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比蒙巨兽一族,泰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事毕竟关乎宗门大战,关乎宗门存亡。
身为剑宗长老之一的秦宇,也不得不谨慎。
“可宗主不会听信这些,除非,我们亲自去证实!”
秦宇最终决定,由他亲自走一遭,去看一看这其中虚实。
倘若那宁无邪真的是小魔门的依仗,那仅仅凭借剑宗一宗之力,恐怕很难应对。
柳月夕点了点头,她要和秦宇一同前去。
……
另一边,剑宗外门。
楚烟云已经加入了剑宗,因为和吴飞的原因,她在外门也算是声名鹊起。
而最近,她更是因为和柳月夕成为了朋友,在整个剑宗,都是声名大噪。
毕竟柳月夕,以她的绝世天赋,很有可能是下一任剑宗宗主的人选!
因此对于楚烟云,不少人也开始巴结起来。
楚烟云自己对于这种追捧,也是颇为满意,渐渐地,她连吴飞也开始不放在眼中。
这让吴飞很不爽。
“楚烟云!你不要忘了,是谁把你带进剑宗的,没有我,你现在还待在那青山镇,和那臭纹身的在一起!”
“呼——,没有我,你能有现在的前途?”
“怎么?呼——,抱上大腿了,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吴飞找了个机会,在楚烟云的房间里,一边发泄着精力,一边趁机怒斥着。
一通翻云覆雨之后,楚烟云满脸红晕的躺在床上,喘气不已。
看着吴飞脸上的愠怒,楚烟云脑子飞速转动。
的确,她已经有些看不起吴飞。
她觉得自己应该配得上更好的。
但现在,她刚刚和柳月夕成为朋友,在剑宗外门,吴飞的影响力还在。
她的修炼资源,还要依仗吴飞。
因此现在要把吴飞甩了,并不现实,时机也不成熟。
“哎呦,飞哥,我对你的感情你还不清楚吗?不然我也不会和那宁无邪在一起十年,连身子都没让他碰一下。”
说着,楚烟云扭头过去,佯装升起的娇哼道:“怎么?现在得到了我的身子,就这样污蔑我,你是不是看上宗门里的哪个女的了?故意找借口要甩了我?”
“我告诉你,我可不答应!”
楚烟云到底还是有些姿色。
吴飞看着楚烟云,眼前却浮现出柳月夕的音容样貌,他竟然把眼前的楚烟云,自动换脸,成为柳月夕。
而楚烟云这般娇嗔面容,更让他心痒难耐。
他连忙上前搂住楚烟云的躯体,笑道:“笨蛋,我这是跟你开玩笑呢,我太爱你了,怕你从我的指缝间溜走……”
二人心怀鬼胎。
楚烟云也是佯装生气,现在立马扭头过来,妩媚一笑。
吴飞眼前又浮现柳月夕的样子,不由得心头一动,再度开始了攻伐。
一炷香过后,二人躺在床上。
“明天柳师姐要去拜访一位隐世强者,我们悄悄跟过去?”
“隐世强者?谁?”
“不知道,好像在青山镇。”
“青山镇?那不就是你原来住的地方吗?那里有没有隐世强者,你难道不知道?”
“隐世强者隐世强者,肯定不能让别人知道啊!”楚烟云说道。
“哈哈,那隐世强者,该不会是宁无邪吧?”吴飞打趣的说道。
“放屁!就他?我太了解他了,他就是个纹身的,你怎么又提他?我告诉你啊,十年,整整十年,我都没有踏入过他的院子,我可洁身自好了!”
吴飞把玩着楚烟云的身体,听到这话,只是摇头一笑。
……
在小魔门宣战的同时,宁无邪却心情大好的来到万里山脉。
他登上最外围的一座山峰,摆好画板,看着那无边云海,一时心头振动。
“人逢喜事精神爽,纹身又开新分店!”
“不过还是要稳住,不能浮躁!”
宁无邪铺开画板,在他看来,作画是一件能够陶冶情操,让自己的心静下来的一种方式。
此时,远处云海层层叠叠,雾气缭绕下,不时有兽吼声传来,那来自洪荒远古的嘶吼,给这片天地增添了几分苍莽色彩。
提笔勾勒,山外青山楼外楼。
这一时间,他竟忘却了时间流转,整个人都浸入那作画的玄妙状态之中。
似乎整个世界都不再嘈杂,只有手中笔墨,在点缀苍穹。
而在万里山脉的深处,一头白熊从断裂的虚空中踏出,重重的摔在古老森林之中。
看他的样子,饱经风霜,似乎是逃难出来。
身上,还留有深刻见骨的伤痕,显然是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撕咬大战。
他茫然的看着四周环境,好一会之后才恢复清明。
“这就是南天域最南边的万里山脉吗?”
血脉之力涌现,他终于确定了自己所处方位。
而他的眼神,也浮现出浓浓的恨意。
“该死的魔驴,该死的邪柳,该死的鬼鱼,想我泰坦乃是比蒙巨兽一族无上天骄,却被你们三人联手偷袭,不得不动用妖族秘法,燃烧精血,遁入虚空,随机传送,方才躲过你们的杀手。”
“一年了!”
“整整一年啊!这三个崽种,追杀了我整整一年,不就是抢了你们一点骨妖圣源吗?至于这般不死不休?”
他的眼里满是愤恨,嘴里骂个不休。
不过很快,他笑出了声。
“哈哈哈,三个崽种,想不到吧?我被传动到人类生活的南天域了,有本事,继续来追杀我啊!”
“垃圾!”
“这万里山脉倒是不错,适合我发展。”
“等着吧,我就在这里修炼,等我神功大成,一定回妖域,杀了你三个血脉驳杂的崽种!”
此刻的泰坦只觉得自己是山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没有人能够阻挡他的崛起了!
他开始从万里山脉的内围,一直朝着外围走去。
每走过一片区域,所有的妖兽仿佛感受到了什么恐怖存在一般,纷纷藏起来不敢露头。
他在确定自己的统治地位。
“人族区域内,真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啊,这万里山脉以后,就是我泰坦的私人领土了!”
他桀骜大笑,此时刚好来到外围。
他不经意的抬头一瞅,刚好看到一个人影,盘坐在山峰之巅。
原本他以为只是一个寻常人类,但当他看到那人影的一瞬间,一股恐怖的气息,好像突然压在了他的身上。
他想逃,却逃不掉。
他想溜,却溜不走。
他的肉身,完全被限制在原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山顶上的人影,在勾勒笔墨,徐徐作画。
“不会吧,难道我运气这么差,遇到了人族的至强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