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仙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宁无邪分不清空闻这是在开玩笑还是在说实话,只能苦笑一声。
似乎是察觉到宁无邪不想多说,空闻寒暄了几句后便说道:
“宁小友,既然此番洞府之行结束,我也得赶回河亭郡城了。”
“老朽在妖龙古国内也还算有些人脉,若有需要,可直接前往郡城找我。”
空闻抱了抱拳,随后离开。
这万里山脉内,只剩下宁无邪和大黑驴。
“走吧大黑驴,回家之后,你也得给我一个解释。”
他爬到大黑驴背上,直到晚上才回到青山镇。
……
宁无邪坐在院落里的石凳上,皎洁月光笼罩了一方世界,银白色天辉下,他饮着杯中酒,落寞之意弥漫。
“主人。”
大黑驴口吐人言。
不知道什么原因,自从宁无邪从万里山脉回来之后,他就可以和大黑驴、小金鱼还有柳树沟通。
“所以你们是因为我在你们身上的纹身,让你们开启了灵智,又因为在我身旁,可以无时无刻吸收我体内的本源之气,因此早已迈入了修行之路?”
闻言,大黑驴他们连忙点了点头。
“主人,这都是您给我们的造化,要不是您,我还只是一头畜生,面临被宰杀的命运。”
“没错主人,要不是您,我也就是条游鱼,哪里有机会看到这么广阔的世界?”
“主人恩同再造,我们愿意一辈子服侍您!”
他们开口,情深意切。
宁无邪却是嘴唇微抖。
感情这么多年,自己都以为自己是个废物,结果自家种的树,养的鱼,骑的驴,都成为仙道大佬了?
“说说吧,你们现在都什么境界?”
听到这,柳树略有些傲娇的开口:“启禀主人,小柳子我已经是天人境界,现任妖域古灵树族大长老,统御妖域南部十八树族。”
小金鱼也连忙说道:“启禀主人,小鱼子我也已经突破至天人境界,肉身化为蛟龙,现任黑蛟龙一族第一传承序列,妖域西部年轻一代,无人敢与我争锋!”
大黑驴则是笑道:“启禀主人,大黑驴我也已经是天人境界,体内麒麟血脉觉醒,肉身化为麒麟本体,现任麒麟一族第十麒麟子,目标是麒麟一族少族长,妖域北部,我可以横着走!”
三人各自开口,这可把宁无邪给惊骇的差点晕厥。
天人境,哪怕他未曾踏入修行,可也知道这等境界是何等恐怖。
那无忌剑圣不过问鼎巅峰,便可横行南天域数百年,千年过去残魂不灭。
那问鼎之上的天人境,必然是真正的无敌人间!
这么一来,他想明白了。
好像所有的东西,都顺畅了。
“怪不得之前给张翠山纹了头胸前虎,后者如此感激涕零,原来是我的体质原因,导致我的纹身可以帮助人类或者妖兽,觉醒本源,从而脱胎换骨。”
“怪不得娇儿那天晚上要让我给她纹身,想来也是看出我纹身的神奇之处。”
“这么说来,其实我也是大佬?”
他能够感受到来自小柳子、小鱼子和大黑驴发自内心的恭敬。
“这么说,我有三个天人境战力傍身,别说这妖龙古国,就是整个南天域,我还不是横着走?”
想到这,他异常兴奋。
原本他还挺纠结,怎么才能追上苏娇儿的脚步,但现在看来,哪怕自己不努力,就凭借小柳子他们三个,也足够配得上苏娇儿了呀!
就在这个念头刚刚升起的时候,大黑驴突然开口!
“主人,有客人来访!”
“客人?”宁无邪眉头一皱。
这么晚了,谁会无缘无故来这里?
吱——
大门被缓缓推开。
走进来的身影,让宁无邪眼睛一眯。
是白天应该跟着苏娇儿离开的那位老妇人!
别的不说,当看到老妇人的那一刻,他就感觉到一股不善的气息。
这老妇人,不可能大半夜无聊跑来找他聊天吧?
“难道……是折回来,杀我的?”
宁无邪浑身一抖,下意识的恐惧,但一想到身旁还有三个天人级战力,他突然就不慌了。
他淡淡的看着老妇,笑道:“阁下不是已经随娇儿回皇城了吗?”
看到宁无邪如此淡然神色,老妇人眼里不露痕迹的微微惊讶。
“老身墨月,见过宁公子。”
她就站在门口,冷冷的说道。
“夜凉风大,墨老若是不嫌弃,和小子喝上几杯?”宁无邪提了提手中的酒杯。
墨月见状,眼中杀意横生。
“宁公子好兴致,不过这月黑风高夜,倒是个杀人的好时候。”
“杀人?杀我?就因为我和你们皇女之间的关系,你就要杀我?”宁无邪挑眉问道。
墨月没有回答,但沉默就是肯定。
“那你们御龙皇族未免太霸道了吧?你来杀我,娇儿知道吗?”
