不给我面子啊?”王千帆意味深长地笑道:“如果柳总这么不待见我,那我也会识趣地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