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6章 全部卷铺盖走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临走之际,何冥余光无意瞟到桌上的一份报纸,上面的信息内容有提到柳冰冰的名字。
他顺手拿起桌上那份报纸,看到头版头条标题赫然醒目:辉毅采石厂总经理柳冰冰恶意拖欠员工薪水,美人面孔蛇蝎心肠,员工苦不堪言。
标题下插进一张员工讨薪的照片,但日期却是昨天。
昨天柳冰冰连员工的面都没见着,竟被无良媒体恶意污蔑。
何冥心中盛怒,问:“这是哪家报社报道的?”
柯扬凑过来看了一眼说:“天宇传媒公司,两年前还是江阳市排得上号的媒体公司,有自己的网络新闻平台和报社。”
“去年,这家公司的老板因为赌博欠了一屁股债,一直想转手卖掉公司,不知什么原因到现在还没卖掉,但人已经放手不管了,所以现在公司内部很混乱,经常收人钱财发布一些洗白或者抹黑的假新闻。”
何冥把报纸重重地拍在桌上,冷声道:“你去帮我把这家公司买下来,我自己去一趟。”
“明白。”
柯扬不敢耽搁,当场打了一个电话,接着匆匆离去。
二十分钟后,何冥只身来到天宇传媒公司。
公司大厅两个前台接待正有说有笑地聊着八卦之类的话题,对他爱搭不理。
保安也不知道窝在哪里偷懒。
何冥如入无人之境般进入公司找到新闻部,相比前台,新闻部才稍微有点公司的样子,有人打着电话约谈采访,有人敲击键盘编辑内容,但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混乱感觉。
何冥先礼貌性地敲了敲敞开的门,无人搭理。
然后他又重重地敲出了响,很快被嘈杂的声音淹没。
何冥脸色一沉,一拳猛砸在门上。
哐地一声巨响!
现场终于安静了,所有人都惊异地望着他。
何冥扬起手里的报纸,沉声问道:“这报纸上的头版内容是谁写的?”
大家先不作声,而后齐声嗤笑,各忙各的,没再理会。
坐在最前排办公的四眼男抬头看了何冥一眼,嗤之以鼻地说了一声“神经病!”,接着又津津有味地不知道在编辑什么内容。
嘴里还振振有词:“震惊!受侵犯女孩学生时期行为就很不检点,有敲诈嫌疑,真相耐人寻味……”
啪!
何冥又一掌重重拍在四眼的办公桌上,众人吓了一跳。
“我再问一遍,这张报纸上头版内容是谁写的?不回答的人,今天全部卷铺盖走人!”
四眼推了推眼镜,嘴角尽是讥讽之意:“你搁这装尼玛呢!你以为你谁啊?公司老板还是社会大佬?还卷铺盖走人,真有本事你把老子开了!”
显然四眼还没意识到,他两个答案都猜对了。
何冥淡淡一笑,目光扫向他人,似乎没人把他的话当一回事。
这时,一个文静可爱的眼镜女孩抱着文件夹走了过来:“这则新闻是昨天在报纸和网络上同步发布的,我记得新闻撰写人是……”
文静女孩突然看向四眼那边,被四眼恶狠狠瞪了一眼后,便迅速低下头走开了。
“刘婷,你别是人是鬼都当回事,好好干你的活!阿猫阿狗的你搭理他有用吗?难不成你还真怕他让你卷铺盖走人?”
四眼鄙夷地看了何冥一眼,满满嘲笑之意。
新闻部里顿时哄堂大笑,每个人都在摇头,笑何冥,也笑刘婷。
刘婷抱着文件夹迅速蹿回自己的位置,埋低着脑袋开始工作。
何冥把报纸甩到四眼面前,冷冷质问:“你写的?”
