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鹰展翅,幼龙出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处依山傍水的幽静秘谷内。

  散发着幽光的莹虫草铺遍草地,代替了原先的蓝银草。就连最初的空草坪也被白色的栅栏围起,里面长满了各色花朵,星光点点的星愿花。花朵杯形硕大,深红色的花瓣边缘有一圈金黄色花纹,异常绚丽,宛如烈火的火焰花等等...

  “才离开半个月,这里就被改造成这模样了......”

  要不是湖泊旁的小白鹿还在这里,他肯定会以为走错地方了....

  “呦呦”。小白鹿发现主人的到来,蹦跳着上前,亲昵的用刚长出的小鹿角顶着他。

  “呵呵,力道长进了一点呦。”“不过,小家伙,你怎么不长大呢?”

  小白鹿仿佛听懂了一般,十分人性化的摇了摇小脑袋。

  “吱吱吱~”一道残影闪过,再看时,一只带有紫色闪电花纹的松鼠已经跳上他的肩膀。

  “这个小家伙也没有长大,难道,你们还是高等魂兽的血统不成....”

  正在一人一鹿玩的开心时,一道蓝色倩影听到声音从木屋里走出。

  “谁家的孩子来了呀?别让小白给撞倒了……”

  温柔的声音从屋内传出。

  “妈妈,我回来了…”

  玉天痕话音未落,肉眼只见一道蓝色残影闪过。

  “………这个速度………”虽然知道自己老妈也是魂师,但这个速度让他有些意外,最起码目前为止他还是追不上的…

  玉天痕放开小鹿,一脸笑容的迎了过去。

  自己这一次修炼可是半个月未回家了,母亲肯定担心坏了。

  果不其然,蓝霓菲那双柳叶眼已经开始红润了,纤细的玉手从玉天痕身上一阵乱摸,检查他是否无恙。玉天痕也是任她摆弄,毕竟自己每次回来都是这样子的。

  “痕儿,你可担心死为娘了。”

  蓝霓菲确认自己孩子没事后,紧紧把他抱进怀里。

  “…………虽然自己基本每次回来都这样,但也还是不适应,太热情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三年未回家嘞……”

  玉天痕如今九岁了,身高也堪堪到达蓝霓菲的胸部,多少被她嘞的有些窒息……虽然是自己的母亲,但……

  “妈妈~”察觉到玉天痕有些抗拒,蓝霓菲顿时不乐意了。

  “怎么了?我的宝贝儿子?妈妈弄疼你了?”

  “没啥,就是有些,别扭…”

  “别扭?”蓝霓菲狐疑的看着自己儿子,从他那张有些透红,还有些尴尬的小脸上,仿佛明白了什么....

  嘴角微微上扬,有些打趣地说道。

  “咯咯咯,小天痕也知道男女有别了,看来是长大了。”

  “呵呵,我...”玉天痕刚想反驳一下,就被蓝霓菲下一句话给惊到了。

  “也对,痕儿也到了懵懂的年龄了,就是你的那个未婚妻还太年幼,不然过几年我就可以抱孙子了。”

  “………未,未婚妻!?”

  “对呀!我没和你说过吗?”蓝霓菲眼睛眯成月牙,十分高兴的样子。

  “…………”

  “妈,我什么时候订的娃娃亲?还有,你既然说我未婚妻年幼,那也就是说我出生后几年订的!怎么没人通知我啊?”

  蓝霓菲摸了摸他的头,微笑道:“我儿果然聪慧,又长得这么好看。”

  的确,一般来说蓝电霸王龙宗的孩子都长得像父亲,但玉天痕却完全继承了母亲的相貌,也不知是否因为母亲基因太过强大……

  “呵呵,主要是遗传母亲,才这么好看的。”

  闻言,蓝霓菲大喜,“咯咯咯,原来如此,妈妈都忘了自己是个大美人了,怪不得痕儿生得这么好看。”

  “…………”玉天痕嘴角微微颤抖,自己只是想简单的奉承下母亲。

  但自己娘亲的孤芳自赏,呃,我应该早就料到了……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

  见到自己儿子那表情,蓝霓菲就觉得很好笑,这才有些小孩子的模样嘛!

