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水东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斗罗历~2635年!

  在这个年份中,斗罗大陆迎来了一件千年难遇的事情将震荡整个大陆......

  兽潮!

  这两个字代表的意义曾经是代表了毁灭!

  在大陆最初时,魂兽才是这个世界的领导者,人类只能在残余角落苟延残喘。人类曾经只是个弱小的存在,直到先驱者的武魂觉醒,大陆才出现一丝生机,人类的弱小也开始慢慢改变......

  兽潮的最初是魂兽之王之间的较量而产生的,那种数以百万计规模的两种阵营魂兽之间的厮杀,是大陆的梦魇,也是所有生灵的噩梦!

  虽然在这个年代里,魂兽的数量远远不及过往,但也是不计其数,根本无法判断数量。更何况魂兽中年份高达万年之久的魂兽也是不在少数......

  魂兽的整体实力远超过人类魂师,但是它们的中坚力量却只安居在星斗大森林,与人类地盘划分开来,不会逾越半步!人类猎取魂环,强大的魂兽也可以反过来击杀人类吞噬。这是个平衡,不知道持续了多少年。

  但,这个不知长达多久的平衡。在今日,产生了一道裂痕......

  ----

  遮天蔽日的密林中~

  “吼~”一阵阵虎啸狼嗥连绵不断,从森林各个范围回荡!

  森林中的魂兽此刻都动荡了,洞穴,沼泽,湖泊,天空......不断有魂兽的身影出现,高大如山的狮兽,羽翼遮天蔽日的白翎雕,这些都是万年巨兽。其中还有从四面八方出现的魂兽,它们密密麻麻的兽影正在以恐怖的速度聚集。

  数万魂兽的暴动已经让低阶的魂兽失去了理智,兽目猩红,锋利的獠牙外露;他们的目标很明确,由内向外,所到之处一片狼藉,甚至一些正在狩猎魂兽的魂师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在惊恐的表情下便被一众魂兽分尸而食!

  ......

  与此同时,森林的另一边!

  一道白袍身影正以极快的速度从中圈森林冲出来,虽然带着两个人,但是他的速度之快,完全颠覆了常人的认知!

  身影匆匆掠过,根本看不清模样。

  这种速度也引得下方休息的魂师小队侧目。

  “队长,刚刚那个前辈应该是个魂帝吧?”一个黄发青年忍不住惊叹。

  他旁边一个瘦弱如猴的中年男子闻言不屑的撇了撇,嘲讽道:“真是个土鳖,能够进入里面的魂师,怎么可能只有魂帝的实力!”

  是啊,他们一众魂尊、魂宗也只能在魂兽森林外围执行任务,可刚刚那人敢孤身一人就前往中圈范围......

  “没错没错,而且那个前辈好像还带着两个年轻人,敢如此做的都是对自己实力有着充分的自信......”

  一瞬间,小队的人都来了兴趣,开始讨论起来。毕竟自己小队已经在这里一个星期了,无聊透顶了,好不容易有个新鲜事解闷,怎能放过。

  队伍成员们都在休闲畅聊,但是小队中只有那个光头队长没有说话,面露疑惑,他心中隐隐有种不安的预感。

  望向森林深处,那从很远处摇晃的树林让他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直到,他的瞳孔不可置信的放大......

  ......

  ......

  “吼~”一声浑厚的兽吼生响彻山林。

  听到身后的兽吼明显距离自己较远了,玉林开绷紧的面孔上终于放松了一丝!

  星斗大森林何其之大,里面的资源更是多到数不胜数。其中不乏赏金猎人和魂师团队在里面执行任务。而这些人就是绝佳的挡板和盾牌!为三人争取更多的时间离开。

  “林爷爷,那个小队的人撑不了多长时间!”

  虽然用他人性命换取逃脱时间让他十分难受,但他已经没得选择了!此刻他已经把心中的怜悯都抛弃了,自己三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玉天恒伸手指了个方向,面若冰霜的脸庞上露出一丝狠厉,“那个方向有一伙魂师,人数有二十几号,绝对能够撑一段时间......”他们已经迷路了,魂兽们根本不给他们寻找正确的方向。不过这些也无妨,只要是向外逃离就是了......

  得到指路,玉林开当即调整了下方向。

  对于玉天恒先前选择隐瞒到最后吐露出他们的行踪,玉林开没有进行任何干涉!凭借他魂斗罗的实力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这些低阶魂师的存在?他这么做也是想让玉天恒明白一些东西,做出一些决定.......

  就算最后玉天恒卖不过自己良心的那一关。玉林开也会找机会借用那些人为自己拖延时间。不过,他还是给了玉天恒一些时间去想通这些事情~

  毕竟玉天恒可以说是室内的花朵了。天斗皇家学院虽然搞出了一个领主制度的游戏,但是游戏始终是游戏,根本就无法对玉天恒的成长有所增益。这也是他不惜在险境之中还要给他选择的原因......

  扭头看向玉天痕沉睡过去的面容,玉林开心中忍不住感叹。

  如果玉天痕清醒的话,玉林开相信,他绝对毫不犹豫的选择一切利于自己的逃生办法!

  从小看着玉天痕长大,他十分清楚,自己这个小少爷的世界很小,小到只能容纳几个人!除了他世界里的人,其余生命对他来说,可以如烟花般绚烂,也可以入草芥般低贱!虽然玉天痕一直表现的如一个让人沐浴春风的五好少年......

  同时他十分清楚,玉天痕虽然年幼,但已经有了成熟的心智和自我的想法,他会为了达成自己的目标而去落雷山忍受雷电刺骨的疼痛,会为了让母亲开心故意表露出孩子般的顽皮,会为了迎合这个虚伪的世界而假装虚伪......

  但,只有玉林开知道,这个从小就忍受失明的孤寂和孤身一人的少年,他的内心,只有一处小湖泊。湖泊很小,但,神圣而不可侵犯。

  其余一切,对他来说,皆可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