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局天斗--神秘侍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斗皇家学院~

  今日的学院比往常更加森严,身披战甲的骑士接管了学院的守卫工作。

  森然的气势,冷冽的盔甲,这些都让学员们纷纷注目,心中不免有些向往!

  ~~~

  操场上,此刻已经聚集了在校的所有学员,就算加上了老师们,也没有挤满这个操场。

  站在其中,玉天痕清晰感受到周边少年少女们的情绪,十分兴奋和激动。

  如果说,魂师的信仰是--教皇。那么贵族的信仰,就是皇权的至高存在--雪夜大帝!

  这一刻的操场是安静的,虽然已经等候许久了,但学员们都充分了体现了自己优良的贵族教养,耐着性子等待。

  这也是玉天痕欣赏他们的一点。无论天赋如何,最起码单单这份养成就足够让天斗皇家学院名列前茅了。

  终于,在三位盛装出席的院席陪同下,一位身穿华服的中年人缓缓来到主席台上。

  虽然穿着只是普通的华服,但那不怒自威,和让人不敢直视的气场,就足够说明他的身份。

  眼前这个人,就是天斗权利的象征。

  即便是在面对众多事情都能够波澜不惊的玉天痕,在见到雪夜大帝时,也是凝神细细打量,眼神无比认真。

  既有对这位王者的好奇,也显露出了对他的一丝忌惮,毕竟他是天斗帝国真正的主人。

  雪夜大帝望着下方的众多学院,微笑着点了点头。

  就仅仅这个简单的动作,便能够鼓舞到众人,这就是对皇权至上的信仰!

  “果然,他们的身份始终排在第一位的是贵族,其次才是魂师!”

  权贵在普通人眼里就是天,而皇权面前,权贵也就是普通人!

  不过,玉天痕却不认为权利有那么吸引他。

  这一世,他只信奉力量。皇权霸业看似耸立云端,殊不知,云端之上,更有人以玩弄他们为乐!

  而自己身为上三宗之一的继承人,身份地位完全不输于雪清河。甚至,有过之而不及!

  毕竟,自己的家族是这个大陆上巅峰之一,族人之间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可以说,玉元震剑指之处,所有族人绝对一呼百应!

  而天斗帝国内太过分散,有些事情,就算是雪夜大帝也不能自己独自断定!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世。真正的统治者,始终不是王权………”一下子,玉天痕心中的感触颇深…

  接下来的流程果然如莱维所说,雪夜大帝在勉励众人过后,当众给予几名天斗级学院男爵的爵位。并且承诺,只要学员以后达到天斗级,经过学院上报,便会直接授予男爵爵位!

  一下子,这些学员沸腾了~

  这个承诺对于天斗贵族子弟的确诱惑不小,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莱维一样,家族就他一个继承人。

  基本上贵族哪个不都是哥哥弟弟多达几个,十几个的。莱维虽然没有哥哥弟弟,但是他的姐姐妹妹却真的不少。也幸亏就他一个男丁,否则肯定也不会轮到他以后继承爵位。

  在雪夜大帝经过一阵子的演讲过,感受到学员的热情回应后,便在几位院席陪同下离开了。

  见状,玉天痕也悄然离开了,因为他知道,留下来还会继续被导师们“洗脑”。

  ~~~

  一路走来,玉天痕在心中开始了计算,天斗的水太深了。

  不说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黑手,就连自己清楚的“小伙伴”~雪儿,他都不敢小觑~

  她潜伏在雪清河身边绝对是有些时间了,雪儿隐藏的很好,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和她是同一种人,恐怕也不能发现她的伪装!

  而且身为同一种人,他也十分清楚,如果没有十分的利益,那么自己绝对不会甘心去给人家当下人………毕竟,每个天才的内心,都是骄傲的!

  但是,是什么让一个与他一样骄傲的人,去甘心做这种事情呢?

  抛弃姓名,抛弃骄傲,隐藏在皇宫之中,她可不会只面对雪清河,身为侍女,只要生活在皇宫之中,肯定会有太多的琐事在等着她,可能会要忍受那些普通人的欺负,这实在让玉天痕不能理解………

  带着疑惑,玉天痕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回到住所,望着那打开的房门,心中不免有些惊讶。

  要知道现在全部学员都已经被集中在操场上了,那么,是谁打开了他的房门呢?

  强大的感知力下他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没有异常就是最大的异常!

  暗中运转魂力,玉天痕轻轻推开半遮掩的门。

  出现在他的视线内并没有想象中的危险。

  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被簪子盘起,身着一身宫装,此时正悠闲的看着自己桌上的书籍。

  这道倩影,可不就是那个让自己猜不透的人嘛。

  也不奇怪自己为何感知不到雪儿的存在,毕竟人家的样貌都是假的,而自己却看不出来。现在能够屏蔽自己气息也不奇怪……

  ……

  “你怎么知道我的住所?”

  随手关上门,玉天痕放下了戒备,来到她面前。

  “关门做什么?难不成你想趁机欺负我这个弱女子?”说着,雪儿双手抱胸,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柔弱模样。

  “唔,你不说我还想不到呢。”见玉天痕伸出手就要抓向自己,雪儿没有害怕,反而一脸期盼,瞪大眼睛注视着他。

  “.....”

  “继续呀!怎么,不敢了?”

  这幅挑衅中带着期待的表情是闹哪样………

  收回动作,玉天痕笑到,“呵呵,你这幅样子太普通了,我不感兴趣。”

  “………”闻言,雪儿脸上的笑容一僵。

  玉天痕说的也没错,雪儿的这幅样子虽然看上去不错,但学院里一抓一大把。

  “哼,以貌取人的色胚!”

  望着雪儿负气离开的背影,玉天痕总感觉她不对劲。

  现在雪夜大帝和雪清河都应该在和院席们交流,身为大皇子最宠信的侍女,她不应该在一旁端茶递水吗?怎么会有时间到自己这里………

  现在的她,倒是有点像,已经不屑于伪装了……

  “目的达到了吗?还是说已经不用伪装了……”

  望着门口消失的身影,玉天痕陷入思考中……

  在他第一次见到雪儿时,便有种熟悉的感觉。

  她脸上那种纯真的笑容和他以前是一模一样的!

  那就像是一种伪装,为了达到什么目的的伪装。

  不过自己的伪装是为了保护自己。毕竟,自己重生一世,如果露出不符合孩童的表情或者行为,他不相信家族里的人会看不出来,毕竟那些人个个都是人精……

  也幸于自己一岁后的事故,虽然失明且久病缠身,但是自己的心性却早已非比寻常孩童。

  这样也为自己觉醒记忆后,带来了方便。

  毕竟自己那时候就算做出一些不符合这个年纪的举动,玉元震他们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怪异。因为,这个孩子经历了太多磨难,心性早熟很正常……

  而雪儿就和自己一样,虽然表面上丰富多彩,甚至她已经连眼睛都能装作开心,崇拜,可怜,等复杂的神采。

  但是只有和她一样的人,才能够清楚她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