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要么道歉,要么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宁无邪有些懵,只见那银白战甲青年手一招,一柄比人个头还高的龙头长戟凭空浮现。
杀龙戟一出,血海沉浮,无边的杀意如潮水般朝着宁无邪涌去。
宁无邪心中苦闷,但又极为不忿,只能将求救般的目光看向苏娇儿。
这个时候所谓的大男子主义救不了他。
察觉到宁无邪眼里的求救信号,不知为何,苏娇儿下意识的抿嘴一笑,似乎对前者在危急时候的反应,很满意。
下一刻,她朝着青年怒斥道:“秦怀义,住手!”
秦怀义一怔,回头说道:“殿下,区区一个凡人,杀了便杀了,又无伤风雅,殿下阻拦我作甚?”
说完,他没有听取苏娇儿的阻拦,再度朝着宁无邪杀去。
苏娇儿对他的怒斥,本就让他烦躁的心更加不爽。
我是谁?
我是御龙仙朝最年轻的护国将军!
杀一个凡人而已,有错?
更何况这个凡人和他的女神在一起,他觉得这是对苏娇儿的一种亵渎。
“我的女人,那是天上皎月,怎能让凡俗的萤火玷污?”
想到这,他杀意更盛。
但下一刻,一股恐怖的气息骤然从身后传来,宛若一张大手,直接将他笼罩。
“什么!”
秦怀义脸色大变。
连忙停止对宁无邪的杀机,转而一脸震惊的看向苏娇儿。
“娇儿……不是,殿下,你的修为?”
他不可置信的感受着苏娇儿周身泛起的仙道气息。
就连一旁一直静观事态的老妇人,眼神都是猛然收缩,满脸惊异。
苏娇儿没有藏着掖着。
她看向宁无邪,眼底飘过一缕复杂。
这一次的洞府之行,她亏吗?
某种程度上来说,她绝对不亏。
她丢弃的不过是自己的清白之身。
但她得到的,却是一道接近返祖的血脉纹身。
得到的,是半个月内连破三境,直接踏入问鼎期,她将成为御龙仙朝明面上的最强修士!
得到的,是来自宁无邪古源禁忌仙体的阴阳之气,这将在以后的日子里,无时无刻不在改造她的身体。
用一夜之情,换来如此巨大好处,苏娇儿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她不吃亏,好像还落个巧?
想到这,她没有掩饰自己的修为,一尊问鼎图腾,在其身后缓缓浮现。
刹那间,天空风云变幻,四周空气凝结,秦怀义等人目瞪口呆。
“问鼎!”那老妇人第一个反应过来,惊骇出声。
她连忙上前查看,许久后,脸上有抑制不住的笑容。
“恭喜皇女殿下,迈入问鼎之列!”
可她搞不懂。
这次洞府,难道皇女殿下获得了所有好处?可即便获得所有好处,也不可能在半个月的时间内,直接从元婴前期,跳段到问鼎前期吧?
这种突破速度,太过于骇人听闻!
但她不能问,也不敢问,她只是皇室的仆人,哪敢揣测主人心意。
另一旁,秦怀义心情难以平静。
“问鼎,我如此努力修炼,也不过元婴前期,这一次洞府之行,娇儿竟直接破了一个大阶?”
“这里面一定有秘密,有机会一定要从她嘴里扣出来。”
秦怀义在明确了苏娇儿的修为之后,顿时不敢造次,连忙低头。
“向他道歉。”
突然,苏娇儿的声音响起。
“啊?”秦怀义觉得自己的耳朵一定坏了,他听到了什么?
“向他道歉。”
“殿下。你让我向他道歉?一个凡人?我可是仙朝将军,元婴修士,让我给一个凡人道歉……”
秦怀义只觉得苏娇儿的要求太荒谬了。
太可笑了。
他何等身份?
别说凡人,这仙朝内多少天骄,成天想巴结他都找不到机会。
他还要给一个凡人道歉?
“没错,你向他道歉。”苏娇儿眉头一皱,声音逐渐多了一丝寒意。
看到这,宁无邪连忙出来打圆场。
他能看出这秦怀义对苏娇儿有意思,也是自己的情敌。
但眼下自己还未真正踏上修行之路,树立这么大的一个敌人,不是好事。
“你闭嘴!”
谁知自己的圆场,直接被苏娇儿反怼了回来,这让他更尴尬了……
“秦怀义,我只给你两个选择,要么道歉,要么死。”
苏娇儿的声音变得冷漠无比,皇女的威严在这一刻完全爆发,配合问鼎修士的强大压迫,让秦怀义真正察觉到,自己若是不道歉,很有可能暴死当场!
可他不懂!
平日里他追求苏娇儿,后者虽然对他不假辞色,可看在他背后秦家的面子上,也得给自己一个笑脸。
但现在,为了一个凡人,她竟起了杀心!
他不敢去赌。
以苏娇儿的身份,杀了他,也就杀了,身后秦氏家族,不会为了他与整个皇室撕破脸皮。
所以,他只能压抑住心中的无穷杀机,血红着眼睛,看向宁无邪。
“对不起,请你原谅。”
看到这,宁无邪尴尬一笑。
“完了,结梁子了,苏娇儿啊,你这临走之前,还给我捅这么大篓子?”