“娇儿不是你这种凡夫俗子可以称呼的。”墨月声音越来越冷,她紧接着说道,“殿下的处,是你破的把?”
此言一出,宁无邪刚刚吞进喉咙里的酒,瞬间喷了出来。
“你……”
墨月则是一步一步的朝着宁无邪走去。
每走一步,杀机越盛。
“老身实在想不通,皇女殿下何等骄傲,她是未来要成为女帝的人,可没想到,竟然在这小小的青山镇栽了跟头。”
“还被夺了身子。”
“这是殿下的耻辱,是我皇族的耻辱,更是整个御龙仙朝的耻辱。”
“她是未来的女帝,必须是完美无瑕,但你这样的肮脏之人,竟然敢玷污女帝的身子,你,必须得死。”
“还有整个青山镇,整个河亭郡城,乃至整个妖龙古国,都要因为你的愚蠢,从这世上消失。”
宁无邪毫不怀疑墨月这番话的真实性。
对于真正强大的修士来说,屠城灭国,不过是翻手之间。
但他心里就是不爽。
“怎么?我和娇儿两情相悦,你一个下人,管得着?”宁无邪讥讽一笑。
“你找死!”谁知墨月当场大怒,斥道:“我是下人,但也是皇族的下人,你算什么东西!”
“我算什么东西?”听到这,宁无邪也怒了。
他直接站起,一步跨到墨月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确定,你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哈哈哈哈——”墨月笑了,“你一个凡人,怎么敢用这种姿态跟我说话!”
轰!
恐怖的灵力瞬间从墨月周身爆发。
元婴巅峰!
这个修为,在整个御龙仙朝,堪称顶尖!
这看上去不起眼的老妇,却是这南天域,真正的无敌强者!
她若出手,整个妖龙古国,瞬间覆灭!
此时的她,不再压抑杀机,她要为苏娇儿,抹灭一切肮脏存在的痕迹!
但……
但墨月突然愣住了!
因为她朝着宁无邪拍下去的一掌,无论如何,也拍不下去!
好像有一股伟力,控制着她的手。
不仅如此,她原本体内汹涌恐怖的灵力,此刻,竟然不受她的掌控,突然停止运转!
她的元婴巅峰的修为,竟然在一瞬间,被一种莫名的力量,直接从体内抽离!
现在的她,等同凡人!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回事?”
墨月慌了。
她的内心产生前所未有的恐惧。
那股莫名其妙的力量,让她完全生不起抗衡的心,就连刚刚突破到问鼎期的苏娇儿,都没有这种威势!
那是无边的圣威!
“你!”
墨月震惊的看向宁无邪。
宁无邪淡淡的站在原地,月光的清辉下,他的嘴角微微勾起,带着些许玩世不恭的笑意。
仿佛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
不可能啊,这宁无邪,不是凡人吗!
现在,什么情况!
“现在,知道我是什么东西了?”宁无邪拍了拍墨月的脸,然后立马抽回收,甩了甩手,没好气的说道。“都是褶子,根本没有娇儿的皮肤滑嫩。”
羞辱!
她堂堂元婴巅峰,被羞辱了,而她,根本没有办法反抗。
“你到底是什么人!接近皇女殿下,有何意图!”
她不敢再把宁无邪当成凡人,傻子也知道,这不可能!
“既然如此,我索性一次性把底都你兜出来。”
宁无邪想了想,既然这墨月想来杀他,他倒不如利用这墨月,成为自己安插在娇儿身旁的一颗棋子。
这样,以后他也能时刻知道娇儿的近况。
“小柳子,小鱼子,大黑驴,出来。”
随着宁无邪身影落下,墨月转身看去。
只见月光之下,柳树喷涌生命银辉,一位白发白衣青年,从树身之中幻化而出。
月亮倒影在池水中,一声低澈的龙吟声传出,水面荡起涟漪,一位金发金衣青年,从池水中踏水而来。
最后是大黑驴,他周身黑光弥漫,来自圣兽麒麟的无边煞气缓缓凝聚,汇聚出一位黑发黑衣青年,面色冷酷。
三人,齐齐来到宁无邪面前,直接跪拜。
“拜见主人!”
“拜见主人!”
“拜见主人!”
墨月体内血液逆流!
她看到了什么?
那是天人!
那是圣威!
三大天人,对着宁无邪,跪了!
宁无邪,是三位天人级强者的主人!
“现在,你懂了?”
宁无邪淡漠的声音响起。
墨月连忙点头,她不敢不懂。
她的内心,已经完全被恐惧占满。
她后悔,今日为何要折回来到这里,自己这是,进了天人窝?
天人啊,整个通天大陆的无敌强者,怎会出现在这里。
而这天人的主人,又是什么存在?
她已经不敢往下想。
看着墨月畏惧的神情,宁无邪静静的看着她。
等了许久,看墨月如此不上道,当即斥道:“小小御龙皇族下人,见到本尊,怎敢不跪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