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逃离青山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而在宁无邪进屋拿酒的同时,墨月无意间朝着院落里一看。
突然!
她浑身汗毛直竖!
一股来自灵魂的压迫,让她整个人都僵硬起来。
她察觉到了三道目光的凝视。
她艰难的转头看去,她看到了什么?
今夜有雨,已经起了狂风,可在狂风之中,一棵柳树伫立在不远处,它的柳条,竟然在狂风中纹丝不动。
一汪水池,一条小金鱼竟然探出头,将下巴放在池边,那双眼睛,正直勾勾盯着他看。
拴着的大黑驴,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正用一种戏谑的表情玩味的看着他。
“这……”
“你们……”
墨月惊恐,她明确的感受到那三道目光,就来自眼前的柳树金鱼大黑驴。
但这怎么可能,眼前不就是再寻常不过的凡俗之物吗?
但就在这时,那头大黑驴突然咧嘴一笑!
这一笑不得了,露出一大排屎黄色的牙齿,正嘎嘎嘎的笑着。
粗鄙吧?
的确粗鄙。
但在墨月眼中,那大黑驴发出的声音,竟有无上圣威,冲天而起!
圣威!
这是头妖圣!
墨月沉默了。
她的双腿不受控制的颤抖。
今夜,我是不是不该来?
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应该看见的东西?
我是不是要被灭口了?
她害怕起来。
但此时,宁无邪从屋内走出,那来自大黑驴的恐怖圣威,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墨月这才松了口气。
“墨前辈,我来给您倒上。”
“别别别!我自己来!”墨月连忙接过酒壶。
她不敢了。
她知道,眼前这个人畜无害的青年,是一位游戏人间的大佬啊!
宁无邪皱了皱眉,怎么拿了一趟酒壶的时间,这墨月对自己,突然这么恭敬了?
酒入肠,肝寸断。
酒过三巡之后,墨月毫不意外的喝醉了,说起话来也支支吾吾的。
宁无邪见状,眼珠子一转,有意无意的问道:“墨前辈啊,今天和你一起来的那个秦怀义,他是什么人啊?”
宁无邪觉得,这是个套话的好时机,那个秦怀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御龙仙朝皇族为尊,并由八大王族辅佐,这八大王族皆是御龙仙朝建立之初存在,根深蒂固,哪怕是皇族,也得考量再三。”
“秦怀义出自秦氏王族,秦氏王族在这百年来实力增长迅速,隐隐有八大王族之首的趋势。”
“秦怀义追求皇女殿下,不仅是他个人原因,其背后王族也有推动的意思。”
“对此,陛下也在衡量利弊,因此对于秦怀义追求皇女殿下的事情,持观望态度。”
“秦怀义此人仙道天赋强大,元婴初期修为,天生战神骨,又融合后天穷奇臂,战力直逼元婴中期。”
“为御龙皇城八大天骄之一,最年轻的护国将军,又掌握皇城禁卫军。”
“……”
墨月趴在桌子上,竟一口气将秦怀义的信息全都说了出来。
听到这,宁无邪皱着眉,一股巨大的压力仿佛担在他的身上。
他不得不承认,这秦怀义拿到的剧本,简直就是天生无敌。
背景,实力,不论哪一样拿出来,都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比拟。
“唉,压力好大,娇儿啊,实在不行你去找你父皇说说,让我入赘也行呀……”
不过这也就想一想,宁无邪对苏娇儿,还是有点信心的。
毕竟俗话说的好,感情这种东西,进入的时间早晚很重要。
有的人青梅竹马,最后分道扬镳。
有的人一见钟情,最后相约白首。
看着墨月醉醺醺的样子,宁无邪低声喊到:“墨前辈,要不要到屋里睡?”
“啊?”
突然,墨月好像突然就酒醒了。
“不用不用,宁公子,皇女那边我也得赶紧赶回去。”
“哦哦,那你快走吧。”
“好嘞好嘞,宁公子,您别送!劳驾您了!哎!客气客气,您回去吧,我走了!”
目送墨月远去,宁无邪抓了抓头,不由得感慨道:“好人啊!”
“墨前辈好人啊!”
“不愧是娇儿的人,都是这么的平易近人,和蔼可亲。”
……
墨月一路狂奔,可以说是逃一般的离开了青山镇。
太恐怖了!
青山镇,她是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
数个时辰后,她终于回到苏娇儿身旁。
她原本找借口离开,目的是为了暗中击杀宁无邪。
而现在,她回到队伍里,却也不敢与苏娇儿直视。
“回来了?”
可苏娇儿直接开口问她。
“皇女殿下,老身……”
墨月不敢说实话。
“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什么去了?墨月,你越来越放肆了,你忘记了你的身份。”
苏娇儿的声音极为冰冷,四周空气仿佛都被一道道刺骨的寒意凝结,整座天空,因为她一句话气温骤降,竟落下飘雪。
“老身该死!”墨月连忙跪下。
一旁,秦怀义看着这一幕,却是极为高兴。
他当然也知道墨月干什么去了,后者的行为,刚好合他心意。
既不用他出手,也灭了那蝼蚁。
但让他疑惑的是,眼下的墨月,竟然浑身不停颤抖。
这很不正常。
以他对墨月的了解,这位侍奉了苏娇儿二十年的人,现在的颤抖,实在是有些失常。
或者说,她不应该这么害怕。
的确,此时的墨月浑身颤抖不止,背后冷汗直流,哪怕是害怕受到苏娇儿的责罚,也不该这种状态。
但苏娇儿只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冷哼一声,淡漠道:“见识到了?”
墨月一怔,瞬间知道苏娇儿的意思,连忙磕头:“见识到了。”
“我苏娇儿何德何能,能够得到前辈那样的人垂青,能够成为他的暖床丫头,都是我的福气,你竟然去招惹他?”
“是,老身真的知罪了。”
墨月有苦说不出。
直到现在,她还被吓的浑身颤抖,心跳不止。
闻言,苏娇儿盘坐在妖兽背上,缓缓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墨月则老老实实的站在苏娇儿身旁,似乎在平复内心的震撼。
这一幕,把秦怀义看的一愣一愣的。
刚才的对话,他听不懂。
但好像又听懂了。
那蝼蚁,没死?
“不可能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