“你管是不是我写的,跟你有关系吗?”四眼翻了个白眼。
这时,一位正在打印文件的新闻部同事取笑道:“许海波,你跟这二货绕什么弯子呢!直接承认不就是了,难不成你也怕卷铺盖走人?!”
言罢,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许海波一边跟着笑,一边不屑一顾地解释:“我会怕他?我巴不得他有那本事让我卷铺盖走人呢!你看他有吗?是像有那本事的人吗?”
新闻部的大动静引起了旁边部长办公室的注意,新闻部长周新春站在门口,厉声喝道:“不好好工作都在干什么呢?!”
现场又安静了一会,然后许海波玩笑道:“周部长你来得正好,这里有一个人说要把我们都开除,让我们卷铺盖走人呢!”
“对啊对啊!周部长我劝你跟他说话也注意点,小心他让你也卷铺盖走人!”
“哈哈,不要再玩卷铺盖这个梗啦!我快被你们笑死了!”
“这不正好是一个素材吗?马上发到网上平台,让他火!”
新闻部很快又呈现一派吵闹现象,只有刘婷默默地一个人做着自己的工作。
“别吵了!”
周新春皱着眉头,眼睛打量着何冥:“你哪里来的?到这里干什么?”
“既然你是新闻部长,那正好,能解释一下昨天头版头条,关于柳冰冰恶意欠薪的报道吗?”
这种报道能发出来,除了撰写人,新闻部部长也难辞其咎。
“有什么问题吗?”周新春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屑。
“首先,报道里拍摄照片的地方不在辉毅采石厂,而是柳氏建材公司大门口,其次,柳冰冰昨天还未到辉毅采石厂正式任职,何来欠薪一说?”
何冥脸色阴沉,发出质问。
周新春只是板起脸盯着他,冷冷回答:“抱歉,我们只是如实报道,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先向新闻部反映。”
“如实?实在哪里?敢不敢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何冥冷笑。
“你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就算报道真有什么误差,也是可以理解的。”周新春脸色已经有些不好看了。
“凭什么理解?明明是柳氏建材公司拖欠货款,你却报道成柳冰冰恶意欠薪,歪曲事实,对拖欠货款一事避而不谈,你这不叫误差,而是恶意误导,散布谣言。你一句可以理解,就可以理所当然地抹掉事实?”
何冥越说越气盛:“作为新闻媒体人,你们没有半点责任感,收受钱财,恶意抹黑,一无职业道德,二无人格品德,确实不配执笔。”
“我不配,你配?”周新春嗤笑一声:“你气愤又怎么样?我们的报道就是如此,不满也给我忍着。还有,我们公司不允许闲散人等随便闯入,你现在,滚出去!”
周新春指着门口说。
何冥走近一步,目光冰冷道:“你信不信,今天滚出这里的人,不会是我!”
“不是你,难道是我?”周新春轻蔑地摇摇头,摆手道:“不想跟疯子说话,打电话叫保安把人赶出去!”
“好咧!”许海波嘿嘿一笑,立马丢下手头的工作,给保安部打电话。
这时,公司董事长陈晨走进新闻部,敲门示意。
大家一看是董事长,立即肃静,笔直站立。
“董事长好!”
周新春也一改刻板,脸上堆满谄媚的笑容:“陈董,今天是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
陈晨去年下半年开始就对公司处于撒手不管的状态,这倒也合了不少人的心意,反正工资能发,还能捞钱,何乐不为?
陈晨郑重其事地宣布道:“现在起我不是你们老板了,有人刚从我手里买下了公司,应该很快就要到了,你们准备准备。”
周新春一脸惊讶,忙问:“新老板是谁啊?人怎么样?”
换了新老板,他肯定要打听清楚,也好表现表现。
陈晨摇摇头:“我不认识,但可以肯定,是个非常牛逼的大人物。”
能不牛逼吗?他今天车送去保养,结果六大豪门之一的薛家亲自开车来接他,带他去签合同。
直觉告诉他,这人比六大豪门还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