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塌的信仰~与,最后的守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古老的龙国领域,有着一处神秘的无人区,它矗立在地界最东的迷雾之中。

  那里山脉延绵不绝,纵横交错,到处都是奇石耸立,横穿云层!

  山崖、断崖、峭壁,都被烟雾弥漫。

  望着远处云山雾绕,起伏不断的山脉,就像一条条蜿蜒盘旋的巨龙相互交织。

  充满神秘与震撼!

  但,这处神秘而幽静的地方,今日却打破了长达千年的宁静....

  .......

  .......

  从高空俯瞰,这里没有超过千米高的顶峰,但其长却一望不尽。这蜿蜒纵横的山脉就像一条条待飞的巨龙,气冲八方,威严壮阔!

  此刻,正有数十个绿点正在快速在追逐着一道黑影,他们从后方汇聚,速度极快,每一个动作都能看出是经历过长久的打磨。

  “咳咳,已经快到头了吗…”

  此处是一个小山脉顶峰,前路已经断绝。

  那黑袍身影踉跄的身影终于停了下来。黑袍下的双眼布满血丝。

  望着身前那道天埑,嘴角不由露出几分苦笑。

  这处断崖好似生长在云层深处,连接着天际,身在其中,让人感觉十分渺小!

  “最后,还是回到了这里……”

  疲惫的声音中,能够听出他此时的心情,一丝怀念,一丝惆怅,以及,一丝不甘~

  就在他前脚刚赶到此处,山中央很多身影也在快速追来。

  “唰唰唰。”

  一道道破空声从他身后迅速来袭。

  这一刻,他动了!

  一把幽蓝的匕首尽显寒光。

  “锵锵!”

  随着匕首挥舞,一道道钢铁碰撞的声音响起,一团团铁球被劈成两半,掉落悬崖!

  强烈的冲击反震牵动了他的伤口。

  一滴滴猩红的血液顺着黑袍滴落。

  这一刻,他抬起头来,黑袍下面,是一张年轻的脸庞。

  身体遍布的伤痕,让他的十分虚弱,那双眼睛也不复曾经的璀璨,只剩下无尽的疲惫……

  双方对持着,一个是无力动手,另一方则是,怕了~~

  “抓活的!”

  随着一声冷冽的声音响起。

  另一批装备精良的雇佣军终于也到达此地,这时他们心中才松了口气。

  不过他们还是手持匕首,一步一小心的缓慢靠近他。

  望着那道身影有些瘦弱的身影,他们目光警惕,小心翼翼的注视着他的一切动作!

  就算是身为世界最顶级的雇佣军,并且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眼前这个年轻人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

  这是用他们一个小分队人的性命,得到的情报!

  后来的雇佣军们手中利落的换上麻醉弹与捕绳网,程半弧形状包围圈,在后慢慢移动着,缩小范围。

  随着包围网逐渐收拢范围,雇佣军们也逐渐接近目标。

  黑袍人就这样无动于衷的看着他们,双眸中不夹杂任何情绪,只有平静与淡然,还有,一点解脱。

  直到距离收拢到三十米范围便停了下来!

  一个身材高大的身影从雇佣军身后走了出来!

  他也是一身精良的装备,枪支、弹袋、头盔、防弹衣,无一不是米国最先进的武器装备!

  凝视着断崖上的身影,他心中不禁有些钦佩。

  能在自己两个分队的退役特种部队手下逃脱,并且还让他损失了十三个战斗力!

  他是发自肺腑的欣赏这个龙国人。

  但!

  此时,他也更加渴望得到那个秘密!

  他已经把这眼前这年轻人的强大,都归功于那个宝物身上了。

  毕竟,人力是不可能做到如此的………

  “神秘的东方守护者,只要你交出龙之宝玉,我可以做主放你离开。”

  雇佣军头领开口了。

  他说着一嘴蹩脚的中文,虽然带着头盔,看不清面孔。

  但,已经可以确定身份了……

  听到这满嘴英腔的中文,黑袍青年没有回答,左手握住脖颈处戴着的一块鳞片状石头。

  他喃喃自语。

  “没想到,隐龙一族消失在历史长河这么久,最后竟然被一群洋鬼子盯上了……”

  见目标无动于衷,雇佣军头领眼中精光闪过,后背着的手也快速做出一个动作!

  这是军队特有的手语!

  随着动作结束。

  “砰!”

  在一声极其轻微的响声,子弹破空而来!

