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万里江山图,笔落生灵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乃妖圣初期,在比蒙巨兽一族,可谓是天骄中的天骄,凭借着强悍的肉身,他甚至可以与妖圣中期一战。
却没想到,他不幸招惹了一位金衣金发的青年——龙鱼,此人乃龙族新晋序列,在妖域北部罕有敌手。
自己与他战斗,凭借肉身,倒也压制了一些。
但没想到这金衣金发不要脸,直接把妖域南部最近声名鹊起的麒麟一族十大麒麟子之一的黑驴,以及妖域西部有无敌之势的古灵树族大长老给叫了过来。
三大妖圣联合围殴,这谁遭得住?
不过虽然自己是逃难过来的,但妖圣的修为保留,依旧是这片天地不可招惹的存在。
可眼下,那一道颠倒众生的身影,就坐在山巅之上,那种恐怖的大道气息流转,令他惊骇的法则之力,都在昭示着他,他遇到了一位至尊!
他想偷偷离开,惹不起,他还躲不起吗?
可眼下,他似乎被一股神秘的天地力量,禁锢了脚步。
他只能看着宁无邪作画。
而他也越看越入迷,勾勒之间,俱是道韵流转,尽是星河流淌,偶有锋锐之气,一如帝剑归宗。
宁无邪坐在那里,那里就是星河的中心。
宁无邪微微抬首,眼眸便衍化万众生灵。
宁无邪随意落笔,画板便孕育无界诸天。
很快,泰坦发现,他之前战斗的伤势,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愈合了。
他的修为,竟然在观画的过程中,缓缓增长。
突然,宁无邪低头,竟然朝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只一眼,便仿佛穿越了万古!
的确,宁无邪注意到了泰坦。
“熊?我这《万里江山图》中,正好还留有位置,就给你了吧。”
说完,他照着泰坦的样子,竟然画了起来。
只不过,在他的笔墨下,原本魁梧的巨兽,却是成了可爱的毛茸茸的白熊。
让泰坦为之震惊的是,随着宁无邪一笔一划的勾勒,他的肉身形状,竟然也跟着变化了起来。
原本三米多高的身躯,此时骤缩成五尺。
自己原本凶狠的面相,此刻整容了一般,竟变的可爱至极,俨然一副宠物的样子。
“笔落生灵随?”
“这是什么神通!”
“竟然可随意更改我的肉身!”
“纵览我古老的血脉记忆,从未听闻如此神通!”
泰坦心中升起无限恐惧。
至尊!
恐怕唯有至尊,方可随意更改万物生灵,那种掌控一切的造化之力,让他完全臣服。
“我要前去拜见至尊!”
他突然蹦出这样的想法,随后朝着山巅攀爬而去。
不多时,他到达山顶,只听得宁无邪一声轻咦。
“呦,小白熊,你怎么上来了。”
宁无邪一把将泰坦抱在怀里,摸着他的头,抚摸着他的毛发。
这个动作,让泰坦极为不爽。
他可是堂堂比蒙巨兽!
哪怕眼前是人族大能,他也不能被撸啊!
“兽人!永不为奴!”
他挣扎着要站起。
“别闹!”可宁无邪一把拽过来,更用力的撸的起来。
泰坦想拒绝,可此时,从宁无邪体内源源不断涌出的本源之气,竟无孔不入的钻进他的体内。
“为什么……好……好舒服……”
泰坦震惊的发现,只要宁无邪撸他一下,浩瀚的本源之气就会顺着宁无邪的手掌,流经他的毛发,最终贯穿全身上下。
那本源之气,开始扩宽他的经脉,净化他的血脉,强化他的肉身。
这种感觉,让人上瘾!
泰坦顿时安静了。
他甚至希望眼前这位人族大能,能够多撸撸他。
而看着小白熊舒服的样子,宁无邪一边作画一边撸。
“哈哈哈,我竟然在撸一头熊!”
“我才是战斗民族!”
而泰坦呢?
此时的他,正舒服的躺在宁无邪怀里,懒洋洋的眯着眼睛。
“兽人永不为奴,是传族家训。”
“没想到,我竟然做出了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
……
宁无邪的画,已经到了尾声。
两道人影,也刚好来到万里山脉外围。
正是柳月夕和秦宇。
他们去了青山镇,问了宁无邪的邻居之后,这才立马赶到了这里。
他们遥遥的就看见宁无邪的身影,盘坐在山巅。
不得不说,真有一种独立山巅,看遍红枫,阅尽千山的飘逸之感。
秦宇原本还对宁无邪充满怀疑。
可就是这一道身影,已经让他脸色微变。
再走近些,此时,宁无邪画板上的《万里江山图》,刚好落下最后一笔。
轰!
刹那间,目光所及之处,云山云海,顿时被一股神秘力量,彻底击溃。
天地一片清明!
在秦宇的视野中,宁无邪手中的那幅画,此刻有无尽的符文朝着天穹上涌,竟有雷霆汇聚,想要落下毁灭那幅画。
似乎那幅画,为天所不容!
但宁无邪站起,衣袍猎猎,随风而动,那无尽的雷云,竟然在宁无邪站起的那一瞬间,纷纷退散,仿佛不敢造次。
笔落,云海为之清明!
画成,天地为之禁忌!
站起,雷霆为之退避!
“《万里江山图》,成!”
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宁无邪忍不住开口。
但他没想到的是,就是自己随意开口的这一番话,却放大了无数倍,涌入秦宇耳中,一瞬间,空谷足音,雷霆万钧,神识竟然差点被音波击碎!
秦宇脸色剧变,若不是柳月夕眼疾手快,赶紧搀扶,现在的他,早已瘫倒在地。
“天人!”
“这是一尊天人之上!”
秦宇惊骇开口,此刻再无丝毫怀疑。
柳月夕听着这话,俏脸也是顿时一变。
宁无邪的身份,此刻毋庸置疑!
“师尊,我们要上前拜见吗?”
“不!不可!前辈的身份,已经不是我有资格拜见的了!”
秦宇开口,旋即脸色剧变,喝到:“快!立刻赶回宗门!有这等强者在背后推动,剑宗危矣!”
他开始在心中祈祷,小魔门,千万不要在此时攻打剑宗啊!
……
宁无邪没有注意到柳月夕二人的到来,他收拾画板,准备下山。
“白熊,去吧,我回家了。”
说完你,宁无邪就要离开。
可泰坦顿时不乐意了!
他拽着宁无邪的衣服,死活不撒手。
开玩笑!
我都做了违背祖宗的决定了,你现在要给我扔了?
没门!
看着泰坦眼中那委屈的表情,宁无邪不由得哑然失笑。
“你该不会迷路了吧?要不,先去我家里住一晚?”
泰坦闻言,连忙点头。
宁无邪咧嘴一笑,道:“行,那就跟我回去吧,正好我家院子里养着大黑驴和小金鱼,你有的玩了!”
泰坦原本还在宁无邪怀里懒洋洋的享受着,突然,他眼睛睁开!
“我没听错吧?大黑驴,小金鱼?怎么有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