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九霄,截天之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父亲,您快看!”

  玉龙杰从产婆那里接过孩子,脸色有些不好,但又怕妻子担忧,便压低了声音。

  “这……”

  玉元震接过孙子,只见这孩子不像族中其他新生婴儿皱巴巴的,反而玉雕粉嫩,虽然还未睁开眼,但也能看出他的灵动!

  不过。

  这孩子,一眼入目,额头间有一道拇指盖大小的痕迹!

  像是,一种鳞片?

  玉元震仔细观察,他发现这印记里竟然有股让他心悸的力量………

  “父亲,这是胎记吗?会不会有害?”

  玉元震微微摇头,声音中透露着激动,道:“这,是上天赐予的,是我孙子得天独厚的证明!”

  在激动中,玉元震仿佛有感而发。

  “老大,这孩子以后,就叫天痕吧!”

  “玉天痕?好像有点不好听啊………我感觉还是玉华田比较贴地气!”

  “…………”

  看到儿子那笃定的眼神,玉元震不由得脸色一僵硬,不过随后又露出“慈爱”的笑容。

  “来,小刚。过来看看你的侄儿,为父带你大哥出去透透风,这两天他太累了,要让他清醒下头脑!”

  听到父亲那令人发毛的笑容,玉小刚连忙跑过来接过孩子。

  而玉龙杰则在不知所措中被拉了出去。

  随后不久。

  只听门外传来一阵阵的惨叫声………

  “啊!不!爸我错了!!!啊啊!!饶命………”

  玉小刚抱着小侄子一阵唏嘘,“果然,大哥就算是成家立业了,也依旧没有改变。依旧那么...不可描述...”

  终于!

  在玉元震一脸欣慰的笑容下,鼻青眼肿的玉龙杰当着当众人的面给孩子取名,玉天痕!

  寓意着:龙吟九霄,截天之痕!

  ---------

  与此同时。

  教皇殿内一间金碧辉煌的寝殿内,伴随着一阵婴儿哭声,一道天使虚影也随之出现。

  “这,是我主的意志降临!”

  殿门外,一群身披白袍,教徒打扮的人,纷纷双手合十,满是激动的向天使虚影祷告!

  天使虚影出现片刻,而后化作一缕金色光芒没入寝殿内。

  ~~~~

  ~~~~

  …………

  …………

  一个月后,蓝电霸王龙宗。

  今日的宗门格外热闹,宗内所有直系血脉全部回宗门。

  到处可见仆人忙碌的身影。

  “二哥,你就不要劝我了。一个月前你和我说参加完天痕的满月礼再离开,现在你又和我说等到天痕一岁生日时才能走!你这…………”

  玉小刚无奈的看着面前这和自己有七分相像的亲哥哥。

  “呵呵,小刚啊,外面有什么好的?父亲和大哥要是知道你又偷跑了,肯定又要难过了。”

  玉小刚闻言一阵苦笑,“又拿父亲压我……”

  不过一想到他那个心爱的女孩,玉小刚便归心似箭,自己不在的这一个月,鬼知道弗兰德那阴险的家伙会不会用什么攻势来加深和二龙的好感度!

  自己好不容易从另一段感情的阴影中抽身而出,决不能败在弗兰德的阴险招数下!一想到二龙妹和弗兰德二人孤男寡女的.......细思极恐啊!

  “不行!我一定要走!”

  玉龙启见他那一副死也要走的样子,叹了口气。

  “好好好!既然你心意已决,二哥也不拦你了。”

  玉小刚闻言一乐,连忙道谢,“多谢二哥!”

  说完不等他反应过来,便立刻跳到船上!

  “哎哎哎,别急啊,你二嫂还想要个孩子,我努努力,争取今年怀上!你明年可一定要回来啊!!”

  闻言,玉小刚一个踉跄,差点跌落下船………

  听到自己二哥的虎狼之言,玉小刚一脸冷汗。

  “这,为了让我回家,大哥和二哥也太拼了………”

  不过,一想到自己心爱女孩的面容,玉小刚心中顿时燃烧起熊熊火焰!

  “等着吧!二龙,弗兰德,我玉小刚回来了。”

  …………

  …………

  “那小子走之前说什么了没有?”

  待到玉龙启回来后,玉元震正逗弄着怀中的玉天痕。

  “父亲,小刚他有自己的想法,我们也不能一直束缚他………”

  “束缚?他在外面惹的祸还少吗?他研究的那个合击技是不错,但!如果那两个小家伙不在他身边。凭借他那二十级的魂力,你还能再见到他吗?”

  “这…………”

  玉龙启被怼的哑口无言。

  玉元震抬起头看着他,语重心长的说道:“老二,你们兄弟三人感情深,这点很好!但是,这也会成为你们最大的弱点!”

  “可,父亲,那你当初为什么要生这么多?”

  “……………”

  听到这傻儿子的话,玉元震顿时被怼懵了………

  “呃。”

  想来想去,找不到这句话的毛病,到自己又很气………

  玉元震露出一脸笑容,

  冲玉龙启说道:“来,老二,到为父这边来。”

  “…………”见到自己父亲这和蔼的笑容,玉龙启一滴冷汗顿时滑落。

  “呵呵,爸,那个,那个,我找二叔有事,对对对!我去找二叔了。”

  说完玉龙启一溜烟的就跑了。

  “臭小子!”

  玉元震见他匆忙逃跑的样子,心中一乐。

  “呵呵,小天痕,以后可不要和你叔叔学,到处流浪。你将来可是要继承爷爷位置的………”

  “老林,你说怎么样?小天痕能不能继承我的位置。”

  “这……老奴不敢断言,家主您正值壮年,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

  听到自家宗主的言语,一旁的玉林开顿时哑口无言,毕竟玉小刚出生后,玉元震也这么说过………可结果………

  不过,这小少爷出生时的异象,自己可是看在眼里,就算不是绝顶天才,也不会像小刚那样了吧…………

  “唉,老林啊老林,你跟了我五十多年,早就是我的亲兄弟了,还一直这样,整个宗门就你自己把自己当下人。”

  玉林开闻言笑而不语。

  能被赐姓为玉,便足以看出玉元震对他的肯定,玉林开虽然以此为荣,但也仅此而已。

  踏踏实实,本本分分,这是他做了大半辈子的事情,他也不想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