  “身为顶级的雇佣军,怎么可能少得了狙击手呢!”

  雇佣军头领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消音狙击枪加上特制子弹,相当于无声、无形的攻击,他不相信有人能躲得掉!

  开枪后,隐藏起来的狙击手,已经露出了一个胜利的微笑,他从未失过手!

  但是,下一秒,他嘴角的笑容便僵硬起来!整个身体都忍不住颤抖~~

  他从瞄准镜中看到了一副让他铭记一生的画面!

  在子弹出枪膛的那一瞬间,黑袍青年也快速挥刀!

  一抹寒光闪过,他没有倒下!

  冷峻的目光死死的盯在狙击手隐藏的方向,可以说,他看到了准确位置!

  失败了?没打准?场上众人均是一愣~身为顶尖的狙击手竟然失手了?而且目标刚才有一个挥刀的动作,总不可能是他劈开的吧……

  众人宁愿相信是狙击手故意放水打偏了,也不愿相信……

  “What's the matter, Falcon? How did you miss!!”

  雇佣军头领冲着对讲机一种怒吼!!他心中也闪过那人把子弹挡下的念想,但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先不说他是怎么判断子弹来临时的方向,那足以打穿五厘米厚度钢板的攻击,他如何凭借人力挡下的。

  耳麦传来的质问声让狙击手缓过神来~

  “oh,My god………”狙击手一脸不可置信!

  在狙击镜里,他清楚的看到子弹就要击中目标了。

  可是!下一秒那黑袍青年竟然挥出匕首劈开了子弹!!在狙击镜内观看,那挥舞匕首的动作都是一套残影闪过~这世上有动作这么快的人吗?

  猎鹰只想知道他是如何发现子弹的?或者说如何知道子弹的轨道!

  “偶买噶,难不成是我的真主不让他死吗……??”

  “…………”

  “…………”

  听到耳麦传来狙击手的言语,雇佣兵们一阵无语……

  “没错了,这是龙之宝玉的力量!!一定要得到它!”

  一切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可以推到未知的身上,雇佣军头领目光更加炽热的望着那黑袍青年!

  “一起!围上去!”

  随着他挥手示意,原地待命的雇佣军们开始前进,但他们此刻更加小心了!

  毕竟,连狙击都对付不了他,这家伙绝对是超人………

  “咳,咳。”

  黑袍青年剧烈的咳嗽着,直到一口暗红的血液咳出,他才舒服了些。

  眼前的景色已经越来越模糊了……刚刚的那一击已经耗尽了他的力量,强烈的反震让手臂都要麻木了。

  这一刻,他无视了愈来愈近的雇佣兵们,转过身来,望着远方一座白皑皑的雪山,颤颤巍巍的伸出右手,好像在抚摸什么。

  那座雪山就像一条盘旋着的白色巨龙,寂静,神圣,让人心生畏惧!

  “守护了数千年的东西,到最后,就只剩我一个了……”疲惫的声音中透露着无力与迷茫。

  突然间很想哭,但,他已经忘记眼泪是什么样的了,因为,早在那一个夜晚!他便把泪水全部用光了。

  此时,一滴水珠从他的眼角滑落,那像极了他曾经的泪水………

  “值得吗?那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故事啊……”沙哑的喃喃自语。

  随着不断下降的体温,让他知道已经快不行了!

  但,就算知道自己马上要死了,他眼神中也毫无色彩,身体上的疼痛也不能让他的心泛起波澜!

  因为!

  信仰的倒塌,比肉体上的痛苦让他更加绝望!

  这是他们一族用了数千年的时间来守护的东西,它早已成为了信仰,变成了他们活下去的动力,但现在,这个信仰崩塌了……

  “阿姊,大父,桑母………”随着一个个名字从他口中道出,他灵动的双眼也就失去一丝光芒。

  黑色的发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也开始变得斑白!

  “What fuck?”

  眼前目标这不符合生态的变化,让雇佣军头领有些疯狂!

  “go!go!go!”

  头领连忙下令进攻,不然猎物死了,就算得到宝物也只是一件装饰品,根本无法使用。

  就在雇佣军急匆匆的冲上来时。

  黑袍青年也缓缓站了起来,此刻,他已经白发苍苍,皮肤皱褶,就连眼睛也没有了瞳孔,只剩下黑暗的空洞。

  他失明了,俨然一副古稀老人的模样!

  外表虽然如此。

  但是!他的身体却感到空前的充实!

  “这就是密卷中,最后的记载吗,断鳞之术……”

  手握匕首,他转过身来!

