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2章 利益绑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下午5点,柳冰冰和何冥来到凤凰大酒店,在服务员的引导下找到VIP包厢,推开大门,里面嘈杂的声音嘎然而止,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望过来。
柳冰冰冷着一张脸,视若无睹地和何冥到座位坐下,全程一言不发。
包厢里的气氛一度跌至冰点,大家的眼睛好像都直勾勾地盯着他们两个,就连杨桂兰也是板着脸审视着他们,仿佛这不是一场家宴,而是审判。
良久,杨桂兰才把目光扫向众人,郑重其事地开口道:“诸位都是柳家人,都应该清楚自己的身份和立场,今天邀请大家过来,是为了一起解决柳家眼前的重大危机。”
“大家都知道,我们柳家之前和华阳建筑集团签了一份八千万的大合同,如今被华阳集团总经理掌握了违约证据,林经理现在还没把证据交到公司,所以今天无论如何都一定要伺候好林经理,让他开心,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得满足他。”
“如果柳家有什么意外,你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希望你们自己好好掂量掂量其中的利害关系,尤其是你们两个……”
话锋一转,杨桂兰再次把焦点对准了柳冰冰和何冥,接着像判官一样开始宣读他们的罪状:“冰冰,你在柳家这么多年,做出的贡献大家都看在眼里,眼下危急关头,正是需要你站出来解决问题的时候,你不能因为一己之私不顾全大局,让柳家多年的家业毁于一旦!”
此时,柳家其他人也纷纷口诛语伐,竞相指责。
“是啊,妹妹,你别这么自私,要顾全大局,把家族利益放在第一。”
“就是,你的自私差点害了我们全家!你可不能成为柳家的罪人啊!”
“表姐,别再这么任性了,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你一定要把握住。柳家要是完蛋了,你也没有好日子过啊!”
“柳家的未来全在你的肩上,你不会让大家失望吧?”
面对家人们的指责,柳冰冰肩膀颤了一下,深深地低下了头。
这时,何冥抓起一个红酒瓶猛地砸向墙壁,突然的炸响吓到了所有人,顷刻间鸦雀无声。
“怎么回事?一个个都当老子不存在是不是?!”何冥脸色阴沉地扫视众人。
“你?”柳冰冰的表姐夫梁丘文冷笑一声:“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窝囊废也要刷存在感?”
“就是,整天吃柳家的用柳家的,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跳脚。”
“废物一个不用理他。”
对何冥,所有人都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何冥嗤之以鼻道:“是啊,我是废物,你们有能耐的话自己去把问题解决掉啊,在这里搞利益绑架不也是群废物?”
柳涛嗖地蹿起来,怒目圆瞪地指着他说:“这是我们柳家内部的事情,家族利益高于一切,每一个柳家人都愿意为家族牺牲,轮不到你这废物指指点点,你一个入赘来的外人,真把自己当成柳家人了?”
“我可没把自己当柳家人,一个外公司的总经理都能逼得你们要出卖自己亲人,这种下三烂的家族老子还真瞧不上。”
“你说什么?!”
“怎么?我说得不够清楚?”
柳涛离开座位冲到何冥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眼神仿佛要吃人一般。
“废物东西!有种你再说一遍!”柳涛抡起拳头瞪着何冥说道。
何冥反手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把他摁在桌上,冷笑道:“别在我面前逞威风,没大没小的东西!昨天就是你把姓林的领到家里来的吧?这笔账老子还没跟你算呢!”
“啊!!!”柳涛暴怒,嘴里狂吼着:“你等着!看老子不弄死你!”
“妹妹,你看看你家窝囊废干得事!那可是你弟弟啊!”柳冰冰的表姐柳洁推了推她。
柳家其他人则在一旁冷言冷语。
“根本就是地痞流氓!他眼里还有柳家吗?!”
“简直无法无天!”
眼看着局面失控,杨桂兰冷冷地说了一句:“冰冰,你还不管管?”
一直沉默不语的柳冰冰才蓦地低吼一声:“何冥,够了!”
何冥看了看柳冰冰,无奈的松开了柳涛,柳涛瞬间暴跳如雷地朝何冥反扑过去。
“柳涛!”
这时,杨桂兰大声喝止了他。
柳涛看了一眼杨桂兰,只得乖乖地缩回去,但依然眼神凶狠地瞪着何冥。
杨桂兰随即高傲地看着何冥,发号施令般说道:“何冥,今天叫你来,不是让你来捣乱的。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柳涛告诉我了,说实话我对你很失望,在场的众位柳家人多多少少都对柳家有过贡献,而你不但没有任何贡献,还坏了柳家的大事。”
“今天,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等会林经理来了,你必须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哪怕下跪,也得诚心地道歉。这是柳家目前唯一的转机,是你将功赎过的最后机会,你必须好好把握。”
“就是,昨天要不是你坏了大事,柳家的问题早解决了!”柳涛恶狠狠地斥责道。
“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废物就是废物!”梁丘文轻蔑一笑。
这时,柳洁开始装模作样地劝说何冥:“你既然入了柳家的门,就是柳家的一份子,要把自己当作柳家人,放下个人感情,优先考虑家族利益才对。现在冰冰变得这么自私,是不是跟你也有关系?”
