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的厚礼,与天斗的动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月色溶溶,点点繁星在黑色的夜幕中闪烁,增添了几分色彩~

  蓝银草萦绕着淡淡蓝光,奇异的植被也都散发着自己的色彩,把这黑夜点缀的充满魅力。

  静静躺在柔软的蓝银草上,望着头顶亮着蓝白荧光的树叶,玉天痕心中说不出的舒畅~

  这个世界除了拥有奇特的魂兽,就连这些寻常的植被,在夜晚也是那么绚丽,如霓虹酒绿一般~让他陶醉……

  转头看向身旁的木盒,玉天痕心中忍不住感叹。

  学院不仅承包了自己的一切修炼资源,临走前还送了自己一枚魂骨………

  不过,收人钱财,替人消灾!

  学院投资自己,除了他的天赋引起了学院的重视外,最主要的,便是因为自己背后的势力。只有成长起来的天才才有投资的价值,而身为上三宗的嫡系,可以说,他的未来必定在大陆上占有一席之地!

  玉天痕本不想和其他势力过多牵扯,尤其是学院的背后是帝国。这也是最让他头疼的地方,帝国内的小势力错综复杂,水深的很......但奈何,学院给的太多,太重了....

  “为了和宗门扯上关系,天斗真是煞费苦心呢………”

  一块七万年的右腿骨!而且是魂骨稀有排行前二十的雷翼蜥龙身上掉落的……这其中的价值,不可估量啊!

  蓝电霸王龙宗虽然有魂骨,但是和龙沾边的很少,更何况年份还是高达七万年的雷翼蜥龙……

  玉天痕承认,他是心动了!

  左手放在木盒上,蓝光一闪而过,盒子便消失了。

  举起手,看着食指上形状古朴的戒指,玉天痕嘴角忍不住露上扬。

  这个戒指通体冰蓝之色,戒指本身由双龙缠绕而构成的,而且着两头龙首位相接,甚至是细小的鳞片都雕刻得栩栩如生。

  这是个储存类的魂导器,也是离宗前玉元震传给他的,和那枚蕴含着玉元震魂力的令牌一样珍贵,都是蓝电霸王龙的传宗之物。

  “也该回去了……”闭上双眼,玉天痕深深地叹了口气。

  离开宗门已经快两年了,期间为了避免麻烦和保证玉天痕的安全,玉元震也不让他回宗门。想到回去后又要被蓝霓菲唠叨,玉天痕嘴角忍不住上扬.....

  ………

  ………

  与天斗学院的平静相比,相隔不远的天斗城却早已人心惶惶、全城戒备。

  天斗帝国,皇宫!

  此时的天斗皇宫内灯火通明,到处都是骑士巡逻的身影。甚至还有一些帝国隐藏的高阶魂师,也都纷纷出现,行色怱怱的好像在搜寻着什么!

  大殿内!

  “陛下,三皇子身中剧毒,现在皇宫内到处人心惶恐,还请陛下请出供奉长老彻查,稳定朝堂!”

  “陛下,此事显然是蓄谋已久,那贼子定然没有机会溜出皇宫!请陛下下旨封锁天斗城!”

  一众公爵大臣均是义愤填膺,这件事简直是打皇家的颜面,尤其是他们都掌管天斗的各处守卫,如果处置不好,谁也逃脱不了干系!

  众口难调,雪夜当即打断了他们。

  “此事朕自有定夺,尔等现在回去各司其职,不准再议论此事!”雪夜大帝威严的声音中带着不容置疑的意思。

  众人面面相觑,没人敢触碰帝王的威严,最后纷纷跪拜告退。

  大臣走后,雪夜平静的面容立刻变得冰冷刺骨,一副生人勿扰的模样!

  “皇兄!”雪星亲王也是一脸难堪,来到雪夜身边。

  这已经不仅是皇家颜面尽失那么简单了,三皇子被刺杀,说明了天斗城内混进了敌对势力.....

  “战儿的情况怎么样了?是否脱离危险了?”雪夜是帝皇,但也是个父亲,他对自己的孩子都是十分疼爱。尤其三皇子的天赋过人,在武魂修炼上被号称为天斗帝国近百年以来的天才。他对其更是赋予众望!