但很快,他转念一想。
“罢了,反正梁子结都结了,跟情敌把梁子再结深一点,又怂个蛋?”
想到这,他微微一笑,来到秦怀义面前,在后者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宁无邪一个巴掌拍在他头上。
“没事儿,这事就算过去了,大下午的,都火气大。”
轰!
挑衅!
被一个他一巴掌就能扇死的凡人挑衅了!
秦怀义只觉得心中的杀意已经全部累积到头顶,只需要一瞬间,他就要爆!
但一股杀机,也是瞬间从后方锁定了他。
他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苏娇儿,你跟这凡人,到底什么关系!
这是他此时内心所有的疑惑!
可苏娇儿不管这些,他看着宁无邪如此大胆的行为,不仅没有责怪,反而还略带嗔怒的瞄了他一眼。
“殿下,咱们该启程回去了。”这时,处于震惊中的老妇人,幽幽开口。
苏娇儿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也该离开了。
离开!
果然要走了吗?
宁无邪心里早就做好准备,可当苏娇儿真正要从他的生活中离开的时候,他仍是极度不舍。
“娇儿!”
他突然忍不住喊出声。
而这个称呼,也让秦怀义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心,再度杀意横绝。
这个凡人,称呼他的女神,娇儿?
“呵,找死,现在我都不敢这么称呼,你一个凡人,简直找死!”
他想看看苏娇儿一巴掌拍死前者的画面。
可让秦怀义面色狰狞的是,在前者喊出这么亲昵的称呼后,苏娇儿竟然没有任何反应。
反而是回过头,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有猫腻!
有猫腻!
绝对有猫腻!!!
就半个月不见,自己的禁脔,难不成被拱了?
不可能!
她可是皇女,不可能自降身份,和一个凡人发生交集,这绝对不可能!
但……
“娇儿,你等我,我一定去御龙皇城找你!”
宁无邪开口,他的表情非常严肃,目光极为认真,这是他发自肺腑的话。
“不管你怎么想,不管你认为我是什么样子的人,这半个月,我忘不掉。”
“我向你保证,我一定去找你!”
“我活,要让你看到我的人走进皇城。”
“我死,也要让你看到我的尸体被抬进皇城!”
宁无邪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竟不假思索的说出如此豪情壮语。
然后,他从怀里掏出一条手链。
那是在河亭郡城文道会上得到的,他将手链抛给了苏娇儿。
看着这一幕,秦怀义眼睛红了。
老妇人看着宁无邪,浑浊的眼睛闪烁不定。
只有苏娇儿,在听到宁无邪这番话后,情绪难以抑制的波动起来。
她接过手链,紧紧握在手心,似乎还能从中感受到上面残留的温热。
不过她的情绪隐藏的极好,不过瞬间,就恢复了身为皇女的威严。
她淡淡的看了宁无邪一眼,声音清冷的说道:“这条手链,我收下,既然如此,我就在皇城等着你。”
说完,苏娇儿脚底生出灵光,御剑离开,只给宁无邪留下那难以忘怀的背影。
“我就在皇城等着你!”
就这八个字,让秦怀义不出意外的炸了!
这是什么意思?
上演郎情妾意的离别?
“蝼蚁!我砍了你!”
秦怀义拿起杀龙戟给要给宁无邪一个穿刺。
但老妇人出手拦下。
“秦将军,皇女殿下的意思你还不懂吗?不要自误。”
老妇人声音平静,但就是这平静的声音,波澜不起之下暗藏伟力。
秦怀义略带畏惧的看了一眼老妇人,又死死地瞪了一眼宁无邪,阴狠说道。
“好!你要来皇城是吧?我也等着你!”
“蝼蚁,我会让你知道,娇儿的身份,不是你能够染指的。”
“只要你敢来,我一定会把你的骨头,一点一点的生生敲碎!”
撂完狠话,秦怀义恨恨的转头带着金甲士兵离开。
老妇人临走前深深的看了宁无邪一眼,也破开虚空离开。
……
“都走了。”
宁无邪喃喃开口,忽然觉得心中失落无比。
跟苏娇儿朝夕相处半个月,突然间又变成孑然一人,还真有点不适应。
“宁前辈?”
这个时候,空闻大师开口。
此地,也只剩他们两人,当然,还有不远处安静吃草的大黑驴。
“空闻大师,我不是什么前辈,你喊我无邪就好。”宁无邪无奈笑道。
“呵呵,宁小友,老朽虽然不知道你和皇女殿下有什么故事,但老朽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想跟您说,皇女殿下,是喜欢你的。”
“哦?”听到这,宁无邪不由得面露喜色,“你确定?”
“老朽虽然资质平庸,但好歹也活了一个甲子,多少年轻人的情情爱爱我没见过?”
说着,空闻看了一眼宁无邪,道:“你是这么多年来老朽最佩服的,能把我仙朝皇女的春心撩动,这可不是一般人啊。”