  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但是,他却能更加清晰的感受到前方所有的痕迹!

  雇佣军此刻感觉自己就像面对着一头远古巨兽,虽然外表孱弱,但那身体蕴含着一股无比可怕的气息,这股气息对于他们这些经常游走在死亡边缘的人来说,尤为强烈可怕!

  “龙有逆鳞,触之即死!更何况,逆鳞已断裂!那便是,至死不休!”沙哑的声音透露着他的决心。

  这是堵上自己一切来进行的战斗!

  也是隐龙一族,在这个世界上,绽放出最后的光彩!

  “Fuck.”

  雇佣兵惊呼一片!

  残影不断,寒光舞动。

  他的速度快到只剩下残影!他就如海中游龙一般,没有人能碰得到他。

  “啊啊!!”

  “砰砰砰!砰砰砰!”

  “魔鬼,魔鬼……”

  惊恐声,惨叫声,起伏不断的响彻天际!

  枪支弹药打在他身上完全没有效果,他收割人头的速度反而更快了…

  这些人被一股奇异的能量包裹,就像踏入了幻阵,根本逃不出去!他就像一个魔鬼,玩弄人的生命~

  从最开始的主动出击,到现在绝望,无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那死不瞑目的样子!

  并且,等待着下一秒的死亡……

  ………………

  …………………

  …………………

  ………………

  落龙崖~

  相传,这是龙落脚之地。

  每逢千年,传说中的神龙便会出现此地,他的莅临,将带给世间祥瑞,保佑天下万物生灵。

  而我们隐龙一族的祖先,则是在濒死之际,被神龙用龙血点化,死而复生!

  “先祖不仅获得重生,还拥有了神龙赐下的神力!先祖也因此创下隐龙一族,世代供奉神龙………”

  族中流传的话语,此时在脑海中响起,这是一个将死之人在回忆自己的一生吗?

  残肢断臂,躺满了山崖!

  鲜血把泥土都染成了黑红色,所有雇佣军,一个不剩,全部倒在了这里!

  黑袍人背对着尸体,身躯有些佝偻的站在山崖之巅,遥望着前方起伏不断的山脉。虽然,他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

  “雪?”

  此时,天空中渐渐飘下了雪。一片片绒毛大雪落在他的身上。

  伸出褶皱的手掌,一朵雪花飘落手中,而后被掌心的温度快速融化,消失……

  “下雪了啊……”

  苍老的声音从他口中道出,他好像回忆起了什么。

  这一刻,他笑了,脸上的褶皱都开心的挤压在了一起。

  一步,两步,芳华绽放之后,年迈的身体已经有些难以控制了。

  他蹒跚移步,短短两米的距离,他好像走了一个世纪………

  终于,他走到了山崖的最后一处土地。

  刺骨的寒风夹杂着漫天飞雪,不断冲刷着他佝偻的身体。

  “就让我,带着你,和隐龙一族,一起消失吧……”

  颤颤巍巍的手,轻抚着脖颈挂着的龙鳞形状的石头,产生无边的怀念……

  下一秒。

  他身体前倾,如负重托一般,在暴风飞雪中,向万丈山崖下倒了下去……

  此刻,一切都是那么的渺小………

  高空坠落,周围冰冷刺骨的罡风像是要把他撕裂。

  他看不见,所以不害怕。

  反而,他很期待,死亡………

  在他走后,满天的飞雪越下越大,以一种超乎常理的速度,顷刻间就把山脉都染白了。

  隐约间,山脉中仿佛响起了一阵阵的吼叫声,像是在为他送行……

  坠落的速度越来越快,在万丈高空下坠,他的身体逐渐被罡风撕裂开。

  鲜血溅射,但很快便被冻上……

  胸口的龙鳞石头,此时不断散发着温润的光芒!

  它仿佛有生命一般,也感受到了这种悲凉,落寂!

  刹那间,龙鳞绽放了出璀璨的光芒!

  天空突然暗淡了下来,像是有什么力量在压制它!

  随着宝石的绽放,一道光芒涌现。

  虚空此时都在震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撕裂它的屏障!

  “咔~嚓”

  如镜子打碎般的声音。

  一道悠扬的龙吟声,穿越了时间长河,响彻如今的天地!

  随后,龙之宝石化作万丈之身的巨龙虚影,出现在他的身边。

  “幻听吗…”

  他看不见。但,耳边响彻起的龙吟声。

  多么真实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