  “皇兄,侄儿的情况很不乐观!太医院的供奉对这种毒素无可奈何!并且也判断不出是何种奇毒……”雪星亲王的声音越说越小,他不敢直接告诉雪夜,这种毒染指必死....

  闻言,雪夜冰冷的目光更加森然!太医院的供奉大多都是魂圣级别的治疗魂师,能被皇家收纳并供奉的,也都是魂师界鼎鼎有名的存在!但是,连他们都对这中毒无从下手,可见!这件事情的背后,隐藏着何等可怕的势力!

  雪夜目光思索猜测都有哪些可能,但,脑海中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不是因为帝国没有敌人。而是天斗虽然树敌众多。但唯独与各大势力交好,至于那些小国家和小势力,根本不可能有这种能力!

  “清河那边怎样?安全吗?”雪夜突然想起,自己的大儿子今年已经搬出宫内了。

  “清河侄儿的宫邸我已经派了三倍的兵力去守候,而且骑士团在那边巡逻,不会有问题!”

  闻言,雪夜点了点头。其余皇子皇女因为年纪尚幼,全部留在内宫范围居住。唯有雪清河自己距离自己较远,让他有些担心。

  沉思了一会,雪夜看向雪星亲王,严肃道:“雪星,你派人去寻找独孤博的踪迹!如果有线索,你亲自去一趟,务必把他请来!”

  “毒斗罗!?”雪星心中一喜,他竟然还忘了这么号人物!虽然独孤博不是治疗系魂师,但是身为独霸天下的封号斗罗,说不定能解这种奇毒!

  “皇兄,找寻独孤博的事我会日夜接替的操办,你在皇宫一定要小心!”接到任务,雪星也是有些迫不及待,立刻启程。

  目送着自己弟弟离开......望着空旷的大殿,此时只剩下他一人。

  目光悠悠的望着黑暗之处,雪夜沉重的问道:“有可能是哪几个敌对势力?”

  声音在空荡的大殿响起。

  良久过后,黑暗中突然响起一阵低沉的声音,“七大宗与我们没有利益冲突,可以排除。武魂殿现在新皇登基,内部更是声音纷杂,自顾不暇,也可以排除!”

  “那么,剩下能与天斗抗衡的势力!就只有星罗了....”雪夜目光森然,这么算来,星罗的可能性更大!

  毕竟,三皇子天才之名人尽皆知!星罗想趁早铲除一个祸患,这个理由很充沛!

  不过,星罗帝国不远万里来此,仅仅是为了暗杀自己的儿子吗?雪夜心中十分有些疑惑。

  ----

  皇城外的一处宫邸,鎏金玉瓦构建而成,单单墙壁就高达十米有余,上覆琉璃,墙头砌成高低起伏的波浪状,正中一个金漆大门敞开着,里面灯火通明,宫邸内外布满了天斗卫兵!

  一个身穿华服的英俊青年,此时正站在内殿之外,居高临下,望着远处森严的守卫,眉头紧蹙,不知在想些什么。

  “殿下,现在皇宫内出现刺客,殿下还是随奴婢进殿内躲一躲吧。”一个俊俏的侍女一副担忧模样,拘谨的站在他身后。

  “唉,宫内发生如此事情,也不知父皇如何,二皇弟是否脱离危险,而我不能去探望已经是无地自容,怎么还有脸面躲藏起来.....”

  雪清河的肺腑之言让宫内赶来的皇家骑士都忍不住动容。果然,大皇子的确如传言之中那样,温文尔雅、温良恭俭,有着一颗赤子之心。

  “殿下,陛下身边有供奉大人守卫,此番我等前来守卫殿下,正是陛下的旨意。请殿下以自己的安全为主,暂且藏匿起来。我等会誓死守卫殿下!”一名身穿秘银盔甲的骑士队长站了出来,恭敬说道。

  “请殿下退去,我等誓死守卫殿下!”“请殿下退去,我等誓死守卫殿下!”

  一众守卫的齐声宣誓,让雪清河感动不已,向众人深深一礼。

  众人激动中又带着惶恐,连忙单膝跪地,目光中炽热的望着他。

  ........

  明亮如白昼的大殿内,雪清河一个人坐在主位上,望着殿内那照明用的水晶灯盏,脸上的忧愁慢慢褪去,俊逸的脸上,嘴角勾起一个上扬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