这话一进了何冥耳朵,就令他怒火中烧,语气也变得尖锐起来:“她自私?要我看你们比她自私多了!”
说着,何冥站起身子,眼神冷酷至极,嘴角扬起一丝不屑:“你们不就是怕那姓林的把证据交上去吗?你们想解决问题就自己想办法去解决!什么都不做,就只会拿着所谓的家族利益去威胁别人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还有脸在这里大言不惭地指责别人自私?你们算什么东西?!”
“我们怎么没想办法?!”
柳洁争辩道:“我家老梁为了柳家的事已经去找了关系,比你这种只会坏事的废物有用太多!”
“既然找好了关系,那还需要冰冰做什么?”何冥反问道。
“这事还没有下文,事关重大,我们不能冒险,必须保险起见。”柳洁回答道。
“噢,你要保险,那你自己去上保险啊。”何冥目光上下打量着柳洁,戏谑道:“我看你身材长相也不错啊,虽然不如冰冰,但脱光了那蠢货也会按捺不住的吧,你怎么不去试试?”
“你!”
柳洁刚想扇一耳光过去,就被何冥凶狠的眼神瞪住了,何冥冷笑道:“我劝你最好别动手,你们也说了,我是个地痞流氓,地痞流氓可不懂怜香惜玉,你敢动手我就敢还手,到时怕你吃不消。”
啪!
梁丘文拍桌而起,怒指何冥:“你他妈别太嚣张!真以为老子不敢动手打你?!”
何冥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沉声道:“你试试?”
“操你妈的!”
梁丘文刚要动手,就被柳洁给拉住了。
“老梁,你别冲动,林经理马上就来了,要让他进来看到这里乱成一片,什么事都黄了!”
梁丘文听完脸色不由地一僵,憋着一口气坐了回去。
“怎么?不动手了?”何冥摇摇头,讽刺道:“你确实比我牛,为了柳家的钱,连老婆被欺负都能忍,我就做不到。”
梁丘文脸色瞬间铁青无比,看向何冥的目光变得愈加恶毒。
随后,何冥的目光又落到杨桂兰身上,冷冷一笑:“还有你,你刚才说那些话,是在命令我吗?嗯?你算什么狗屁东西?柳家有没有转机,又关老子屁事?”
“反了!反了!”
杨桂兰涨得满脸通红,气急败坏的她竟开始数落柳冰冰:“你看看你,看看你这不成器的老公,你们哪里还有半点柳家人的样子?哪里还把我这个当家的放在眼里?!”
杨桂兰越说越激动:“你们是不是就盼着柳家完蛋?!盼着我这老婆子不得善终?!”
“可怜老头子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奄奄一息,他要是知道柳家就快要完了,我都怕他挺不过去……”杨桂兰说着说着又掩面而泣,声音愈发哽咽:“柳家怎么出了这么个不孝女……你对得起柳家的列祖列宗吗?”
“别说了!”
柳冰冰突然站起来,空洞的眼睛无助地看向何冥,带着一丝请求。
何冥不忍地闭上眼,长吁一声道:“我知道了。”
然后他面向杨桂兰似笑非笑地说:“不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吗?没问题。”
听到他的回答,杨桂兰嘴角扬起一丝难掩的笑意,其他柳家人也或明或暗地露出满意的笑容。
“林先生,这边请。”
这时,美女服务员开门,迎进一位食指中指都打了石膏的男人,正是林建国。
林建国一眼就盯住了何冥,神色顿时狰狞起来,满脸的愤恨与仇怨。
而与此同时在场柳家人都立刻堆出一脸笑容,柳涛和梁丘文更是第一时间上前搀扶林建国,那副嘴脸像极了汉奸。
“林经理,您这边请。”
他们把林建国请到了上座,各种恭维奉承,对他的伤势嘘寒问暖,关心倍至。
啪!
林建国突然拍响桌子,把柳家人全都吓了一跳。然后他横眉怒目地大吼:“你们真够可以的啊!我好心想帮你们一把,你们却不知好歹,还指使那个废物把我打成这样!柳家的违约金你们是不是觉得可以赔得起了?!”
一开口就亮出了柳家的软肋,吓得柳家人一个个脸色大变。
“林经理,您息怒。”杨桂兰立马示意柳洁为他斟上一杯酒,接着赔笑道:“我们哪敢指使人去打你啊?那都是他个人的行为,我们刚才已经指责过他了。你也知道的,冰冰这老公是柳家唯一一个不工作的,平时也不知道在哪鬼混,肯定沾染了一身流氓习气,才动手把您打成了这样。”
“哼!光指责就行了?!”林建国趾高气扬地瞥了何冥一眼,好像在向他示威。
敢对老子动手,你还想有好果子吃?今天一定要让你十倍奉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