  “来,痕儿,坐下来为娘慢慢说给你听。”

  被蓝霓菲牵着来到一旁的石桌,玉天痕举止自若的坐在一旁聆听着。

  “这件事要从三年前说起了……………”

  随着蓝霓菲缓缓道来,玉天痕也终于知道自己这“未婚妻”是怎么回事了!

  “那也就是说,如果小公主在六岁觉醒武魂后,武魂是七宝琉璃塔,那么这个娃娃亲就当做不存在,反之,那我就要娶她!”

  玉天痕皱着眉头,说得好听是为了血脉不外流,实际上就是人家如果是个天才,那么你就配不上,如果是个废材,那么就嫁给你!

  别人怎么想的他也不知道,但是玉天痕就是这么理解的!

  “欺人太甚!”

  此刻,玉天痕的脑海中已经描绘出一副场景,自己家族应老一辈的约定过去提亲,然后人家看不上自己家族,但是又觉得不能失信于人,或者是看自己有一点天赋,然后就立下了这个条件!

  不知不觉间,一场退婚流大戏被他自动脑补出来~

  “是的呢,的确有些过分。”蓝霓菲也愤愤不平,凭什么觉醒了七宝琉璃塔就不嫁给自己儿子,如果不是老爷子已经决定了,蓝霓菲才不愿答应着荒唐的事情。

  反正自己儿子多优秀她是知道的,到时候各大势力还不抢着往自己这里送小丫头!

  虽然这只是基本的政治套路,但玉元震是觉得自己赚了的。

  反正自家的是猪,不是白菜。只要猪还在自己家里,那么无论是大白菜还是小白菜,送来自己通通要了。只要女方血统良好就行,觉不觉醒武魂不重要,自己孙儿的基因足够强大,后代肯定也非同凡响。

  更何况女方始终有七宝琉璃塔的血脉,说不定和玉天痕生出的孩子就能觉醒个双生武魂呢。七宝琉璃塔和蓝电霸王龙,想想就有点小激动。

  话说天斗皇室那边好像也有联姻的意思,要不要答应呢?唉,都怪子孙后辈太优秀了,烦人。

  …………

  “呵呵,这次提亲还是老爹亲自去的啊……”一想到这里,玉龙杰给自己买的牛奶瞬间不香了……

  “不要担心这些。”蓝霓菲捏了捏他的小脸。

  “娘亲您有办法?”

  无视了脸上的那双白皙的大手,玉天痕问道。

  “办法当然是没有的,不过人家又没说不准你纳妾,不喜欢就再找几个老婆呗。话说,你打算给为娘找几个儿媳妇呢?”

  “…呵呵……我早该想到的………”听到自己老娘的虎狼之词,玉天痕也只能打个哈哈,一笑而过。

  接下来的一天,玉天痕都在这里陪着她,这是一种放松,也是种历练。

  用以前族内的话来说,这叫修心!

  一直到了夕阳透红,随着远处林子惊起一群飞鸟,和一粗狂的声音传来,二人才发现已经午后了~

  “老婆,我回来了~”

  人未至,声先到。

  母子俩向远方望去,果然玉龙杰那健硕的身影很快便走出林子,兴冲冲的来到二人身前。

  “爸爸。”玉天痕连忙迎过去。

  “呦,天痕也在呢!又长高了?嗯,不错!”

  一句话带过,玉龙杰便略过儿子,走向前。

  “…………”玉天痕一脸的笑容戛然而止。

  “难道我不是亲生的?”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自我怀疑了~

  “嘿嘿,老婆大人。”

  “哼!”蓝霓菲冷哼一声,别过脸不想看他。

  “老婆大人几日不见更加美艳动人了。”

  见蓝霓菲不理会他,玉龙杰只好出大招了。

  只见玉龙杰从储物魂导器中拿出一个比玉天痕还要高大的袋子。

  “砰”的一声~砸在地面上。

  “老婆大人,这些是我给你带回来的礼物,您赏脸瞧瞧?”

  闻言,蓝霓菲感兴趣的瞟了一眼。

  见状,玉龙杰面露喜色,当即从里面翻出一个装水的皮囊袋。

  “来,天痕,这是给你的礼物,去一边玩去吧。”说着挥手就让他走。

  “……又是牛奶……”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水袋,又看了看自己母亲的那一堆东西。

  玉天痕沉默的离开了。

  “我要不要去打探下亲生父母的消息呢?不对,母亲应该是真的,那只需要打听亲生父亲的消息就行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